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九攻九拒(下)

此时,云梯车被烧毁,爬上城头的百余名天师会弟子瞬间成了前无去路,后临绝地的孤军。我们这一方士气大振,对面也满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死志,白刃战转眼间便进入了白热化。

三味大师和晦鸣和尚正在与叶貂裘游斗,突然,叶貂裘化守为攻,抬手三连斩直逼三味大师肩颈,三味大师见招拆招,挥刀防守,叶貂裘越攻越急,脚下骤然一个踉跄,左半侧露出破绽,晦鸣和尚阙准时机,右手拨开叶貂裘左刀,左手伸手来擒他手腕,却不料,就在晦鸣和尚的手抓到叶貂裘手肘的一瞬间,三味大师眼睛骤然一亮,大声喊道:

“有诈!撤手——”

就在晦鸣和尚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叶貂裘左手一翻,倒提刀柄,手臂平伸,转腕一削,右手中的刀刃贴着手臂横向转了一圈,似旋非旋的一吐刀光,晦鸣和尚整只左手齐腕而断。

“啊——”晦鸣和尚一声惨叫,抽身后退。

叶貂裘伺机上步,倒提手,阴阳把,斜向一挥,晦明和尚整颗人头冲天而起,一道血箭飞出,晦鸣和尚的尸身扑倒在地,三味大师又惊又怒,急的肝胆俱裂,一声大喊,就来劈砍叶貂裘,奈何叶貂裘刀法高绝,和三味大师师徒二人之力不过勉强战个平手,此刻三味大师孤掌难鸣,不出三五个回合,就被叶貂裘砍伤,危难之际,鲁胥捅死了两个天师会的弟子,撑开铁伞,为三味大师挡了一记杀招,鲁胥功夫不弱,手中铁伞枪头均是公输家的百炼神兵,叶貂裘不敢硬拼,只能游走躲避,暂避其锋,就这样,鲁胥和三味大师二人合力,一攻一守,暂且抵住了叶貂裘的刀锋。

另一边,梁战一夫当关,守住城头,越战越勇,激愤之下,一把扯碎了胸前被刀斧看破的衣裳,赤膊上阵,梁战手中大铁锥本就是古战场的大杀器,配合蓑衣秘传的怪力,挥荡之下,无人敢硬憾锋芒,不出盏茶的时间,就将对方杀了个七零八落,骨断筋折。

而鲁胥则因接连鏖战,牵动起了往日寒病肺疾,渐渐喘起了粗气,连连咳嗽,手中的铁伞也越舞越慢,被叶貂裘阙准时机,弹身而起,连番重击,打飞了鲁胥手中的兵刃,横膀一刀,逼开三味大师,右手长刀前捅,直扎鲁胥心口,鲁胥被肺疾牵动,手脚无力,眼看避无可避,正要葬身刀下之际,半空中,一道须眉霜白的老人斜飞而出,挡在了鲁胥身前。

“呲——”刀光闪过,铁刀入肉,叶貂裘右手长刀瞬间穿透那老人的右胸。

是根叔!

“啊——”根叔发了一声闷喊,向前一扑,刀尖从后背有扎出两寸有余,根叔一咬牙,双手一把抱住了叶貂裘的右臂,叶貂裘发力一拽,想挣脱根叔的手臂,却发现根叔抱得极死,双手十指紧紧的抠住了他的皮肉,叶貂裘无法抽手,瞬间变招,左手抡刀横削,直劈根叔脑门。于此同时,被根叔护在身后的鲁胥也飞身而起,抱住了叶貂裘的左臂,这一老一少一齐发力,将叶貂裘向后推去。

“妹子——”鲁胥抱住叶貂裘的胳膊,向左上方一声大喊。

在外城护着十几个伤员往内城方向撤退的鲁绛闻声回头,正看见和叶貂裘僵持的根叔和鲁胥,惊怒之下,反手摘下了背后的牛皮背包,将腰间的“白发三千丈”往背包的卡扣上一搭,迎风一掷,那背包蓦地张开飞来,“哗啦”一声套住了叶貂裘的脑袋。

“唰——”背包口内精钢的刀口弹出,瞬间旋转一周,被鲁绛一拽,飘飘摇摇,宛若一只纸鸢,回到了鲁绛的手中,鲁绛打开背包,拽出叶貂裘的人头,往脚下一踩,大声喊道:“叶貂裘授首,降者免死!”

两军相遇,狭路相逢,本来拼的就是一腔血勇,此刻,首帅被斩,敌方顿时军心大乱,群龙无首,不出盏茶的功夫就乱作一团,不是被砍翻在地,就是被退下城墙,落到城下摔死,转眼间这番恶战的大局已定。

根叔身子一软,瘫在地上,鲁胥一把扶起根叔,咬着牙说道:

“你……你这又是何苦?”

原来,民国五年,长白山龙渊探险,白猿不老生聂树峰奉我爹三眼妖狐张九陵之令击杀公输家的鬼仆根叔,换了根叔的脸,盗用根叔的身份潜伏进青衣巷,保护猿蛇古画。(详情请见《白猿客栈1九幽龙宫》)

后来,嬴號落败,大局告破,当年真相,大白于天下,鲁胥方知道,这位根叔根本不是“根叔”,而是白猿的聂树峰,当年的根叔甚至还死在了聂树峰的手中,鲁绛之所以能接受这个事实,乃是因为当年她还年幼,对真根叔没什么印象,更别提感情了,因为自小陪她成长的本就是这位“假根叔”聂树峰。但是鲁胥则不同,在他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和这位鬼仆的过往,前一半,是真根叔,后一半是假根叔,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既无法接受聂树峰杀了根叔的事实,同时也无法杀了聂树峰,给真根叔报仇,毕竟在真根叔死后的十几年里,这位“假根叔”聂树峰对他也是无微不至的照料,二人感情很深。后来,我和鲁绛结婚,白猿客栈和青衣巷成了一家人,两边的人还都习惯性的称呼聂树峰为根叔,而这其中,唯有鲁胥,张口也不是,闭口也不是,所以这两个人为了防止尴尬难做,都默契的选择了不碰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