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⑩章

司藤要去青城山。

秦放没有去过,却也知道青城山是中国的道教名山,感觉上是三步一道长十步一道观,普通的妖怪对这种地方怕是避之唯恐不及……

满心疑窦,但秦放没有再问,手机上查机票,最好是从西宁飞成都,安蔓的证件都在他身上,证件照都照的变形,司藤用安蔓的证件应该可以蒙混过关,关键是定什么时候的,要不要再在囊谦歇一晚——

司藤回答:“不用,越快越好。”

又说:“有些人怕是还过的挺自在,我得让他们知道,是谁回来了。”

说到后来,唇角眉梢全是笑意,这是秦放和她见面以来,第一次见到她心情这么好,她说:“一想到从现在开始,会有很多人因为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这种感觉……真是让人兴奋地想去开仓放粮。”

妖怪的兴奋点还真是让人难以理解,秦放无言以对,顿了顿说了去:“那我出去联系车,最好今天就能离开囊谦。”

起身时又问她:“要给你买身衣服先换上吗?”

“不用,不冷。”

还挺自作多情的,谁怕你冷了,秦放真是要被气乐了,他指指司藤的浴袍裹军大衣:“我们这没人这么穿的。”

“我喜欢,你有意见?”

“没有。”

秦放意识到,自己需要在同司藤的不断磨合中汲取经验教训,以后哪怕她头上顶着桶身上套个麻袋,自己都不要说半个不字。

秦放去还房卡,前台服务员还以为他是等不耐烦了,赶紧解释:“先生,188号房的客人已经在退房了,我们马上安排客房打扫,很快的。”

边上等着退房的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满脸的络腮胡子,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角色,秦放也没在意,径自把卡递过去:“不好意思,有事,不住了。”

这算是飞了单,服务员挺不高兴的,对着秦放出去的背影嘟嘟嚷嚷,络腮胡子很不耐烦,凶声恶气催她:“你倒是快点!”

又扭头冲着从楼上下来的两个同伴说了句:“吃了饭再走。”

司藤第一眼就知道餐厅新进来的这三个人有问题,倒不是因为那个一脸煞气的络腮胡子和他眼神怪异的同伴,而是那个和他们一道的戴鸭舌帽的瘦小男人。

他头一直刻意低着,有些失魂落魄,衣服穿在身上,总感觉松松垮垮的怪异,袖子卷着,机械地吃东西,鸭舌帽的功用似乎是要藏住所有头发,但还是有那么几丝,执拗地从帽沿边缘滑了出来。

这是个改了装的女人,像是受到胁迫,但没有生命攸关那么糟糕,掩掩藏藏,唯恐露出端倪——司藤微笑,忽然觉得这世上的事情真是有趣而奇怪,坐在同一个餐厅,只隔着几张桌子,表面上都是食客,可谁会知道,你有秘密,我是……妖。

瞬间的恍惚,再回神的时候,发现那个络腮胡子正冷冷盯着她看,眼神里的阴蛰和威胁不言而喻,他的同伴似乎也有所察觉,抬头狠狠剜了司藤一眼。

司藤没说话,睫毛颤了颤,目光低掠,似乎不想惹事的样子,络腮胡子心中有些得意,正想吩咐同伴准备出发,触目所及,脸色一下子就僵了。

司藤看着他微笑,与此同时,缓缓伸出手,在脖子那里平抹了一下。

络腮胡子的同伴也看到了,腾一下就要站起来,才刚欠起身子,胳膊就被狠狠攥住,络腮胡子没看他,依然盯着司藤,脸色异常平静地说了句:“走吧。”

一直到坐上车子,那人都还愤愤不平,一拳重重捣在方向盘上,又狠狠从后排那个改装的女人头上把鸭舌帽拽下了带上,那个女人盘起的长发松下,身子被拽的连晃几晃,扶着椅背没敢吭声。

鸭舌帽愤愤的:“特么的你怕她啊,不就是个女人吗,你吃素长的啊?”

络腮胡子冷冷看了他一眼,又从后视镜里看那个女人:“安蔓,你也看到了,你去给他说说,我为什么忍了?”

安蔓有点犹豫,她看了看那鸭舌帽,迟疑再三,吞吞吐吐说了句:“她那样打扮,又只是一个人,她一定还有同伴的。”

络腮胡子满意地嗯了一声:“还有呢?”

得了络腮胡子示意,安蔓胆子大了些了:“齐哥和周哥两个人高马大的,看着就……不好惹,普通人不会不识趣,再说了,周哥只是眼神警告了她,又没其它怎么样,她就敢出那样的手势,手段应该挺狠的,也许是惹得起我们的那种人……”

周万东一巴掌挥在鸭舌帽头上:“听见没有,安蔓一个女人都比你有见识。我早跟你说过,这地头鱼龙混杂的,脑子得上紧了弦小心再小心,指不定对面就是硬点子——在道上捞饭吃,你得记着一句话:永远有比你更横的,偶尔怂一点不是坏事,关键时刻能救你的命。你见过谁是从头横到底的?那绝壁不是人,都特么妖魔鬼怪。”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