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侵略如火,不动如山(下)

天师会一众刀斧手,被礌石所阻,被迫翻入了走廊外的寒潭之中。

“上岸——”

刀斧手中,为首的汉子一声大喝,众人连忙手忙脚乱的各自浮水,向岸边游去,突然,有人大喊:“啊——好疼——我被勾住了……勾住了……咕咚……救……”

众人连忙屏气下潜,在水中一睁眼,只见,潭水之下,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水草,水草之中埋了无数的黄金铸成的八爪倒钩,那些八爪倒钩深深的立在潭底的淤泥之中,潭水不深,不过两米左右,刚才众人慌忙落水,头上脚下,好多人的脚都插进了水底,被层层叠叠的倒钩勾住了皮肉,被水草缠住了腿脚,无法上浮,剧痛和缺氧之下,二十多人活活溺死在了潭水之中。

原本碧绿的潭水,霎时间变得一片赤红……

天师会众人慌忙之中,来回营救,互相托扶,一番折腾下,只有一百三十多人上了岸。

岸边一块假山石上,赫然刻着一排小字:坎宫为水,正北也,困溺浮沉之地。

李罗睺坐在钟楼上,耳听的天师会损兵折将,呼吸越发急促,慌乱之中,接连走错,被我几手猛攻,打入了困境。眼瞧得李罗睺额头冒汗,我不由得喜上心头,连哼带唱的来了一段《借东风》

“识天文习兵法犹如反掌,设坛台借东风相助周郎。曹孟德占天时兵多将广,领人马下江南兵扎在长江……”

我这边在钟楼上唱的正起劲,巷道内,三味大师率领着仅剩的八名佛国甲士已经冲到了潭水边,刚从水里死里逃生的刀斧手们还未整顿好,就突遭袭击,霎时间,人仰马翻乱成一团。然而,天师会一方毕竟人多势众,很快便回过神来,慢慢的围成了包围圈,三味大师眼看形势不对,打了一个呼哨,八名甲士互为犄角,且战且退,众刀斧手紧咬不放,穿过两条石桥,一直杀到了一处假山错落的花园之中,那花园中的草木早已尽数毁于大火,只剩下光秃秃的假山石,远近高下,堆叠了无数,三味大师带着八名甲士进了假山群中,左一上,右一晃,没多久,就失去了踪影。

众刀斧手唯恐有诈,正要退出花园之时,只见半空中,无数的孔明灯从四周升起,密布在花园上方。

“嗖——”一枚点着火的羽箭冲天而起,射碎了一盏孔明灯。

“砰——”孔明灯四散爆开,灯内的油盏迸碎,火油飞溅,瞬间便引爆了旁边的孔明灯,旁边的孔明灯爆开,瞬间又点燃旁边的孔明灯……

一瞬间的功夫,半空中二百多盏孔明灯同时爆开,漫天火雨落下,劈头盖脸的浇了下来,落在众刀斧手的头面上,灼伤无数,满场都是打滚灭火,哀声哭嚎的惨叫。

“撤出去——”众刀斧手一声大喊,直奔来时路退去,恍惚之中,只间一座假山上刻着一行小字——离宫为火,正南也,流火喷薄之地。

众刀斧手手忙脚乱的冲出了花园,正要跨过大门,三味大师带着八名甲士,推着一座青铜打造的塞门刀车列成一排,死死的挡住了天师会众人出门的路。

所谓塞门刀车,最早见于古籍《墨子》,乃是一种打造得极为坚固的两轮车,车体与门几乎等高等宽,大概在三四丈之间,车前设有木架三层,木架上固定尖刀数十口,刀尖锋利无比,刀背上还铸有倒钩。这塞门刀车,乃是古代守城之利器,一旦有敌人攻破城门,十数兵士猛推刀车塞住城门。利刃在前,敌军一冲一个死,古代城池攻防,长期恶战,城门一旦被破,这塞门刀车便是最为有用的救急器具。此时,天师会部众被塞门刀车堵住出路,前有利刃,后有大火,前面的退不回去,后面的冲不出来,两边一拥挤,站在前头的十几个汉子脚下不稳,往前一晃,瞬间被塞门刀车上的利刃扎了个透心凉!那利刃虽锋利,但是扎满了两排人,刀尖都没在尸体里了!后面的刀斧手们发了一声喊,齐声发力,用前面同伴的尸体垫着手,狠狠的一撞,将塞门刀车撞退,呼啦啦的冲了出来,三味大师眼见大势不好,带着八门甲士,拔腿便跑,众刀斧手推开塞门刀车,追不出两步,只觉脚下一空,十几个汉子一脚踩空,踏上了一大片翻板,十几个汉子瞬间跌入了一片陷坑之中,翻板原地一转,瞬间盖回原处,将陷坑中的惨叫顷刻间隔绝。

“连环翻版——”天师会刀斧手中有盗墓出身的行家,一声大喊,招呼着其余众人向后退去。

所谓连环翻版,乃是守卫机关的一种。就是在道路中间挖掘深约3米以上的一方陷坑,宽度覆盖整段道路,坑下埋设一层刀锥利器。坑上层平覆数块木板,表面施以伪装,与周边景物想通,木板中间有转动轴,在下面的左右两端缀上相同重量的物体,整个力点呈天平秤状,若有人踏上木板,板的一端重力加大,平衡被打破,模板中间的滚轴转动,翻版一端上翘,一端下陷,立在木板上的人随之落入坑内,被乱刃扎穿,筋骨碎裂,五脏穿孔,而上方的翻版由于人落进了坑内,左右配重再度归于平衡,重新恢复原样……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