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千尸火龙阵(下)

“唰——”

宿醉已久的碧眼金睛兽鼻尖吃痛,张开了眼睛,陆龟年飞起一脚,蹬在了餐车之上,餐车闪电一般飞了出去,直奔着千尸火龙阵扎去,那坐在餐盘里的碧眼金睛兽还没反应过来,就连兽带车的撞断了一片阵中的丝线,直奔着卧室冲去。

“碧眼金睛兽!”游泰来一声惊呼,反手就要掏枪射击,怎料,身子还没动,陆龟年一扬手,两枚铜钱飞来,打的他身子一晃,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碧眼金睛兽也清醒了过来,一个纵越,落在了地板上,一张嘴,便将一只沙罗曼蛇吞在了口中,满地游走的沙罗曼蛇瞬间慌乱成了一片,陆龟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锡制的酒壶,捏着鼻子将里面的液体淋在了身上,一阵刺鼻的腥臊味猛地散了出来。

这是碧眼金睛兽的尿液!

“哗啦——”原本刚要围上来的沙曼罗蛇在陆龟年身前猛地闪出了一片空白!

沙曼罗蛇视力极差,全凭嗅觉捕猎,陆龟年身上淋满了碧眼金睛兽的尿液,在它们看来,陆龟年就是一只硕大的碧眼金睛兽,怎有不躲之理。

陆龟年飞身一跃,穿过客厅,飞起一脚,踢起一颗人头向香夫子射去,香夫子和游泰来并肩而立,两人一左一右守在卧室两侧,犹如门神一般,死死的守住了卧室的大门,各持双枪,向陆龟年点射,那人头在半空飞了不到一半,就被子弹打爆,陆龟年趁机,一个翻滚,落到了酒台后头,偷眼向卧室那边看去,只见那满地游走的沙罗曼蛇爬到卧室门边,自动停步,在香夫子和游泰来脚前,形成了一道清晰的界限。

陆龟年手中的铜钱不断打出,更时不时的抛出人头,砸向香夫子,吸引他们的火力,阻止他们用枪射击碧眼金睛兽。

那饿了一天一夜的碧眼金睛兽在沙罗曼蛇群众左冲右突,连撕带咬,大快朵颐,吃的是不亦乐乎,将一众沙曼罗蛇尽数赶散,不多时,便逃得一干二净,碧眼金睛兽哪里肯依,追着沙曼罗蛇的踪迹,蹿入到了黑暗之中。

套房内的枪声很快就传到了二楼走廊,无数的卫兵蜂拥而至,眼看就要破门而入,陆龟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怀中掏出了一个装满火油的竹筒,拎过一个人头,将竹筒里的火油淋在了那人头之上,划着了随身带着的火柴,往那人头上一扔。

“呼——”那人头骤然腾起了一阵火焰。

“去——”陆龟年,将那人头一抛,齐腰一脚,飞射而出,击碎了客厅窗子的玻璃,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赤炎夺目的火线!

趴在对面二层楼屋顶的敏贝勒看见火光,第一时间拉响了号炮。

“砰——”号炮升天。

二楼套房的天花板猛地一震。

“砰——当——”一声火药响,尘土飞扬,天花板上漏出了一个好大的圆洞,一百多大汉,各持刀斧,在富战魁、佟霖阁哥俩的带领下从楼上一跃而下,堵在门口,和那些闻声赶来的卫兵厮杀到了一起。

原来,在郑矮子的帮助下,富战魁哥俩儿带人包下了三楼和套房对应的那间屋子,带领人马一批一批的聚集到了这里,预先买好了火药的炸点,炸塌了地面。

此时,两方人马短兵相接,枪炮无用,只得肉搏,血肉横飞之间,富战魁和佟霖阁一扎马步,解开了腰间的飞虎爪,甩手一抛,两只飞虎爪激射而出,精钢打造的爪尖儿,又准又狠的抓在了游泰来和香夫子的肩膀,这俩膀大腰圆的黑金刚,一身闷吼,狠命的一扯,将正在开枪射击的香夫子和游泰来拖倒在地,游泰来和香夫子猝不及防,手枪脱手,还没来得及捡拾,就被富战魁和佟霖阁拽离了卧室门口,陆龟年腾身一跃,跃过游泰来和香夫子的头顶,落在了卧室门前,右手在锁芯上一抹,一根钢丝插入锁芯儿,卧室大门应声而开,十几个天师会的弟子,兜头扬起了一张渔网“唰”的一声,罩在了陆龟年的头上,陆龟年躲闪不及,被罩了个正着!

“噼啪——啪——”陆龟年身子一缩,一个瘦高的汉子,瞬间缩成了一只猿猴大小,顺着地面一滚,趁着渔网没合拢的当口,蹿到了一边!

天师会的那些弟子一击不中,纷纷拔枪的拔枪,抽刀的抽刀,涌出门,来助香夫子,香夫子被飞虎爪抓破肩膀,犹自挣扎不休,大声喊道:

“别管我,别出那屋子!守住那孩子——”

那十几个天师会的弟子闻言,连忙堵住了门口,却不料一声犬吠从卧室内响起,那些天师会的弟子回头一看,一只尖吻立耳长不过手肘,浑身雪白,两只耳朵高高立起的小狗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了卧室窗边,摇篮的沿儿上!

是蜡螟!敏贝勒的蜡螟!世间万籁,过耳不忘的蜡螟!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