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有客西来(下)

话说那王神策和徐悲侠一路星夜兼程,直奔西域,穿州过县,纵横大漠,历经了艰辛,终于来到了佛国城,在城外,王神策换上了使臣的袍服,在王神策的跟随下,进了佛国城,递上国书,求见佛国国君。

半个时辰后,佛国金殿大门开启,佛国的国君浞醍召见了王神策。

王神策整理了一下衣冠,目不斜视,极有风仪的走进了金殿,朗声唱道:“大唐遣佛国使臣王神策拜见佛国国君——”

坐在金座上的浞醍目光闪烁,非常紧张的看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一位中年文士,那文士原本正闭目沉思,如老僧入定,在察觉到浞醍的不安后,缓缓张开了眼……

那文士的眼中竟然生了三个瞳孔!

这文士正是白猿客栈的三眼张信!

张信看了一眼浞醍,向他点了点头,浞醍调整了一下呼吸,张口问道:

“贵使远道而来,意欲何为啊?”

王神策清了清嗓子,张口说道:“我大唐皇帝陛下,闻听佛国有骏马千万,特来求购。”

浞醍问道:“不知贵国君主出价几何?”

王神策笑了笑,伸出三个手指,悠悠说道:“黄金三十两换骏马一匹。”

浞醍看了一眼张信,再次问道:“这个价格倒算公允,只是寡人见王大人两手空空……不知贵国买马的银钱在何处啊?”

王神策脸上笑容一僵,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银钱嘛……额……山遥路远,自然不好携带,我这次前来只不过是先谈谈价钱,谈好了价钱,下次来的时候,自当带足了黄金,前来交易,钱货两清!”

这一次,浞醍没有开口,站在他旁边的张信缓缓的走下了台阶,站到了王神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冷冷的说道:

“只怕下一次,随着王大人来的,不是买马的黄金,而是攻城的兵马了吧?”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王神策的额头上冒起了一身冷汗。

“从入城开始,王大人就一直在暗中描摹佛国城的城防、街巷和兵力部署……这种举动,可不是像来买马的啊?”张信字字诛心,惊得王神策步步后退。

“砰——”王神策退的猛了,一头撞在了徐悲侠的胸膛上。

“你……你们要做什么?我可是大唐的使节,你们不要太过分……否则……否则……”

“否则怎么样?”

“只要我一个月内回不去……玉门关的大军就会开拔……”王神策色厉内荏的喊了一嗓子,一闪身钻到了徐悲侠的身后,拍着徐悲侠的肩膀,色厉内荏的呼道:

“保护我……保护我……”

张信笑着摇了摇头,伸出双手,轻轻的拍了三下。

金殿的屏风后头,一个和王神策面目一般无二的人施施然的走了出来,眉眼含笑,大大方方的站到了王神策的面前。

“你……你是谁……”王神策瞪大了眼睛,两股战战。

那人捻着胡子,徐徐说道:“我……我是王神策啊!”

“你……你是假的!我才是王神策!”

“非也!非也!我之所以是假的,那是因为还有你这个真的在,倘若你没了,我这个假的,自然就成了真的了!”

王神策闻言,打了一个激灵,推着徐悲侠的肩膀,高声说道:

“杀……杀了他!”

徐悲侠一点头,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回身一抓,一把攥住了王神策的脖颈,拎小鸡一般将他从自己的身后捞了过来,膝盖一顶,将他按在地上!

“你……你……徐悲侠?你要干什么?你疯了么?”王神策浑身发抖,死命的挣扎。

徐悲侠剑眉一挑,手起刀落,寒光一闪,王神策身首异处。

张信叹了口气,拍了拍徐悲侠的肩膀,低声说道:“一路辛苦了!”

徐悲侠看着张信,点了点头,朝着那和王神策一模一样的人,抱拳一礼,笑着说道:“原来三哥也到了!”

浞醍被这一番变化惊得瞠目结舌,缓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战战兢兢的指着那个和王神策一模一样的人,涩声问道:

“这位是……”

那人一拱手,朗声笑道:“白猿不老生,水青筠。”

张信揽过水青筠的肩膀,蹲下身,从王神策的袖子里摸出了一张图纸,在上面涂抹了一阵后,吹干了墨,折叠好后,交给了水青筠,沉声说道:“事不宜迟,二位兄弟即刻出发,直奔玉门关。有一件事,务必记住:那就是一定要把这张图交给玉门关守将叔孙邕,告诉他佛国城内只有甲士五百,城防松散,士气低迷,一鼓可破,而后,你二人亲自做向导,将叔孙邕的兵马引导佛国城下……摔杯为号,突袭杀之!”

水青筠和徐悲侠领命,走出皇宫,东出佛国城,直奔玉门关。

张信目送着水青筠和徐悲侠离开后,一转身走进了佛国皇宫的书房,在书房的正中摆着一个巨大的沙盘,沙盘边上堆满了图纸,图纸上密密麻麻的标注了无数的记号,依稀可以以看出这是一项巨大的地下工程的施工图纸。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