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乌云遮月之计

敦煌城,小酒馆儿,十几个衣着暴露的波斯舞姬在酒桌之间来回穿梭,向桌边的客人们扭动着腰肢。

张信、徐悲侠、水青筠三人两手抄在袖子里,围在桌子上喝着羊汤。徐悲侠捅了捅脚底下的火盆,低声说道:

“我查探过了,沙暴全盖住了,一点儿佛国城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叔孙邕那俩儿子领着兵马还在找呢,这佛国城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张信点了点头,眉头仍旧紧锁。水青筠思索了一阵,张口问道:

“掌柜的,既然决定了要把那些唐军活埋在佛国城里,为什么还要让叔孙邕的儿子把那批马带走呢?”

张信叹了口气,徐徐说道:“大唐军力鼎盛,单凭咱们客栈六人加上佛国那点人马,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整个大唐相抗衡的。兵法上所说的以弱胜强,牵动四两拨千斤,指的不是真的用四两去拨动千斤,指的是,你也有千斤,我也有千斤,我通过技巧,用更少的力去打乱你的节奏罢了!其实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技巧都是苍白的。说到这个,我们可以打个比方,这佛国好比一个三岁幼童,佛国牧养的马匹好比是一柄绝世的宝剑。佛国收藏的黄金好比是一只价值连城的玉瓶,大唐和突厥是素有冤仇的两个壮汉,突厥壮汉威猛好斗,手持利器,在争斗中占尽了优势,大唐这个壮汉,虽然勇武壮硕,但可惜手无寸铁,在与突厥壮汉的打斗中,总是落在下风。在一天夜里,大唐壮汉和突厥壮汉,狭路相逢,突厥大汉掌中手中有武器,将赤手空拳的大唐大汉一顿痛殴,追而击之,大唐壮汉在躲避逃跑的途中发现了佛国这个三岁幼童,这个幼童,一手握着吹毛立断的宝剑,一手捧着价值连城的玉瓶。大唐壮汉知道,他拿到这把宝剑,就一定能打过突厥壮汉,虽然玉瓶很值钱,但是大敌当前,他更需要宝剑,于是他动手去佛国这个孩童手里抢夺,这时夜空中突然飘过一片云朵,遮住了月光,街上一片漆黑,大汉一晃神的功夫,孩童趁机遁走,躲在了街角的阴影之中!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若是你是那个孩童,你该如何做?”

张信话音未落,徐悲侠便举手答道:“自然是抱着宝剑,收好玉瓶,死死的躲好不出声啊?”

徐悲侠的话一出口,水青筠便反应过来,只见水青筠一脸笃定的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不对!那幼童,应当先扔下宝剑,再抱着玉瓶躲藏起来!”

徐悲侠不解,张口问道:“这是为何?”

“大唐壮汉急需用剑去反抗突厥大汉的追击,在他的心中,孩童手中的剑是他唯一的希望,因为没有剑,他就打不过追击他的突厥壮汉,若是孩童带着剑躲了起来,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硬忍着背后的追砍,也要搜遍街巷阴影中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将那孩童找出来,试想街巷就这么大,慌乱之中,孩子能躲的地方既不多、也不远,只要那大汉下力气找,孩童绝对跳不掉。而如果,那孩童丢下了宝剑,就如同给了大唐大汉反击的希望,大唐壮汉在捡起宝剑之后,肯定会优先和突厥壮汉厮打,解决自己的后顾之忧,等腾出手来,再细细的搜索孩童抢夺玉瓶不迟,而大唐壮汉和突厥壮汉厮打的这段时间,恰好是孩童伺机远遁的最好时机!孩童孤身飘零,玉瓶是他吃饱穿暖的唯一依仗,可以丢了剑,但玉瓶万万不能丢!”

张信一拍桌在,展颜笑道:“要么说咱客栈里的明白人,第一号当属水三哥!”

徐悲侠细细的琢磨了一阵,方才反应过来,只见徐悲侠眼睛一亮,拍着桌子喊道:“咱们客栈,就是那片遮住大唐壮汉的云彩,掩护佛国这个孩童躲了起来!”

“你总算是开窍了……”张信一脸欣慰的看了一眼徐悲侠。

水青筠沉吟了一阵,小声说道:“皇帝得了五万战马,紧锣密鼓的开始了针对突厥发兵的战备,估计一时半会儿顾不上搜寻佛国的事儿……可是,掌柜的,这突厥人,绝对不是大唐的对手,用不了几年,就得被打的溃败退散,这太宗皇帝雄才大略,估计不会把突厥放在眼里的,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这皇帝用不了多久,还得接着打佛国那批黄金的主意!”

张信叹了口气,揽过二人,在他们耳边小声说道:

“眼下,大唐和突厥的大战,一触即发,大规模的组织兵马来沙漠上一寸一寸搜索,怕是不现实,但是这太宗皇帝估计也不会闲着……”

徐悲侠闻言,思索了一阵,苦着脸说道:“掌柜的,您要是有什么计划,就说出来吧,咱们兄弟在这都喝了四五个月的风了……到底为了啥,您给交个实底儿行不?”

张信呷了一口碗里的劣酒,烧的他直嘬牙花子,嘶了一阵凉气后,张信放下了手里的碗,沉声说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