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百眼泉上千寻塔(下)

我张开左手,眼睛瞟着头顶的三瞳图腾,拔腿飞奔,骤然止步,指着身后的井口,大声喝道:“就是这儿!”

鲁绛闻言,纵步一跃,就要往井里跳,多亏我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将她拖了下来。

“媳妇儿,你要干嘛?”

“这不入口么?往下跳啊!”

我急的青筋暴跳,大声冲她喊道:

“傻娘们儿,下面的温泉是开水!开水啊!肯定有机关,不会直接跳的,快找找!”

说完这话,我看了看手表,张信祖师在塔上刻着“子时兴雾,三刻乃息”,说明这鼓温泉暖流每天只在这里停留三刻,三刻一过,水流不再,通往下一个地点的闸门就会关闭,此刻经过一番拼杀距离子时三刻只剩五分钟的时间了,我摸了一把头上的汗,伸手推了推身旁的头陀,沉声说道:“在顶一顶,三分钟,我来找机关!”

头陀咽了口唾沫,抹了抹脸上被喷溅上的血,咬着牙喊道:

“列阵!守圆!枪在后,刀再前,三班轮换,点射不要停——”

“啊——救我——”头陀的话还没喊完,身旁一口水井里,猛地跳出了那只森蚺的巨头,张口一咬,拖住了一个天师会的弟子,掉头就走,众人正要上前营救 ,却被头陀死死喝住。

“守好阵型不要乱——”头陀发了狠,一马当先,站在了圆阵的最外侧,擎着一口钢刀,怒目圆睁。

“我的大掌灯,您这倒是快着点儿啊!”英国人道格拉斯的话里带着哭腔,缩在黑人保镖汉斯后头,跺着脚的催我。

我的大脑飞速转动,打量着井上架着的舍利塔,那舍利塔的四角上,各有一只金翅大鹏鸟,每只鸟背上,分别刻着:地、火、水、风四只梵文印鉴。此刻,百眼泉、千寻、绿玉、虫行、碧海、灯、身化石桥、百步为一……这几样线索都解开了,现在,整首诗文唯一没有解读的线索,就是“老僧”二字!老僧……老僧……是哪个老僧……化身石桥!阿难尊者!对!就是阿难尊者!阿难尊者是佛陀的堂弟,作为佛的十大弟子多闻第一尊者,阿难具足三十相,七十八种好。在《大唐西域记》中,玄奘法师记录了一个关于阿难尊者的故事,传说阿难尊者博闻强识,随侍了佛陀四十年,对所有经卷了如指掌,有一条,阿难尊者在摩揭陀国见到了一个小沙弥在念经,好好的经卷被他念的漏洞百出,错字连篇,简直是“章句错谬,文字纷乱”,阿难尊者这暴脾气,听了之后,堵得胸口憋闷,险些一口气背过去,当时他就走了过去,对着那小沙弥指出了他背诵的经文中的谬误,却不料,小沙弥年岁小,根本不认识阿难是谁,一拉脸,冲着阿难反驳道:“大德耄矣,所言谬矣!我师高明,春秋鼎盛,亲承示诲,诚无所误。”意思就是说,老和尚你这么大岁数了,老眼昏花,哪里分辨出经文的真伪。教授我经文的师父学识渊博,乃是著名的高僧,他教我的,肯定没错。你这老头儿,少管闲事儿,该干嘛干嘛去!

阿难听了很受挫,顿时脸色惨淡,默然而回,自叹道:“我年虽迈,为诸众生,欲久住世,住持正法。然众生垢重,难以诲语,久留无利,可速灭度。”意思就是说:“我这把年纪,别说普度众生了,连给人指点一下经文都没人信,这还活着干嘛,早点圆寂了,一了百了吧!”就这样,阿难尊者一想不开,即入寂灭,化火焚骸……

所以,井上这座舍利塔,檐上刻有地、火、水、风梵文篆刻的金翅大鹏鸟,应该是选哪只刻着“火”的。心念至此,我抱着鲁绛的双腿,将她举了起来,大声喊道:

“媳妇儿,机关是那只刻着“火”字梵文的大鹏鸟,鲁绛应了一声,一脚踩着我的膝盖,一脚蹬住了我的肩膀,发力一蹦,在我头上蹿起一人多高,伸手在那只刻着“火”字梵文的金翅大鹏鸟上一抓……

“轰隆——”

水井旁的平地上陷进去了个黑洞,洞口处,青石垒成的台阶直通井下!

“走啊——”我一声大喊,拖着鲁绛顺着台阶就往下走,头陀带着一众天师会的弟子,且占且退,缓缓的退入了台阶,乱枪齐射,阻挡住了森蚺的追击。

台阶向下延伸不到百二十步,乃是一座巨大的石桥,在那石桥之下,是一条人工开凿的河道,河道内,滚烫的沸水奔涌不休,水汽漫过石桥,从百眼井口中冲天而上,水面光影斑驳,正是地上的萤火虫的绿光,从百眼水井的井口投射下来的光影,每个井口都有一只铁索悬空垂下,末端沉入水中,不知深浅,看来,那森蚺就是沿着铁索蜿蜒而上,蹿出井口吃人的。

在那石桥尽头,是一扇石门,上下升降开启,门上一只铁索,将门板吊起,另一端连接河水之中的一架磨盘大小的绞盘,绞盘铸有扇叶,在河水的冲击下,逆向旋转至极限,将石门高高吊起,此刻,距离子时三刻还有两分钟,河水水位渐渐降低,绞盘有些松劲儿,石门慢慢落下,我连忙带着众人,穿过石桥,弯着腰,钻进了石门背后,然而,就在跟在队尾的道格拉斯和汉森将要跟进来的时候,桥下骤然暴起了一蓬水花……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