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③章

秦放失魂落魄般回到房间,司藤居然还对着镜子坐着,看起来,似乎已经恢复如常,听到声音,头也不回,漫不经心问了句:“追上了吗?”

秦放犹豫了一下:“跑了。”

“跑了就跑了吧,那么一大群人都在,捉到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秦放心里咯噔一声:“你知道她是谁?”

“还能有谁,沈银灯啊。”司藤起身,示意秦放可以走了,“细论起来,麻姑洞跟我是有仇的。那晚打电话,苍鸿观主介绍时,沈银灯明明在,还跟我对过话。今天见面,她怎么可能不来呢?”

她看着单面镜另一头的宴席微笑:“给我安排这么一出声东击西黄雀在后,看来,小道士们也不全是傻子啊。”

吃完饭,颜福瑞牵着瓦房回青城山了,他没中毒,现在又把瓦房要了回来,算是全身而退,临走时跟大家告别,除了苍鸿观主跟王乾坤,其他人都冷淡的很,走出不多远,听到柳金顶嗤了一声说风凉话:“他师父惹出来的事情,我们倒霉,他反而没事——他还真以为那个妖怪会放过他?我要是司藤,第一个先拿他开刀。”

这话说的颜福瑞心里惴惴的,然而第二重打击很快来了:他和瓦房赖以栖身的天皇阁,被拆了。

那个宋工正在现场指挥工人们推着小车清理碎砖瓦,远远看到颜福瑞,赶紧戴上安全帽,又让两个拿铁锹的工人挡自己前头,隔着“人墙”跟颜福瑞喊话,那意思是他去房管中心了解过了,颜福瑞根本连房产证都没有,当年管的松,他们师徒钻了政策的空子占地建房,已经占了国家这么多年便宜了,青城山是国家的,人人都像他一样到青城山圈地建房,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是宋工先前打好的腹稿,预计着恩威并施,先恫吓一通,然后再安抚他说但是我们还是会给你一定的赔偿的,谁知安抚的话还没出口,颜福瑞牵着瓦房转身走了。

这不像颜福瑞的风格啊,转性了?宋工莫名其妙,其中一个拿铁锹的工人对宋工说:“领导,你这几天要注意安全啊。”

宋工深以为然,顿时就有种八面来风的凛冽感。

傍晚时分,秦放接到颜福瑞电话,说想拜访一下司藤小姐,秦放还怕司藤不答应,谁知她想了想,说:“这个颜福瑞,一次两次要拜访我,那就让他来呗,我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颜福瑞带着瓦房登门了,右手挎一个果篮,里头苹果香蕉猕猴桃,左手一大盒太太美容口服液,秦放看到就崩溃了,颜福瑞小心翼翼解释说:“我知道司藤小姐没结婚,不能叫太太,可是超市里就这种的,我看了一下,18岁以上都能喝的,不一定得是太太。”

秦放真想抚额叹息,颜福瑞这样的,简直就是个实心二愣葫芦,哪还有什么药卖呢。

瓦房很怕司藤,自己缩在小院的角落里翻秦放之前给他买的画册,颜福瑞佝偻着腰在司藤面前站着,等着秦放把礼物给司藤递过去之后,深深来了个90度的鞠躬。

司藤笑眯眯的:“颜道长,这又唱的哪出啊?”

颜福瑞说:“司藤小姐,我知道我师父挺对不起你的,我也没想到师父当年会一时糊涂,做出那样的事情,换了我是你,我也想报复的。可是师父从小把我养大,我当他真是父亲一样,我想过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要心里真不痛快,就冲着我来吧,我这辈子也没什么出息,要是能帮师父抵了债,消了你的怨气,也算是没白活。”

一番话说的秦放云里雾里的:丘山道长对不起司藤?道士收妖不是天经地义吗,难道中间另有隐情?

司藤脸上的笑意慢慢就退了,半晌冷冷来了句:“原来都知道了啊。”

“是,黄老太太跟我们说了。”

司藤反应很快:“哪个黄老太太?黄玉身后的?苍鸿观主可没提过这个黄老太太啊。”

颜福瑞赶紧解释说这个黄老太太年纪很大了,又瘫痪在床,没法去武当山,只是跟他们通过电话。

“一个老太太,搬弄是非很好玩吗?瘫的怎么不是那张嘴呢。”

颜福瑞没敢吭声,不过约略明白司藤为什么发怒:她今日那么光鲜,谈笑间摆布的一群人无计可施,当然不喜欢别人知道她从前是多么的卑微落魄。

这拜访突然变了僵局,颜福瑞进退两难,过了会嗫嚅着说了句:“那要么……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拜访。”

司藤不说好,也不说不好,盯着颜福瑞不说话,颜福瑞被盯的后背正凉,她反而又笑了:“你现在,跟苍鸿他们住一起吗?”

“没,我带瓦房回家去住,结果……”

颜福瑞犹豫着要不要把无家可归的事给说出来,司藤打断他:“你想个办法,回去跟苍鸿他们一起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