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西域都护(下)

说起这霍钟阁的霍家,和皇族刘家的关系可真是不浅,打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那时候,霍家人就跟着刘邦打天下了,那是绝对的老班底,后来,刘邦打赢了项羽,坐稳了天下后,留侯张良决意归隐,临行前,将霍家的族长霍逐叫到了身前,告诉霍逐,说自己就要归隐了,这些年,你奉命在我帐下效力,奔走效命,也算尽心尽力,念你是个老实人,我特意给你指一条明路。

张良的本事,天下无人不服,闻听张良有教诲留下,霍逐自然不肯怠慢,俯身求教,于是,张良给他留下了四句话:缓受爵,少居功,贪田产,耽酒色。

霍逐此人,虽不识字,却是一等一的机灵,听了张良的话,顿时明白了话中的关窍。

不久后,刘邦分封功臣,霍逐主动面求皇上,说自己即不识文字,又不通政事,更不懂军法,实在是不会当官,只会种地,如果让他去当官,纯属是一种煎熬。所以,恳请皇上,不要封官给他,如果硬要赏的话,就请多给他一些田产金银,美女姬妾,让他尝尽人间酒色,富足到老,便是最好。

彼时,天下初定,刘邦手下的这些个开国的老班底个个居功自傲,为了争权夺爵,明争暗斗,打的是头破血流,就在刘邦焦头烂额的时候,霍逐主动提出了这样的请求,简直称得上一股清流了。刘邦听了霍逐的话,十分感动,暗道:“这才是好臣子啊!”于是,刘邦赏给了霍逐长安城中最好的田产,让他安度晚年。

就在霍逐沉湎酒色,美美的当他的富家翁的几年中,刘邦开始了对往日功臣的大举清理,有道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当初为刘邦打天下的功臣之中,共有八个不姓刘的人被封为王,即:张耳、卢绾、韩信、彭越、英布、韩王信、臧荼、吴芮。这八个人里,除了张耳与吴芮号称是年事已高,自然死亡之外,其余六个五个被刘邦弄死,一个被终身软禁。封王者,尚且如此,更别提那些封侯封官的人了,一轮轮清洗下来,当年打天下的老班底,几乎所剩无几。话说这刘邦为啥要这么做的呢?原因有三:一是这帮人本事太大,刘邦深有感触,如今张良已经退隐,刘邦更加担心他们日后造反,自己按压不住;二是这帮人恃才傲物,恃宠而骄,结党营私,暗中形成了不少势力;三是这其中有不少人裹进了太子之争,试想这当老子的刘邦还活着呢,自己手底下的大臣就去惦记立太子的事,搁谁谁能忍得了?于是刘邦一怒之下,有组织有计划的开始屠戮功臣。

这场风波过去后,朝堂上一片凋零……

然而,光杀是不行的,皇帝身边不能缺少他信任的人干活啊!于是,刘邦思来想去,猛地发现,还有个霍逐啊!这厮既没有大野心,也没有大能力,更没有什么大志向,诗、书、兵、政一概不通,早年就是个奋勇冲杀的大头兵,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关键是没理想,够忠心!不重用他,还重用谁呢?

就这样,霍逐从日日纵酒没啥事,吃饱喝足睡小妾的好生活中,被刘邦拎了出来,直接拽进了宫,命他统领内卫亲军,教授太子读书。

群臣闻听此事,瞬间明白了缘由,话说这霍逐大字不识一个,自己看书都费劲,还教什么太子读书啊?皇帝这道旨意就是明明白白的在告诉众臣,太子就是下一任的皇帝,霍逐就是我留给太子的保驾之臣。

没多久,刘邦就升天了,霍逐也没辜负刘邦的信任,保着太子登基,坐稳天下,就这样一代一代的延续下来……霍家成为了历代皇族最信任的门阀,霍家的子孙无不身居高位,显赫朝堂……

就这样,霍家慢慢的传到霍钟阁这一代,作为霍家的嫡长子,霍钟阁从下就被送到了宫中,与一众刘氏子孙共同读书。由于汉成帝在位多年,却没有儿子,于是在绥和元年,汉成帝立了帝弟定陶王刘康之子刘欣为太子,次年,成帝去世,刘欣继位,是为汉哀帝,刘欣的胞妹刘炽也因此被封为了颍德公主,由于霍钟阁自小便与一众刘氏皇嗣共同读书,故而早早的便和颖德公主暗生了情愫,然而这颖德公主和霍钟阁这你侬我侬的日子没过多久,就出了岔头——西域爆发动乱了!

原来,这汉哀帝刘欣登基以来,沉湎酒色,横征暴敛,对西域诸国多次下诏,令其进献美女珠宝、珍奇异兽,西域多小国,几轮进献下来,就不堪其扰,于是纷纷联合,发动暴乱。汉哀帝闻听西域动乱,勃然大怒,任命霍钟阁为西域都护,带兵十万,镇守西域。霍钟阁奉命出征,与颖德公主洒泪而别,霍钟阁许下诺言,待平定西域诸国,立下军功为凭,便向皇帝提亲。二人对天盟誓,表白心意之后,霍钟阁便挥师西去,历时三年,浴血厮杀,几番生死徘徊,终于横扫西域,将暴乱的诸国一一平定,西域诸国深深畏惧汉朝的武力,纷纷俯首称臣,上表乞降,康居国国君在奉上金银的同时,更将国中公主送到了汉哀帝的床榻之上,这美女色艺双绝,没过多久,就将汉哀帝迷得神魂颠倒,言听计从。三个月后,那康居公主趁着汉哀帝酒醉,向皇帝提出了康居国国君的和亲请求,请求汉室下嫁公主为康居王后,汉哀帝慨然应允,颁下诏书,命颖德公主下嫁西域和亲,即日启程,前往乌垒城,由西域都护霍钟阁带兵保护公主车驾出塞,全程司职和亲事宜,颖德公主闻听此事,如遭雷击,五内俱焚,稀里糊涂的被汉哀帝的使团带到了乌垒城。颖德公主入城当晚,霍钟阁率领亲兵四十人,将整个使团杀了个干干净净,剥了使团服样,派亲信改扮,将颖德公主的婢女假扮成了公主,从乌垒城出发,直奔康居国,话说那康居国王根本也不知道颖德公主到底长成个什么样儿,稀里糊涂的就把那假扮公主的婢女迎娶进了王宫,做了康居皇后。真的公主就这样留在了乌垒城,和霍钟阁做了夫妻,为此,霍钟阁故意放走了好几股流寇,剿了放,放了剿,给朝廷造成了西域局势动荡的错觉,汉哀帝也懒得多管,索性就让霍钟阁长留乌垒城,坐镇西域,就这样,霍钟阁和颖德公主,恩恩爱爱的过了好几年神仙日子。然而,好景不长,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那个代替颖德公主嫁到康居国的婢女在一次酒后走漏了风声,康居国王知道了真相,勃然大怒,派了两路人马,一路快马奔长安,向汉哀帝奏报,一路人马前往乌垒城,向霍钟阁问罪,索要颖德公主,然而,这两路人马想要进入中原,必须先过玉门关,于是,霍钟阁,一不做,二不休,调兵遣将,来了个杀人灭口,将这两拨人马杀了个精光,康居国王在王宫,久久得不到派出人马的回信,暗道事情不妙,只得派出了宫内的大国师尉迟丹朱乔装改版,随着贩运丝绸的驼队,混入了玉门关,这位尉迟丹朱本是西域于阗国王室,自幼随异人习得蛊毒医药之术,三十六那一年,于阗发生在政变,尉迟丹朱流亡康居,以异术闻达康居皇室,被拜做国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