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九攻九拒(中)

城内,我们没有生火,生怕火光,暴露目标。仗打到这个时候,滋味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所以只能各自咀嚼着冰凉的牛肉罐头,就着冷酒一股脑的往肚子里灌,而且,我相信李罗睺的日子不会比我们好过。

护城河另一端,李罗睺整理手下人员,抻着脖子往下噎着干粮,他们不敢再河中取水,生怕唐叔投毒,只能舍近求远,穿过流沙河,去百眼泉那里运水过来。此时,李罗睺手下的人不足六百,大部分人都是轻装穿越沙漠,所以携带的炮火和弹药很少,刨去路上浸水的折损,再加上前两番攻城,没命的狂轰乱炸,眼下基本不剩下什么了。

三味大师和带着手底下的甲士,从车中拆下了大量的土石,并从佛国城内的皇宫大门上拆下了两扇铜铸的门板,在鲁胥的指挥下,堵住了城墙上那个被炸开的小豁口,并在后面修筑了两道防撞的土石工事,以枕木条石撑住,夯实在地。

李罗睺原本正红着眼睛,站在河边,以手为尺,计算城墙的高矮,结果被根叔狙了他好几枪,要不是他身边护卫忠心,将他遮挡的密不透风,这厮早就死了十几遍了!李罗睺晓得厉害,不敢托大,慌忙后退了百步有余,躲在了根叔步枪的射程之外。在他的身后,一只二百人的小队正在紧锣密鼓的处理他们从金殿那边拆下来的木料,我粗略的瞟了一眼,把望远镜递给了鲁胥,鲁胥看了一阵,扭头对我说道:

“是云梯!他们从百眼泉那里卸下了石门的绞盘和转轮……”

《淮南子·兵略训》曰“云梯者,依云而立,所以瞰敌之城中。”可见这云梯作为攻城利器的价值所在。

三个小时后,李罗睺那边两架简易的云梯搭造完毕,开始乘着皮筏渡河,准备攻城。

我搓了一把脸,提了提精神,安排人手,开始驻防,天师会携带不多的炮弹早已经打空,这一轮攻城,李罗睺直接发动了最原始的肉搏战,叶貂裘亲自带队,耗尽了天师会最后的一轮步枪点射,压制住了城头狙击的根叔,渡河之后,耗尽弹药的天师会枪手们,直接步枪上刺刀,跳上筏子,渡河而来。

李罗睺打造的这两辆云梯,乃是宋朝的折叠式改良样式,也称云梯车,底部“以大木为床,下置六轮”,并配有防盾、绞车、抓钩等器具,目的是减少简化架梯程序,缩短架梯时间,只见那两架云梯车,在三百余名壮汉的推动下,闪电一般,靠到了外墙之下,车身旁边附有绞盘,两个大汉转动绞盘,折叠成三段的梯子第一段瞬间立起,带第一段梯子立稳后,那两个大汉,继续旋转绞盘,第二段、第三段梯子也缓缓展开,最后一段梯子上连有金属抓钩,一下子挂在了城头,就在梯子缓缓展开的同时,十几个壮汉咬着刀,攀援而上,跟着梯子一起向上,城墙上的小洞再度被拉开,然而云梯车和城墙距离颇远,梯子又是斜着搭在城头的,长矛虽长,但是却够不着云梯,我连忙让人堵上孔洞,全体上城头御敌,那些天师会的汉子爬的极快,就在梯子搭上城头的一瞬间,纷纷纵身一跃,跳上了城头!

“呼——”一道黑影飞来,带动一片低沉的风响。

“咚——”一声闷雷一般的撞击声响起,当先登上城头的那名壮汉胸口一踏,凹进去了一个硕大的深坑,一阵骨骼碎裂的脆响炒豆一般迸发出来,一只半人大小的大铁锥凌空飞来,一脸击飞五六人,那大铁锥后头系着一根铁索,铁索的另一端正攥在一个威武昂藏的汉子手中。

锥名推山,人曰梁战!

正是白猿客栈的当代蓑衣到了。

“轰——”大铁锥在半空划了一个弧线,横扫一片,落在了梁战掌中,重若铜鼎的大铁锥在梁战手中左冲右突,指东打西,轻若无物,顷刻间,便扫开了一片空地,梁战,一人一锥,立在城头,铁锥绕着他上下翻飞,犹如一片黑云环绕,生生的逼住了顺着左边那架云梯车爬上来的人马。

就在梁战那边酣战不休之际,右边城墙下,那架云梯车也已经架好,密密麻麻的天师会刀手涌了上来,根叔扔掉手里打光了弹药的狙击步枪,背上了从佛国城中找出来的箭袋,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一发三矢,逼住了刀手上涌的架势,唐叔因为前番受伤,一脸惨白,瞧见对方爬城,一咬牙,撕下一块衣摆,缠在腰间,撕大袖一抬,毒虫蛇蝎齐出,在地上聚成一团,发疯一般冲着云梯上的天师会弟子们爬去,磨牙吮吸,撕咬裹缠,顿时止住了天师会的刀手上爬的势头。

然而,天师会这帮刀手,都是悍不畏死的精锐,个个瞪着眼睛,发着闷喊,踩着同伴的尸体,如癫似狂的往上冲,一手握刀,一手举火,毒虫蛇蝎大多畏火,不多时,便被天师会的刀手们用火驱散,根叔背后的箭囊眼看就要告罄,对方突然发了一声大喊,一个虎背熊腰的关东大汉一跃而上,窜到了城头,此人正是天师会杀生旗旗主叶貂裘!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