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九攻九拒(上)

随着李罗睺的一声令下,这场惨烈的攻城战拉开了序幕。

我站在城头,略略一看李罗睺的阵型,便由衷的赞道:“好个李罗睺,兵法精要已被他吃透了五六成。”

原来,这李罗睺的八百人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分成了三队,第一队不足百人,列队后撤,开始组装炮火阵地,我偷眼一瞧,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十二门斯托克斯式战壕迫击炮已经组装完毕,这种斯托克斯式战壕迫击炮出厂于1915年,设计者是英国人温弗雷德·斯托克斯爵士,相比笨重的臼炮而言,斯托克斯式战壕迫击炮有重量轻、可拆解、便携带等优势,只不过李罗睺此次对佛骨沙窟制定的目标本为轻量化奔行,所以并没有携带过多的重型武器,只携带了十二门斯托克斯式战壕迫击炮以及少量炮弹,然而,对于这种小型的局部攻防战来说,它已经是足够危险的重型武器了!

“轰——砰——砰——砰——”

伴随着指挥旗的下落,十二门炮齐声发射,密集的炮击,疯狂的涌向了城头,梁战拎小鸡一般,将我夹在了肋下,飞一般的顺着楼梯往城墙下头跑,紧紧的缩在石阶边上,炮弹乱飞,不断的在城头炸响。

鲁绛被鲁胥护着,缩在我旁边,大声喊道:“不应该啊!这佛国城乃是整块黑色玄武石垒成,坚逾金铁,一般的炮火是无法轰塌城墙的,李罗睺这么密集的炮击根本就是无用功……”

我舔了舔嘴唇,冷声说道:“什么无用功?李罗睺的炮击是幌子,目的是掩护部众爬城……”

我的话音未落,只见护城河对岸,在李罗睺的炮击响起的同时,另两队人马已经动了起来,一路飞奔,直扑护城河,掏出随身携带的羊皮带,四人一组,一边吹气,一边开始捆扎。

所谓羊皮筏子,旧称“革船”,常用羊皮或牛皮做成,其做法简单便捷,就是在屠宰牛羊之时,剥下整张皮毛,用盐水脱毛后以菜油涂抹四肢和脖项处,使之松软,再用细绳扎成袋状。使用之时,自预留的吹气孔处将其吹鼓,再以麻绳将数个皮袋串绑起来,扔入水中,置身于上,横渡江河。故民谚有云:“窜死一只羊,剥下一张皮,捂掉一身毛,刷上一层油,曝晒一个月,吹上一口气,绑成一排排,漂它几十年,逍遥似神仙。”这羊皮筏子,因其制做简易,成本低廉,在河道上漂流时便于载运而在民间广为使用。由来已久,中国以皮筏为渡由来已久。据《后汉书》载:“缝革囊为船”;《水经注·叶榆水篇》有云:“汉建武二十三年,王遣兵乘革船南下”,有道是“九曲黄河十八弯,筏子起身闯河关。”说的就是这种古老的便携式渡河工具的妙用。李罗睺精通行军之术,对着羊皮筏子的应用自然是得心应手,只见他手下那两队人马,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吹鼓了皮囊,捆扎妥当,其中一队人马,以手为桨,四人一组,开始渡河,另一队人马在岸边布起了射击阵地,举枪瞄准城头,根叔几次想要狙击羊皮筏子上的敌人,都被密集的点射逼了回来。

就这样,不到盏茶的功夫,百余名天师会弟子便以潜到了城头,口衔利刃,抡起飞虎爪,扣在城头,两手抓住绳索,两脚轮流点在城墙之上,开始爬城。

天师会这批飞虎爪,通体精钢打造,前边如同虎爪,关节可松可紧,后边坠着长索,钢爪掌内装有机关,一旦搭上城头,自动扣紧,底下拽着绳索爬城的天师会弟子,个个身手矫健,不到盏茶的功夫,就攀到了城墙半腰。

我点了一根烟,狠狠的嘬了一口,瞥了一眼三味大师,冷声说道:“差不多了,弄他!”

三味大师一点头,带着手下的甲士,放下长刀,提起城中储备的长矛,沿着台阶,站到城墙内侧。

这佛国城的城墙,虽然都是以黑色玄武岩条石垒成,但是内外模样截然不同,从外面看,佛国城就是黑漆漆的一片石墙,但是从城内看,那城墙上赫然绘着一幅密密麻麻的星图,有明有暗,三味大师按照星图索引,寻到了一百零八颗暗星,三味大师将手下的甲士按着暗星标注的位置分布在城墙后的石阶上,众甲士伸手一抠,左右一旋,竟然用拆分榫卯的手法在石墙上拆下了无数人头大小的孔洞……

孔洞之外,就是那些爬城的天师会弟子……

“这……”一名天师会的弟子率先发现了孔洞的存在,向内一望,恰好晦鸣和尚四目相对,晦明和尚幽幽一笑,扣上了黄金恶鬼面具,顺着孔洞,将手中的长矛疾刺而出!

“啊——”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名天师会的弟子被从孔洞里刺出的长矛瞬间贯串了胸口。

“刺——”我叼着烟头,一声大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