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⑩章

和黄老太太通过电话之后,大家的情感几乎是集体发生偏移,时代不同了,没有过去那种妖和人势不两立的清算理念,即便被下了毒,同情司藤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

大家讨论说,司藤也不是那么可恨嘛,人之初的生存状况最能折射其后来的世界观和为人处世,司藤的性格塑成期被丘山影响太大了,爱情的介入又起到了反作用,这种人理应成长为反人类反社会的混世魔头,她居然还能条分理析斯文礼貌的跟你说话,简直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啊。

不过与之对应,颜福瑞的处境有些尴尬了,人人看他都像看丘山的影子,一脸的嫌弃,颜福瑞委屈的要命,内心里,他也觉得丘山做的不对,但是自己是他徒弟啊,总不能像其他人一样骂骂咧咧的。

同时被孤立的还有沈银灯,解藤杀时她那里交了白卷,其它人嘴上不说,心里都记着呢,纷纷议论说怪不得现在中看不中用,原来是太师父死的早,后人压根就没得到真传,不会也不丢人啊,别不懂装懂嘛。

沈银灯心高气傲的,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当晚就收拾行李离开了,苍鸿观主得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早已人去屋空,拨手机关机,俨然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苍鸿观主跌足长叹说这不是胡闹吗,沈小姐身上还中着毒呢,拿自己性命开玩笑,怎么了得!

司藤的鸿门宴定在了青城山附近的一个高档会所,到时候在一个延伸出湖面的玻璃露台用餐,凭栏就是临水,对面是寂寂青山,据说届时还会安排一两个蓝印花布衣裳的姑娘打油纸伞坐一两叶扁舟在远处的湖面飘然而过,如果当天下雨,那就是“斜风细雨不须归”,如果出太阳,就是“水光潋滟晴方好”。

老板娘极力向秦放推荐:“巴适滴很咯,在我们这吃饭,吃的都不是饭,是精神享受。”

那些道长们估计都会精神紧张,来点精神享受调剂一下也好。

颜福瑞收到秦放最后确定的电话,小跑着去到各位道长房里通知,似乎这样积极的跑前跑后,能稍稍弥补一下师父丘山道长的过失,道门和道洞道街分住前后观,抄山间小路去前观通知的时候,忽然有人在身后喊他:“颜道长。”

居然是沈银灯,颜福瑞惊讶极了,问她:“沈小姐,你不是走了吗?”

沈银灯沉着一张脸,也不答话,只问他:“那顿饭,什么时候,定的哪?”

颜福瑞赶紧把消息告诉她,又劝她:“沈小姐,苍鸿观主说要包个车一起走,大家伙在一块儿,互相有个照应。”

沈银灯不说好,也不说不好,皱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颜福瑞只好讷讷等着,无意中看到她身上装饰,心说怪不得她名字里有个“银”字,这沈小姐可真喜欢戴银首饰啊。

耳朵上挂的是金钟花掐丝灯笼坠,脖子上一个吉祥银环,吊坠是片银叶子,叶边上颤巍巍悬了个七星瓢虫,腕上是凤凰翎羽的细股串镯,再一想到为王乾坤解藤杀时,她祭出的法器就是一盏老银花枝灯……

“我问你,你之前说,司藤身边有个男人叫秦放,那个人不是妖怪?”

“他不是,”颜福瑞摇头,“他就是个普通人,人挺好的,挺照顾咱们瓦房……我之前还猜呢,说不准是被逼的帮这妖怪跑腿。”

“司藤信任他?”

颜福瑞皱眉头:“挺信的吧……走哪都带着他。”

沈银灯不信:“司藤可不像是会信任人的妖怪,这个秦放,就没有点特别的地方?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成她心腹了?谁信哪?”

特别的地方?

颜福瑞苦思冥想,秦放有特别的地方吗?心善?老百姓都心善啊,有钱?有钱也不算太特别吧……

半晌,他小心翼翼问了句:“长的帅算特别吗?”

沈银灯盯着他看了半天,嫣然一笑:“算,当然算。”

说完了转身就走,颜福瑞愣了半天,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之后才想起正事:“沈小姐,你到底跟不跟我们一道去啊?”

颜福瑞打电话来说,一行十个人,青城张少华,武当苍鸿、王乾坤,龙虎山马丘阳,齐云山刘鹤翔,桃源洞潘祈年,崆峒洞柳金顶,天津丁大成,南京白金,还有他自己,都在赶来的路上了,另有麻姑洞的沈银灯,不和他们一道,但是也会定期赴会。

估摸着这两天就会到,晚上,秦放拿了菜单给司藤过目,按说道士有在观和在家的区别,并不一定都茹素,不过谨慎起见,还是备的全素宴,眼见一道道素鸡素鸭素鹅,怕司藤不高兴,秦放解释说之所以这么安排,是为了尊敬各位道长。

挑不出什么错处,一切又都进展顺利,搁着平时,司藤是不大关心秦放这边的,难得今儿心情挺好,合上菜单时问他:“你未婚妻找到了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