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③章

安蔓脑子再乱,也知道开夜路危险,尤其是盘山道,当地人称“九十九道盘,鬼走也难”,具体有没有九十九道没数过,但是上一道盘陡过一道,整个呈螺旋锥样绕十几座山上去,最顶上那道说是万丈悬崖一点都不过分。

上到第三十来道时,安蔓把所有的车窗都打开,寒风在车里头嗖呦嗖呦的,冻的人困意全无,有山壁上斜出的稀拉的树,陡一看都像是隐在暗处不怀好意的人,安蔓好几次心惊肉跳,后背上一层冷汗叠一层热汗的。

深夜的山里极其安静,偶尔有磔啦一声,不知道是蜷巢在哪处夜惊的鸟,已经是12月下旬,月相开始由满转半,疏淡地挂在天上,像是睁开的冷冷的眼睛,不管拐几个弯,行多少路,抬头一看,它的视线还在你身上,叫人无所遁形。

这别样的仿佛置身世界尽头的安静,终于让安蔓的脑子从混沌里一点点抽离出来。

车轮胶皮摩擦着粗糙山道,她开始仔细回忆这个晚上的一切,一帧一格,像是缓缓拉出的古老胶片……

——喝下放了安定的茶水之后,秦放慢慢阖上眼睛……

——犹豫了再犹豫,伸手去敲188号的房门……

——赵江龙拿着卷起的书,一下下抽她的头脸,说:“你赵哥错哪了啊,你给解释解释,解释解释……”

——被赵江龙打的全无还手之力,她蜷缩着护住头脸任他拳打脚踢,肋骨挨了两脚,现在还在疼,隐隐地疼……

……

陡然间,安蔓浑身一颤,重重踩下了刹车,车子惯性往前冲了好几米,车轮和地面发出难听的摩擦声,前方再有几米就是悬崖,黑魆魆的山石外头,就是大片的无边无际的稀薄空气。

自始至终,她根本没有碰过刀子!

被赵江龙往死里打的时候,她试过用牙咬,用指甲去狠狠挖,穷极的时候甚至抓住茶几的腿想把茶几抡起来砸赵江龙,但是真的没有刀子,真的没有!

那时她是傻了,屋里只有她和赵江龙两个人,赵江龙中了刀,又是那样的表情,她就以为是自己混乱间失了手,接下来方寸大乱,她居然半夜开了车逃跑。

跑到哪去,这是跑的了的事吗?再说了,这一跑畏罪潜逃,不是更把罪是坐实了吗?

安蔓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行,得回去。

她强迫自己冷静,深深吸一口气,准备重新发动车子。

就在这个时候,车子的后视镜里忽然灯光大亮,安蔓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轰一声巨响,巨大的撞击力迫得车子往前进了四五米,车头前探走空,安蔓怕不是以为下一刻就要坠崖,吓的尖叫不止,就在这尖叫当口,车门被猛地拽开,一个高大的男人伸手粗暴拽住她头发将她整个人拖扔在地上,安蔓头皮火辣辣疼,挣扎着撑地想站起来,那人一脚踩在她后脑勺上,把她的脸重重踩进泥土里,怒吼了句:“臭婊子,货呢?”

秦放觉得特别冷。

感觉上,像是床头有人放了好几台风扇,开足了马力对着他猛吹,被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掀开了,但是摸索着总也摸不到,风扇的声音咯噔咯噔又嗖呦嗖呦的,在这声音的背后,似乎很远的地方,有安蔓的惨叫声……

秦放一个激灵,眼睛陡然睁开,身处的环境让他完全懵了,脑子里一阵阵针刺样的疼,心跳的特别厉害,有些呼吸不顺,像是高反的征兆,他挣扎着从后座上坐起来,头靠着头枕缓了一下,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偏头朝一边的窗外看。

不远处,安蔓蜷缩着身子在地上痉挛,有个男人脚踩在她身上,手撑着膝盖似乎打累了在休息,另一个戴鸭舌帽的狠狠踢着她肚子,大声吼着:“不是你是谁,货呢?”

秦放下意识觉得这是梦,但即便是在梦里,也容不得别人这么欺负安蔓,他怒吼了一声,叫了句“安蔓”,撑着椅座就要去开车门,刚有动作,车身突然嘎啦响了一下,以一种不祥的幅度缓慢倾斜。

秦放后背一凉,突然就不敢动了,僵了有一两秒之后,他慢慢地抬头看向另一侧的前方。

那里不是实地,是深蓝色大海一样的空气,无边无际的尽头,甚至漂浮着低一些的星星,车头明显的开始下倾,幸运的是,又以一种颤巍巍的态势保持住了平衡。

那边的两个人显然也注意到这头的动静了,先前休息的那个冷笑了两声,拔腿就往这边走,才刚走了两步,腿上突然一紧,低头一看,安蔓死死抱住他的腿,虚弱地说了一句:“你别……跟他没关系的,真没关系。”

那人居然笑了,插科打诨一样向对面的鸭舌帽说了句:“呦,你看看这舍生忘死的,当演戏了都。”

老搭档了,处理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听个音都知道要行左行右,鸭舌帽笑了笑,大踏步走到车子前头,一抬腿,脚蹬在车后大杠上,一副下一秒就要开踹的架势。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