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飞沙照影

第一章:魔鬼城中蓑衣墓(上)

陆龟年的信写的很长,我看了两个多小时才看完,信纸的最后一页没有文字,只有一个蘸着墨水印在在纸上的小脚印,我伸出颤抖的手指去一遍遍的抚摸那个足迹,一向自认心智卓绝的我,此刻竟然再也控制不住眼眶里的的泪水,咧着嘴哭的稀里哗啦。

鲁绛接过我手里的信纸,指着那个小脚印儿瞪着通红的眼眶,看着我的眼睛,等待着我的答复!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哽咽着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是儿子的脚印,陆龟年和敏贝勒得手了,孩子现在就在青衣巷公输家祖宅里,很安全……敏贝勒会留下,带着他的狗警戒宅院……”

鲁绛鼻子一酸,张开手,一下子抱住了我的肩膀,一张嘴,咬在了我的后脖子上,疼的我龇牙咧嘴,又想哭又想笑!

一炷香后,我将所有的信纸一起点着,烧成了一堆灰烬,连那张印着脚印儿的信纸也不列外。我这一路能占尽先机,虽身在西域,却能指挥身在大江南北的伙计们,所依仗的无非是布局精妙,以有心算无心。我故意拟制地图、一步步的抛出蓑衣墓的诱饵,利用天师会得到这批黄金的迫切心情,以将我儿子带到西域来为条件,目的就是为了让控制我儿子的人动起来,一旦他们动了起来,陆龟年和敏贝勒有有动手的机会,而天师会一行人马,远在西域,接收消息迟滞,敦煌的电报是与中原联络最快的手段。陆龟年的行动发生在卞惊堂从敦煌拍出那封电报之后,自卞惊堂回返归队之后,天师会众人急着找蓑衣墓,一直忙于拔营赶路,并没有再派人去敦煌与中原联系,所以陆龟年劫走我儿子的消息,应该还没有传出来。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香夫子那边出了问题,天师会肯定会第一时间差人赶来西域报信,到时候,头陀一翻脸,大家鱼死网破,可就大大不妙了。

所以,当下之急,就是把握好这个时间差,在头陀收到来自中原的消息之前,将他们带进与世隔绝的蓑衣墓!

心念至此,我和鲁绛交代了几句,随即转身走出了帐篷,爬上了一座高高的沙丘,开始仰面观星。

没过多久,头陀就从帐篷边的火堆旁走了过来,爬上沙丘,站到了我的身旁。

“张大掌灯,可是精通星象?”

“谈不上精通,略懂罢了!”我淡淡的答道。

“可找到了蓑衣墓的位置?”头陀问道。

“差不多吧!”

“在哪里?”

“以咱们现在脚下的位置为原点,方圆百里为半径定位,上对星象,按照祖师留下的口诀,那蓑衣墓的入口应当在魔鬼城东南方二十里!”

“魔鬼城东南二十里处!”头陀喃喃自语。

我没有理会头陀,自顾自的点上了一支烟,对着头上的星月吞吐。

头陀掏出地图,勾画了一阵,随即转过身来,向我说道:

“张大掌灯,以咱们的脚程,明天傍晚,就能到达你定位的地方!希望你不要然我失望!”

“我怎么敢呢?你想想看,我儿子还在你手里……”我看着头陀的眼睛吐了一口烟圈。

头陀笑了笑,看着我的眼睛,徐徐说道:

“我们的人已经将令公子带到了敦煌,这魔鬼城风沙肆虐,环境恶劣,令公子尚在襁褓之中,我们实在是不忍心将孩子带到这里吃沙土,所以还请张先生见谅!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帮我们取出黄金,我一定第一时间安排你们在敦煌团聚!”

“你是说……我的孩子已经到了敦煌?”我张口问道。

头陀点了点头,一脸笃定的说道:“是的!”

说完这话,头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我。

照片的背景是一架马车,照片正中站着的是一个女人,相貌像极了陆龟年信中描述的香夫子,在那女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那婴儿生的虎头虎脑,生着一双和我一样的三瞳。

头陀笑着指了指照片,沉声说道:“为了让你放心,我特地让人到敦煌城拍了这张照片,差人送过来,怎么样?”

我点点头,笑着说道:“不错!很有诚意!”

头陀笑了笑,卷起地图,转身离去,我看着头陀的背影,嘬了一口烟,心中一片了然。

头陀在骗我,因为这张照片根本不是在敦煌拍的,而是在天师会的人刚劫走我儿子的时候就拍好的照片,因为陆龟年在信里写的很清楚,香夫子被敏贝勒的朋友杀了,一个死人是不可能抱着孩子跑到敦煌照相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天师会的头陀早早拍好了这张照片,放在身上,当做要挟我的底牌,当我提出见不到我儿子,就不帮他们打开蓑衣墓的时候,头陀开始慌张了,他差遣卞惊堂去敦煌发电报,命香夫子带着孩子赶过来,奈何通信不便,他并不知道陆龟年已经动手截杀了香夫子一行人马,只当是路途遥远,香夫子还没有赶到,为了骗我尽快的打开蓑衣墓,他只好掏出了这张照片诈我,谎称我儿子已经到了敦煌,从而骗我帮他打开蓑衣墓。可他万万没想到,无论是事前的布局,还是消息的传递,我都快他数步。所以,此刻我虽然知道这照片是假,但我也必须装作信以为真,因为既然头陀安排了香夫子赶来敦煌,就一定会派人守在敦煌接应,当接应的人收到香夫子被截杀的消息,一定会赶过来向头陀报告。自从卞惊堂发完电报回来后,我们一直在马不停蹄的赶路,陆龟年截杀香夫子的消息发生在卞惊堂从敦煌回来之后,因为,从中原发出香夫子被截杀的消息、敦煌接收到消息、消息传到头陀手里,这三个步骤都是需要时间的,我想,此刻报信的人已经在追赶我们的路上了,这几日我带队在大漠中奔行,有意无意的绕了好几个圈子,估计给头陀报信的人想追上我们,没个三五天是不可能摸到我们行踪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