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金宝神枕案(上)

贞观二十三年。

三更天,夜雨连绵,长安城,会昌寺。

两道人影蹲在佛堂二楼的飞檐之上,一人威武昂藏,腰悬一酒囊,一人瘦小枯干,腰间挂了一方木质的印章,上刻:斯智圣勇义仁者。

冷风吹过,那威武昂藏的汉子从腰下解下了一个酒囊,拔开塞子,灌了一口酒,那瘦小的汉子砸吧砸吧嘴,探过头去,张口说道:

“老徐……这怎么现在养成吃独食的坏毛病了呢?给我也来一口呗!”

一道闪电在空中一晃,照出了那威武汉子的脸庞,赫然是蓑衣徐悲侠!

徐悲侠瞥了一眼那瘦小汉子,笑着说道:“赵藏空,不是我瞧不起你,这酒啊,太烈,你喝不了!”

原来这瘦小的汉子就是白猿客栈这一代的鬼手——赵藏空。

赵藏空冷哼一声,跳起来就往徐悲侠的手中抢夺,徐悲侠和他撕扯了两下,一脸无奈的松开了手,赵藏空持酒在手,抽动了一下鼻翼,嗅了一口,咧嘴笑道:

“你一个死人,还挺会享受?”

徐悲侠张口辩道:“我那是诈死,诈死……”

赵藏空摆了摆手,笑着说道:“都一样……都一样……快让我尝尝,你在西域淘回来了什么好东西……”

赵藏空一仰头,咕咚一声吞了一大口酒。

“呼——”赵藏空的脸猛地一红,眼睛瞪得溜圆。

“噗——”赵藏空张嘴一吐,一口酒一点没糟践,全喷徐悲侠脸上了。

“哎呀——你恶不恶心!”徐悲侠怒骂了一句,扯起袖子摸着脸。

“辣……辣……辣——嘶嘶——嘶——哈——”赵藏空张着嘴,仰着脖子,接着天上的雨水,不断的漱口。

“真辣啊——”赵藏空甩着舌头,紧闭着眼睛,对着徐悲侠说道。

徐悲侠正要奚落赵藏空两句,突然,会昌寺的一间禅房内亮起了灯,一个披着大氅,戴着斗笠的女子从禅房内走了出来,一个长身玉立的僧人撑了一把竹伞,搀扶着那个女子穿过花园,走到后门,拉开门栓,送出门去,架着她的玉手,将她送到了一架马车上。

看那僧人,正是辩机和尚。

“老赵,别在那吐舌头了,办正事儿!”徐悲侠使劲的推了推赵藏空,赵藏空扭头看了一眼那马车边上正在和女子隔着一道竹帘话别的辩机,抽了抽鼻涕,摸了摸眼角的泪水,一翻身,飘入柳絮,轻若猿猱手脚并用,爬下了佛堂飞檐,三两个起落,便钻入到了那间亮着灯火的禅房内。

辩机在马车边说了一阵情话,目送着马车远去,转身走进后门,插好了门栓,穿过花园,走进禅房,就在他推开房门的同时,赵藏空的身影从他头顶的屋檐上一闪而过,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辩机和尚进了禅房,赵藏空凌空一跃,爬上了佛堂的飞檐,从身后解下了一个黑布袈裟裹成的包袱,打开来,露出了一只赤金打造,上镶珠玉的枕头。

“这是什么玩意儿?掌柜的让你去弄个俩人偷情的证物,你弄个金枕头干嘛啊?咱又不缺钱!”徐悲侠把枕头捧在手里打量了一阵,扔还给了赵藏空。

赵藏空接过枕头,一脸嘲讽的说道:

“我说老徐,要么说你不识货!这枕头可不是普通的枕头,这叫金宝神枕,乃是皇宫专用之物,非天子亲眷不能有之。这枕头上……你看……这俩字念啥?”徐悲侠迎着光,眼睛在赵藏空手指的地方扫了一扫,张口念道:“高阳……你是说……”

赵藏空点了点头,一脸坏笑的说道:“高阳公主为表对情郎的心意,将闺房里的枕头赠给了辩机和尚……这黑布袈裟上刺着辩机的名号,这两样东西搭在一起,管教这二人私通之事,百口莫辩!老徐,你且在这盯着,我去去便来。”

赵藏空将包袱背在身后,数个起纵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长安西城,赌鬼巴老虎输光了身上所有的家当,连老婆孩子都抵给了别人。巴老虎不甘心,还要再赌,却被人一顿暴打,扔出了赌坊大门,鼻青脸肿的巴老虎揉了揉胀痛的头脸,一瘸一拐的扶着墙,向家里走去,大雨淋漓,街边的杨柳枝黑压压的风中摆动,巴老虎走了没两步,一块破瓦猛地从墙头坠落,巴老虎一闪身,躲过瓦片,脚下一滑,摔了他一个大屁股墩儿。

“哎呦——”巴老虎痛的一声惨呼。

“贼老天——我日……”巴老虎正要开骂,双手在地上这么不经意的一划拉,正碰到一个硬硬的包裹,巴老虎来了精神,四周瞄了一圈,眼见四周无人,巴老虎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伸手将那包裹拢在怀中,快步疾奔,回到了家中,点了油灯,打开包裹,仔细一瞧,才发现,那包东西的布不是寻常物件,乃是一方考究的金丝黑布袈裟,袈裟里裹着的,乃是一方金灿灿的枕头,上面镶珠嵌宝,一看便是价值连城,枕头上刻了两个字,虽然这字巴老虎一个也不认识,但黄金他还是认识的,一看这东西价值不菲,巴老虎脸上乐开了花,激动的他一夜无眠。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