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百步横渡流沙界(下)

我这边话音未落,对岸的荒木隆一发出了一阵大笑,只见他分开人群,站到了流沙河边,抚掌赞道:

“好一个张三眼,荒木隆一这个身份,自从有一年在古墓里杀死了一个盗墓贼之后,李某用了这个盗墓贼的身份整整十年,你是第一个勘破我的行藏的!”

“第一个不应该是荒木晴子么?”我张口问道。

“她知道我不是荒木隆一,却不知我真身是谁,算不得看破,充其量算个小聪明。不像你张大掌灯,不但知道我不是荒木隆一,还知道我是李罗睺,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才是大智慧!”

还没等我象征性的谦虚两句,站在荒木隆一身边的头陀便一脸惊诧的攥住了荒木隆一的肩膀,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院主……你……你真的是……日本人?”

荒木隆一,也就是李罗睺,咳了咳嗓子,转过身来,看着头陀说道:

“头陀兄弟,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的确是我的不对……”

头陀还是不敢相信,他狠狠的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摇着头说道:

“您只是假扮成了一个叫荒木隆一的日本人,并不是真的日本人,对不对?”

李罗睺长吐了一口气,抓着头陀的肩膀,沉声说道:

“我本就是日本人,十五岁被派到中土潜伏,化名李罗睺,三十岁那年,我与众兄弟一同创立了天师会,但我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除了你们几个老兄弟,无人见过我的样子。十年前,我在一处墓葬里遇到了正在开棺的荒木隆一,为了夺得那本《大唐西域记》,我将他制住,在古墓中拷问,得知他是日本玄黄社社长收养的孤儿,自幼在中土长大,专门为玄黄社挖坟掘墓,与日本方面都是单线联系,再加上他干的是贼行,从不轻易与人露面,故而也无人知他相貌。我闻听至此,索性杀死了他,盗用了他的身份,在世上行走!就这样,我一个日本人先是改扮成了中国人,随后又扮回了日本人!”

头陀巨惊之下,瞠目结舌,整个人直如五雷轰顶……

“你……你……到中国来……是为了什么?”头陀哑着嗓子问道。

“拉拢江湖势力,挑动南北战乱,贩卖烟土军火,加剧军阀割据。”李罗睺一五一十的答道。

头陀一把甩开了李罗睺的手,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去。

“当年……在济宁府五里铺的城隍庙……十八个庄稼汉子……歃血为盟,拥你为首,创立天师会。你赤膊跣足,跃上神坛,振臂高呼……天师助我,赏善罚恶,英雄盟会,救济贫苦……那些年,咱们劫富济贫,赈济灾荒,护佑信徒……天师会所到之处,百姓箪食壶浆,夹道而迎……这些……难道都是假的吗?”

“这混江湖和打天下是一个道理,先要人心归附,才能徐图后进,做大做强。我要做的是大事,自然要先壮大队伍,只有拳头够硬、信众够多、势力够大,才能说话算话,没有这点儿底气,我拿什么控制军阀,搅乱天下?”李罗睺云淡风轻的说道。

“难怪……难怪这些年……天师会越来越来不对劲……和那些军阀还有外国人越走越近……摊子越铺越大……手段越来越黑!我只当是年轻一辈要出头,利欲熏心,不择手段……却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后面,竟然是你的推手?难道说,叶貂裘这些年轻一辈都是你的人?当初,你告诉我说,要用荒木隆一的身份随我一同赶赴西域,挖掘沙窟,多次叮嘱,要我不得向叶貂裘他们泄漏你的身份……想不到……这里边最糊涂的竟然是我……”头陀牙呲目裂,额上青筋暴跳的嘶声吼道。

李罗睺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没错!叶貂裘、寇乌孙都是我的人!荒木晴子和蔺托钵都是我下令杀的!”

“为什么?”

“荒木晴子看出了我是日本人,根本就不是那个被她父亲在中土收养并且回返日本后,父女二人都十几年没见过的荒木隆一……蔺托钵尾随寇乌孙,意图夺走那张地图,我迫于无奈,只得将计就计,杀死蔺托钵,制造混乱,让寇乌孙趁机脱身,先一步前往大漠,依照地图搜寻,一来节省时间,二来占据先手,三来故布疑兵,分两路走,作为试探的局,看看姓张的会不会老老实实的帮咱们排除错误选项,寻找佛国沙窟!”李罗睺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沉吟片刻,又看着头陀接着说道:

“头陀兄弟,你是跟着我的老人儿了,你的忠心耿耿和办事能力,我一直很欣赏,这样吧!你接着跟着我干!天师会院主的第一把交椅,你来坐!如何?”

头陀愣了一愣,抬起头,一声大笑,一脸木然的说道:

“谁想到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我头陀为之出生入死的大哥,从一个假扮的日本人变成他妈的真真儿的日本人了!哈哈哈……我真傻……真他娘的傻……自今日起……我头陀的大哥……当年在济南府五里铺城隍庙中那个赤膊跣足,振臂一呼的英雄汉子……死了——我头陀虽然混迹江湖,恶贯满盈,但好歹也是堂堂的七尺汉子,走绿林打生打死我不怕,可是我唯独怕的就是给日本人当了狗,死了没脸见祖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