第⑤章

果不其然,过了两天苍鸿观主的电话就来了,司藤接都不接,指示秦放:“你跟苍鸿观主说,老观主德高望重的,论理我不该怀疑。不过你说千户苗寨有妖怪就有吗,你要说白宫有妖怪我还要去美国啊,怎么着也得给我看证据,哪怕是妖怪身上的一根毛呢。”

苍鸿观主挺尴尬的,回答说这个我们也想到了,只是妖在黔东,想取证的话还需要些时间,怕司藤小姐着急所以才这么早通知。

放下电话,心中难免不快,把难题丢给沈银灯:“都跟你说过司藤没那么好糊弄,现在她要证据,你看着办吧。”

沈银灯咬牙:“不就是证据吗,妖鳞妖爪,我给她造一个就是。”

似乎也只能如此了,白金教授摇头叹息,散会出来,找王乾坤闲聊,感喟说道门久不相聚,这次收到苍鸿观主邀请,心中实在是很兴奋的,以为有了途径能够一窥妖界,说不定能开启新的认知,没想到走着走着,居然演变成远年恩怨的互相报复,真是兜头一盆凉水,索然无味。

白教授的这种科研境界,王乾坤或许还能理解一二,颜福瑞知会觉得两人是吃饱了撑的,对话之中,他只抓住了“互相报复”这几个字,赶紧追问:“不是司藤小姐要报复道门吗?怎么又成互相报复了呢?”

苍鸿观主叮嘱过不要泄密,但到底不是什么谍报密战,白教授没那么多顾忌,也就多说了几句,大意是沈银灯的外婆是死在司藤手上,本来就有恩怨,司藤还给麻姑洞下了那么重的咒,也难怪沈银灯恨她。

一人做事一人当,怎么还能给人家下咒呢,真是太过分了!由人推己,颜福瑞顿生兔死狐悲之感。

秦放收到颜福瑞的电话,这次,他没有提供卧底消息了,语气挺激动,还掺杂着丝丝严肃,说,要跟司藤小姐谈一谈。

谈就谈呗,反正也是“自己人”了,挂电话时,秦放忽然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颜福瑞:“你们那里,是不是还住了个叫沈银灯的?”

颜福瑞说是啊,那是麻姑洞的掌事,唯一的女的呢,长的还挺漂亮。

自从那天在会所见到酷似陈宛的女人之后,秦放一直心有疑窦,司藤认定那个女人就是沈银灯,也不知道是否确凿,他想证明一下:“你能拍一张她的照片给我吗?”

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偷偷拍。”

颜福瑞有些木讷,挂了电话之后才回过味来:偷偷拍?这秦放是怎么回事?看人家长的好看,惦记上了?

不过这个偷偷拍可害惨颜福瑞了,背影没什么意思,总得偷拍个正面吧?可是面对面的拍那还叫偷拍吗?颜福瑞手机普通,也没人教他可以鼓嘴挠腮假装自拍,加上沈银灯很少出房门——好不容易让他逮着个机会,避在一旁能勉强拍到大半张脸……

坏了,忘消音了,按键咔嚓一声,真跟一巴掌正掴在脸上似的。

沈银灯很敏感,马上就转头看向这边,颜福瑞连拿手机的手都没来得及放下去,讷讷地感觉像是被人捉奸在床,沈银灯径直过来,伸手把手机拿过去,问他:“你拍我照片干什么?”

如果颜福瑞是个训练有素的卧底特工,完全可以腆着脸回答说因为你长的好看我想拍下来做个留念什么的,可惜他非但没经受训练,还老实巴交地有点缺心眼,红着脸嗫嚅了半天,憋出一句:“又不是我想拍的。”

沈银灯好笑:“有人拿刀架你脖子上逼你拍吗?”

“不是,那个秦放……”

听到“秦放”两个字,沈银灯的脸色突然变了。

也真是人有急智,让她这么脸色一变,颜福瑞突然就找着借口了:“我今天想去拜访司藤小姐,你也知道的,我师父当年做的不妥,我总想去道个歉。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司藤小姐身边的那个秦放让我拍一张沈小姐的照片……我想应该也不是他要,可能是司藤小姐吩咐的,那天在会所吃饭,大家都见了面,但是司藤小姐唯独没见到你,可能……她就想看看吧……”

颜福瑞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这个借口简直无懈可击,既大大方方点出了自己今晚要去司藤,又帮秦放挽回了面子——一个大男人要人家漂亮姑娘的照片总有好色之嫌,可是把责任推给司藤就没关系了啊,女人看女人随便看嘛,反正她是妖怪。

沈银灯的面色冷下来,手指点到删除键,直接就把照片给删了。

她说:“看照片有什么意思,不如直接见面好了。你不是要去拜访司藤吗,我跟你一起去见见秦放。”

这一下大大出乎颜福瑞的意料,他张了张嘴,下意识就想拒绝,可是脑子里念头一转,又把话咽下去了。

这样也挺好,他计划跟司藤说的话可能有那么点“犀利”,有旁人在不太方便,沈小姐能把秦放支开的话最好不过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