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侵略如火,不动如山(上)

佛国城,大火烧了一天一夜,将半座城池烧成了一片焦土,残垣断壁之中,一座三层的黑石钟楼然伫立,钟楼之上,有一铜钟,铜钟之下,乃一方石台,台阶上刻有棋盘,棋盘上排布着三十二枚象棋棋子,一方红,一方黑。

我提着一囊酒坐在石台边上,倚着石头雕成的栏杆,俯身向下望去。

只见李罗睺正带着仅剩的二百多人手,趁着大火刚熄,涌进了佛国皇宫。

我呷了一口酒,趴在栏杆上,探着半个身子,冲着李罗睺大声喊道:

“李院主,我等你好久了,怎奈何姗姗来迟啊?”

李罗睺闻言,抬起头来,向上一看,和我目光相对,瞳孔里直欲喷出火来,当下一摆手,带领人马围住了钟楼,刚要抬腿上台阶,又仿佛骤然想起了什么,一皱眉,退下了台阶。

“张大掌灯,莫不是跟我玩什么空城计么?”李罗睺站在钟楼下,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是不是空城计,你上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我放下了手里的酒囊,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瓜子,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捻着瓜子皮往下面的李罗睺脸上扔。

李罗睺不为所动,阴声说道:“看你有恃无恐,钟楼内必有埋伏!来人——举火,把这钟楼围了,以烟火熏烤,不信这厮不下来!”

我闻言一笑,朗声说道:“李院主,若是我死了,信不信你把这佛国城翻个底朝天,你也找不到那三成黄金。”

“你什么意思?”李罗睺问道。

我回头从身后的棋盘上拿起了一枚象棋棋子,冲着钟楼底下的李罗睺晃了一晃,笑着说道:

“会下象棋么?”

“略懂!”李罗睺点了点头。

“会就说会,不会就说不会,还略懂……谦虚了不是!这样,咱们一局定胜负,以佛国城的那三成黄金做赌头,你赢了,黄金归你,我走!我赢了,黄金归我,你走!如何?”

李罗睺的眼光吞吐不定,挣扎了一阵,徐徐说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我拍着栏杆喊道。

“钟楼内当真没有埋伏?”

“也罢!我下去引着你上来!”我一把扔掉了手里的瓜子,快步下了楼梯,走到了李罗睺的身前,抓起他的手,扣在了我的脖子上,在二百多天师会刀斧手的注视下,和李罗睺缓缓的走上了楼梯,坐到了石台两边。

李罗睺一低头,看了看棋盘上的红黑两方,冷声说道:“谁执先?”

“佛国城这一局,我白猿张家是主,你是客,自然是主随客便,你执红棋先,请——”

我微微一笑,示意李罗睺落子,却被李罗睺一把攥住了手腕。

“你没有诚意。”李罗睺摇了摇头。

“我怎么没有诚意了?”我咧嘴一笑。

李罗睺指了指身后的天师会众人,冷声说道:“我的人马都在这儿,你的伙计们在哪啊?”

话音未落,只听钟楼之下,皇宫巷道的断墙上,一个旗袍花臂的女子倒提着一杆大旗,朗声笑道:“白猿水袖李青眉在此——”

李罗睺瞟了眉姐一眼,皱着眉头说道:“你是要下棋,还是要搏命?”

“棋决胜负,命搏生死。”我呷了一口酒,两眼一眯。

李罗睺双手按住了石台,身子前倾,两只眼睛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

“我为什么要跟你搏?直接杀了你,岂不更好?”

“还是那句话,杀了我,你永远找不到那三成黄金,大不了一拍两散。白猿客栈人丁单薄,比不得天师会家大业大,死后能拉上几十万人垫背,这排场,也就秦始皇能比了吧。”我张开眼,拍了拍李罗睺的脖颈子。

“我怎么能相信,若是我赢了棋,你就会告诉我黄金的所在?”李罗睺一咬牙,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我轻轻的推开了李罗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小盒子拍在了桌子上。

“这是什么?”

“这叫不可说,乃是公输家研发的一件小玩意儿。我将佛国皇宫藏宝密室的所在绘成了一副图纸,将这图纸拆分成了六份儿,分别交给了我媳妇和几位伙计,贴身而藏,我这份儿就放在这个小盒子不可说里,但是这盒子有个讲究,六个面,六把锁,先后有顺序,开错了顺序,里面的机关就会启动,将里面的东西烧的干干净净。有道是兵对兵,将对将,玉帝对阎王。咱们俩在钟楼顶上下棋,你赢了,我就打开盒子,把地图给你。下面的伙计在钟楼下拼命,能不能集齐所有的地图,就看你的手段了,如何?”

李罗睺的眼光游移不定,思考了很久,才张口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神色一肃,一字一顿的说道:“没有凭什么,而是你想要得到黄金,只能相信我。”

李罗睺深吸了一口气,对身后的天师会弟子们说道:“敌寡我众,死活不论,带到这里,不信张大掌灯不就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