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⑨章

换了是你,会相信一个妖怪大费周章,甚至把你性命捏在手掌,只是为了请你吃饭?

还是白金的话有道理,她要是想杀,早就杀了,“能杀而不杀”,必有所求,这宴席大有文章,可到底怎么起承转合,还得去看了才知道。

时间也不早了,苍鸿观主着人安排休息,又再三吩咐此事“机密”,决不能外传,那些个弟子辈陆续散去,只留了各派掌舵并颜福瑞几个,来自青城山的张少华道长六十余岁,清瘦矍铄,下颌一缕长髯,很有旧派道士风范,平时话不多,关键时倒是很找的着要点,他提议给黄翠兰老太太打个电话,藤杀的解法是她提供的,想必对司藤有所了解,或许从她那里能得到多一些的消息。

夜静更深扰人清梦,对方很不高兴,但还是让黄老太太接了电话。

苍鸿观主开了免提,大致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听得出黄老太太那头也很惊愕:“司藤有毒这件事,我娘从来没提过,可能连她都不知道。”

黄老太太的母亲就是黄玉,当年受邀助丘山道长镇杀司藤,后来入蜀,和丘山过从甚密,应该是知道不少内幕消息,再追问下去,黄老太有点顾虑重重,几次欲言又止,叹气说:“都是过去的事了,说出来,怕是对丘山道长的声誉不好。”

这又关自家师父什么事?一听到“声誉”二字,颜福瑞立刻紧张起来。

黄老太这么磨唧,柳金顶心中不快,言语间就有些不客气,说,黄婆婆,丘山道长都死了那么多年了,咱们连他横长竖短都不知道,是死人声誉重要还是活人性命紧张?

说话间,又把颜福瑞往前一推:“丘山道长的徒弟就在这儿,他都没什么意见,婆婆有话就直说吧。”

黄老太笑起来,声音苍老沙哑:“你不要骗我老婆子,丘山道长怎么会有徒弟。”

这叫什么话,颜福瑞赶紧申明:“黄婆婆,丘山道长是我师父,我是师父养大的。”

黄老太笑了笑:“是养大的没错,但你一定没有入道门。要知道,丘山道长……是不能在道门收徒的。”

颜福瑞愣了一下,这话不假,那时候他与丘山朝夕相处,情逾父子,但自始至终,丘山都从未提过要他接衣钵这回事。

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了,黄老太说的那句“声誉有损”在这里有了些不好的映射,丘山当年,是不是做了什么让道门蒙羞的事,以至于连收徒弘道的资格都被剥夺了?

果然,黄老太太接下来的话,让大家都傻了。

她说:“司藤的精变,是丘山一手促成。也就是说,司藤,其实是丘山养大的。”

又说:“我娘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当年大家约好了绝口不提。但是即便是坏事,留给后来人做个借鉴也好,所以我娘把这事告诉了我,她说,还有另一个原因,她总觉得,司藤有一天会回来的。”

当年是个什么情形大家也都知道,军阀割据,兵荒马乱,乱世出妖孽,而道门于乱世也分外兴盛,套句老话,那也是风云际会,高人辈出。

可是自古以来,道门也门第森严,四大名山,继之七道洞,九道街,其它小门小派,都是不入流人物,想出头谈何容易。

丘山道长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出身,有几分本事,又心高气傲,屡屡碰壁之后恼羞成怒,也是一念成魔,千不该万不该,动了邪念。

他想着,如果有只妖怪供他差遣,里应外合,自编自导妖怪作乱又被他降服的戏码,几次三番,降妖除魔,岂不是名声大振,崭露头角指日可待?

受这个念头驱使,1910年前后,丘山去了西南滇地,因为老话说“藤精树怪”,它们寿命长,秉承日月精华,最容易成精变怪,说起来,司藤当时,虽然是几百年的藤材,但是还远没有资格精变,丘山久寻不获,也就退而求其次,以道门秘法拔苗助长,促成了司藤精变,当时,为了避免养虎为患,他在司藤身上下了镇咒,也就是说,司藤只能听他使唤,而不能对他动手。

丘山这么做了,又难脱正统道派心态,他视妖怪为贱格下九流,瞧之不起,又想倚仗妖怪成名,心理极其矛盾,所以对司藤非常不好,我娘说,司藤十岁之前,一直被关在圈猫养狗的笼子里,有时天冷下雪,丘山会把笼子拎出屋去冻一夜,第二天拎起来,把个冻成冰疙瘩一样的人拖出来,司藤冻僵了,缓过来之后自己会爬到灶膛的灰堆里取暖,丘山是不管的,忽然有一天不知为什么对这个也看不顺了,就在灶膛里点了火,把她烧的只剩了骨架……唉,丘山道长当年,对司藤实在是过分的,也亏得她是妖怪,换了肉生的人,怕是老早就折磨死了。我那时也问过我娘,丘山道长修道之人,为什么对司藤这么狠,我娘说,丘山道长觉得妖怪都该死,对妖怪狠一些就是替天行道,怎么样都不过分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