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⑤章

王乾坤和颜福瑞走的时候,瓦房一直哭,秦放没办法,问司藤说:“要么我带瓦房送到山下?”

司藤没理他,秦放多少有点知道她脾气,拉着瓦房就跟出去了。

王乾坤一路都傻不愣登的,估计是世界观受到的冲击太大了,一直缓不过神,颜福瑞倒还好,叹了几次气,拉着瓦房叮嘱个不停,还找机会去跟秦放搭话:“小伙子,你看起来人不错啊,怎么跟着个妖怪呢?被逼的吧?”

这让他怎么说?秦放只能苦笑,这下坐实了颜福瑞的猜测,瞬间就觉得秦放是自己人了,硬要和秦放交换手机号码:“保持联系吧,有什么消息通个气,说不定武当山有高人,咱们里应外合,就把这个妖怪给收了。”

又再三拜托秦放照顾好瓦房,还把瓦房推到秦放前头摁着他脑袋往下行礼:“叫秦叔叔好,秦叔叔好。”

瓦房抽抽搭搭的,哭的叫人心里酸涩,秦放蹲下身子,掏出手绢擦了擦瓦房的鼻涕眼泪,给颜福瑞吃定心丸:“你就放心吧。”

送完颜福瑞他们,再回到那个所谓的天皇阁,所有的藤条藤根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了一地瓦砾废墟,有几个晨练的人在外围边走边张望,和他们擦肩而过时,秦放听到他们嘀咕:前两天还开那么多花呢,怎么就没了?

那是司藤的原身藤根,从此之后,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藤根在哪里了。

颜福瑞的屋子太破,秦放在青城山附近租了幢旧式的小院子,廊前花草屋后修竹,檐角挂铃,院子里有个葫芦状的水池子,种着绿萝风信子,碧绿茎杆间三两橙红锦鲤,看着就很赏心悦目,司藤果然就很喜欢,只提了一个要求,让秦放去市里的书店跑了一趟,买齐金庸的十五部武侠作品。

秦放是很喜欢看金庸武侠,没想到司藤跟自己有同一爱好,多少有点兴奋,问她:“你那时候是追文吧,我听说金庸的作品开始是在报纸上连载的,你没想到都完结了吧?”

司藤笑笑,没说话。

秦放带着瓦房一起去的书店,翻看金庸简介才知道自己乌龙了,金庸生于1924年,1955年才开始写首部武侠《书剑恩仇录》,这么推的话,司藤那时候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把书交给司藤的时候,秦放忍不住问了她,司藤说:“那时候看还珠楼主,听说金庸接了武侠的班,看看后辈的书写的怎么样。”

还珠楼主?秦放只听过还珠格格。

司藤书拿起来,基本就不挪窝儿了,吃饭睡觉于她,都不是必须,她就坐在廊下的藤制扶椅下头,安静专注,翻完一页,又是一页,有时出神,有时又忽然叹气,书往边上的石桌上一卡,沉思很久才又续读。

秦放带着瓦房在院子另一角看小人书,大多让他自己看图,偶尔也给他讲个故事。时不时的,他也忍不住抬头看司藤:一个肯斯文读书的妖怪,总坏不到哪里去吧?

转念一想,老话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那么有文化的妖怪,想必也更不好对付了。

临睡时,司藤没有就寝的意思,秦放带着瓦房先睡了,迷迷糊糊间看到有个女人坐在床前,看背影像是安蔓,他伸手去拉,着手处湿漉漉的,指缝间黏黏腻腻的水草,抬头一看,居然是陈宛,发缕一直往下滴水珠子,问他:“秦放,怎么还不送我回去?”

秦放一惊而醒,后背冷汗浸的冰凉,倒抽气间再也睡不着了,这才发觉淅淅沥沥雨打檐瓦,滴滴答答,居然下雨了。

不知道司藤睡了没有,秦放犹豫了一下,还是披衣开门出来,门一开,裹挟着湿气的冷风透身,激地他一个哆嗦,一时间,檐脚下挂着的风铃叮铃作响,脆声不绝。

司藤还没睡,站在廊下看着风铃出神,石桌上放了本《连城诀》,书页微卷,正放,想来已经看完了。

听到秦放的脚步声,司藤没回头,却奇怪地问了句:“你喜欢风铃吗?”

秦放摇头,忽然意识到她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以前挺喜欢,后来听到一个说法,说是风铃挺邪的,不宜摆放。”

司藤说:“有一首风铃偈,说是,浑身似口挂虚空,不论东西南北风,一律为他说般若,叮咚叮咚叮叮咚。”

“道家偈?”

“佛家。”

“你还看佛家偈?”

“不然呢,一个妖怪,在人世讨活路,多艰难。”司藤笑起来,“求道,求佛,求人度。临死才悟了般若。”

又问秦放:“你死时听到什么?”

秦放回想了一下:“山里的声音,不知道什么鸟在叫,安静的时候,还能听到高处山路上过车。”

“那你没有真的死过。”

秦放奇怪:“那还不叫死?”

那当然不叫死,他是将死未死,阴阳边缘,五感渐衰却又没有完全失去,懵懵懂懂,跌跌撞撞。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