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诛心药王

四个月后,金陵城琵琶巷,白猿客栈。

客栈大厅内,三人相对而坐。

上首坐着的一名白发银须,目生三瞳的老者,此人是当代的白猿掌灯,三眼张逸,下首坐着的是霍钟阁和淳于牧。

霍钟阁黑衣裹身,手捧一金漆托盘,盘内有小指一截,张逸瞥了一眼盘中的小指,张口问道:

“报恩之事,咱们暂且不提,不知我那兄弟可有消息?”

霍钟阁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沙暴停了之后,我前后派出了数组骑兵深入荒漠搜寻,只不过……至今都没有宋先生的消息……半月之前,康居有使者混入驼队,到达了长安,将一切事情向皇帝和盘托出,皇帝大怒,下诏罢免了我的西域都护之职,命长史淳于牧代之,随后更派兵到乌垒城拿我,多亏这许多年来,淳于牧和我肝胆相照,情同手足,提起通风与我,我才能率家将突围,带着公主远遁到了河西之地,改换身份,潜藏江湖……安顿好了藏身地,霍某第一时间来到金陵,一来是将这枚指头送到白猿客栈,兑现我对宋先生许下的报恩允诺,二来,也是希望张大掌灯念及霍家祖上曾为留侯奔走效命的旧情,帮我指上一条明路。”

张逸思量了一阵,沉声说道:“如今盐铁官营,民不可沾,丝绸珠玉,盘查甚严,你身为被朝廷通缉之人,这几块生意是断断沾染不得的,然河西之地,自古便是塞北药田,尔等不妨扎根河西,好生经营药田,虽不至大富贵,却至少能旱涝保收,再加上药行之中,人员驳杂,势力盘根错节,朝廷一时间还无法理清这里面的乱账,正好给你提供了一处既能藏身,又好富足的营生。”

霍钟阁闻言,连忙起身行礼,口中言谢不休,生成待到他日落稳脚跟,必以重金相酬,张逸拒辞不收,口中言道:

“江湖路远,白猿客栈无疑搅扰恩怨,以后你霍家是生是死,是成是败,都与白猿客栈再无瓜葛,报恩一事,不提也罢!”

霍钟阁思量一阵,沉声说道:“霍某自知白猿客栈允文允武,独步江湖,料想也无难事能用到我霍家,但若他日白猿子孙若有需要霍家相助之事,便持这枚尉迟丹朱的小指,来寻我霍家后人,霍家后人见这指头,如见我面,凡有差遣,万死不辞!”

说完这话,霍钟阁一个头磕在地上,拉着淳于牧转身离去,不久后,霍钟阁在河西之地开宗立派,成立药门,专门江湖上运转医用药材,千年来,不断发展壮大,形成了垄断整个南北江湖的地下药行,而那枚小指也留在了白猿客栈,被尘封进了张家的金匮之中……霍家代代相传,直到药门传到了霍青枢手中,在一个之夜时分,佛烟唐驹登门,将尉迟丹朱的那枚手指,放到了霍青枢的桌上,面沉入水的对他说道:

“三个月内,断掉天师会所有药材药品的供应!”霍青枢拱手称是,匆匆出门布置……

根叔讲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众人一边嚼着牛肉罐头,一边唏嘘不已。

鲁绛给我夹了一块儿肉,徐徐说道:“根叔这个故事一讲完,这不就和唐朝贞观年间佛国人上门找张信祖师求助的故事接上了!宋孤城祖师追赶尉迟丹朱,遇到了黑沙暴,被佛国人的驼队所救,宋孤城祖师将随身的药囊留给了佛国皇室……数百年后……佛国皇室拿着宋孤城祖师的药囊来到了金陵城,求张信祖师出手相助……”

我吧唧吧唧嘴,抹了抹嘴边的油,接口说道:“不但唐朝的事儿接上了,光武帝刘秀猿门断指的事儿也接上茬儿了!媳妇,你记得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里,给光武帝刘秀出主意,让他找张家人出山辅佐的那个谋士叫什么吗?”

鲁绛思索了一阵,眼前一亮,张口答道:“淳于弃!”

“对!就是淳于弃!我且问你,在根叔这个故事里,那个霍钟阁的过命兄弟,西域都护府的长史叫什么名字?”

“淳于牧!”陆龟年跳起来,抢先答道。

鲁绛脑中灵光一闪,张口答道:“你的意思是说……淳于弃世淳于牧的后人,所以淳于弃知晓去哪里寻找白猿张家……并且把霍钟阁的过往告诉了刘秀,刘秀知道了白猿张家帮助了霍钟阁,霍钟阁则以一根小指头作为信物,答应张家一个让子孙报恩的条件。刘秀从这件事里得到了灵感和启发,想出了一个用空头支票感动张家人的套路——猿门断指!从而演变成了白猿客栈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延续至今……”

我摇了摇头,幽幽说道:“可能是刘秀的套路感动了张挺祖师,也可能张挺祖师终究是不忍留侯张良开辟的汉家河山毁于一旦吧……总之,那是古人的事儿了!眼下,咱们要做的,是守好这座城,按我的估计,再有三个时辰,李罗睺那边就能破阵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