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①章

颜福瑞给秦放打电话,说是除了沈银灯,一行人已到青城住下,静候明日“盛宴”,但是在那之前,他想过来看看瓦房,另有一位白金教授,想提前拜访一下司藤小姐。

司藤在檐下看书,听到这话眼皮都不抬:“等到明天能死吗?”

那位白金教授也就算了,秦放为颜福瑞争取了一下:“颜道长把瓦房从小养大,当自己儿子一样,这么多天不见,心里担心也在所难免。”

“那再多担心一天,也不会死。”

虽然气人,确实也是司藤式的逻辑,秦放觉得自己都习惯了,想走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她手上书脊上的书名,《连城诀》。

比起射雕、神雕,《连城诀》应该算是金庸书里不怎么有名气的一本了,但是仔细回想,好像后面几天,司藤翻来覆去看的只是这一部,秦放不免多看了两眼,只这一微小的动作,司藤就已经注意到了,竖起书封朝着他,问:“看过?”

“看过。”

“喜欢吗?”

喜欢吗?秦放仔细想了想,然后摇头:“一般。”

“为什么?”

“男主角好像是个农家子弟……”这书秦放只看过一次,好多内容记不大清了,“金庸的书,我还是喜欢那种世家的大侠,各门各派,华山论剑什么的。”

他想起来了,金庸自己也提过,《连城诀》取材于海宁老家一个残废的长工的故事,武侠世界,主角没有煊赫离奇的家世就不好看了,不像人家杨过,父亲是金国小王爷,母亲是侠女,认了个爹是西毒欧阳锋,拜了个师父是古墓小龙女……还有,《连城诀》第一章的题目叫“乡下人进城”,多土气……

不过具体的内容还是想不起来,他问司藤:“这书主要写什么?”

“写徒弟杀师父,父亲杀女儿,为夺宝兄弟反目,为夺财栽赃陷害,总之是世人皆狰狞,好人没好报,无情世界,悲惨人生,写实。”

这是欺负他没看过吗?秦放气结:“我怎么记得结局是好的?这能叫写实?你也太悲观了,人间自有真情在你没听过吗?”

司藤冷笑着站起来:“人间自有真情在?是啊秦放,你身上可好多真情啊。”

她伸手在秦放头顶拂过,秦放只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后退两步,很警惕地看着她:“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你脑袋上落了太多真情,我帮你掸掸。”司藤微笑着看秦放,“我当然没你乐观,你跟你未婚妻同床共枕,都不知道她另有肝肠,被害的横死囊谦,还跟我说人间自有真情在,你改天都不用吃饭了,真情都把你喂饱了……哦对了,你的未婚妻,查出什么来了吗?”

秦放冷冷盯着她,半晌狠狠从齿缝中迸出两个字:“没有!”

其实是有的。

金马大酒店的服务员给他回电话说,那两天,住188号房的,是一位叫赵江龙的客人,有天半夜被救护车拉走了,同行的人说是食物中毒。

他把这个线索给了单志刚,单志刚几乎是立刻跳起来了,说:“这个赵江龙在丽县太有名了,谁不知道他!据说他最得意的时候,同时养了三个情妇!”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沉默了很久:安蔓的老家,不就在丽县吗?

有了这个线索,单志刚那头突破的极快,第二天就给他发了两张照片过来,一张是身份证复印件的翻拍照,姓名是安小婷。第二张是赵江龙和安蔓的合影,貌似是在哪个大酒店的剪彩仪式上,应该是好几年前拍的,安蔓还稍嫌稚气,却穿着极其昂贵的羊绒大衣,挎着LV包包,脖子上挂了条沉甸甸的翡翠坠子金项链。

这是那个素简的安蔓吗?秦放心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单志刚告诉他,赵江龙几年前生意上出了状况,被当地公安立案调查,几个情妇卷了款先后离开,安小婷也在其中。关键时刻,是他的老婆回了趟青海老家,尽数变卖娘家的房产土地,花钱捞他出狱助他东山再起——就是前一阵子倒霉,听说遭劫被捅了刀子,现在回了丽县休养。

老实说,单志刚真不想查下去了,他已经给安蔓贴条定了性,觉得自己兄弟被耍了,好在老天有眼,婚前发现了端倪,不过还是得问问秦放意见,还继续查吗?

秦放思绪很乱,说,你让我想想。

还是得查,非关情感,安蔓是死是活,这是人命,她再骗他对不起他,也是他自己选的未婚妻,只是,那一晚赵江龙方面能对他痛下杀手,必非善类,单志刚对内情一无所知,不能连累他去涉险。

司藤的这场鸿门宴如期而至,高档会所,水上临台,标配十五座的实木雕花大圆桌,墙面上一块气派的铜艺镂空雕花壁镜,桌面上正中央刻八仙过海图,仙人们各持宝器,脚底下大海波涛。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