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千尸火龙阵(上)

敏贝勒缩在陆龟年身后,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那两个车夫,一伸手,扒拉开了陆龟年,笑着说道:“跑个屁!”

话音未落,那两个车夫膝盖一弯,扑通一声跪在了敏贝勒脚旁,大声喊道:

“奴才富战魁(佟霖阁),给贝勒爷请安了!”

敏贝勒眉毛一耷拉,上前一人一脚,连托带踹的把那俩车夫拎了起来,笑着骂道:

“这都什么世道了,不兴这个了!”

那俩车夫,虎目含泪,左手一人,由字身量,浓眉虎目,抱拳说道:

“当年若不是贝勒爷接济,我们这些个被赶出宫门的八旗侍卫,怕是早就饿死街头了!我们兄弟敬的不是爷的身份,而是爷的为人!”

右手边那人嘴笨,支吾了半天,摸着锃光瓦亮的光头,咬着牙喊道:

“那个……俺也一样!”

敏贝勒拉过陆龟年,笑着介绍道:

“这位是陆龟年,我朋友。”

说完,有指着那俩车夫,向陆龟年介绍道:

“这两位,左手这个浓眉虎目的汉子,名叫富战魁,镶黄旗子弟,原本是宫里的侍卫统领,一身的摔角功夫,驰名京津两地。这位光头的汉子,名叫佟霖阁,也是宫里的侍卫统领,也是镶黄旗的子弟,使得一手好卜刀。民国元年,宣统皇帝退了位,被赶出了皇宫,连带着一堆老老少少跟着吃瓜落儿,这群兄弟流落街头,在城外行乞度日,那段时间,恰好贝勒爷我因为去郑矮子那典当的事儿,闹了一肚子的气,羞愤交加,实在无法在京城待了,找了一帮二道贩子,把我老爹留下来的家产当了个七七八八,背着金条现银,就要南下,谁想着还没出城门,就遇上一帮要饭的了,我打眼儿一看,嘿!还他娘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帮平日里在宫中常出入的熟面孔,咱是当爷的,不能看这帮奴才饿肚子吧,我一咬牙,拿出了两根金条,让他们买吃的去,谁想到,这两个孙子,一看爷我身上有钱,扯着嗓子一吆喝,聚过来了四五百老少,一个个的瘦的皮包骨头,甩着大鼻涕,眼巴巴的看着我,我一想,这他娘的也没办法,谁让咱身上这钱漏了白了呢,于是爷一狠心,把身上这些卖家产刚淘换来的银子一个大子儿没剩,全掏出来了,往这哥俩儿怀里一扔,混身上下就留了一身破棉袄,一路骂着娘出的北京城!”

敏贝勒说起往事,怒上心头,忍不住又上前给了那哥俩两拳,那哥俩儿一身的横练功夫,拳脚落到身上不疼不痒,只是哈哈大笑。

敏贝勒打了两拳,出了气,张口问道:

“瞧您们这哥俩儿,脸上红光满面的,这几年混的不错啊!”

富战魁一拱手,沉声说道:“托爷的福,我们拿着您那笔钱,饱了肚子,买了棉衣,购置了一批黄包车,仗着两膀子力气力气,这些年,倒也衣食无忧!”

“不错不错!”敏贝勒抚掌大笑,很是得意。

敏贝勒正欢喜之间,却听那佟霖阁闷声闷气的说道:

“我们自然是不错,只是爷……您有些不仗义!”

敏贝勒一愣,指着佟霖阁的鼻子,高声骂道:“说明白了,爷怎么个不仗义法儿了!”

富战魁扯了扯佟霖阁的胳膊,让他闭上嘴,随即看着敏贝勒,沉声说道:

“爷!您回京城办事儿,应该先找我们哥俩儿才是!”

敏贝勒尴尬的笑了笑,拉着脸说道:“你……你都知道了?”

富战魁点了点头,徐徐说道:

“爷有仇家住进了六国饭店,您要找他拼命!不是奴才挑您的理,这事儿……您却是应该先找我们兄弟的!”

佟霖阁在富战魁身后,张口附和道:“对啊!要不是安公公……”

佟霖阁的话还没说完,富战魁脸上一黑,一肘尖儿点在了佟霖阁的肋下,佟霖阁吃痛,霎时间反应过来,脸上一红,闭上了嘴。

敏贝勒跳着脚骂道:“他娘的安德海,看爷不撕了他的嘴!”

富战魁上前一步,轻声说道:“贝勒爷!安公公也是怕您有危险,您这文不成武不就,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拼命这种粗活,哪是您干的了的,我们哥俩儿想着,我们跟您把这事儿办了,毕竟多个几百人,就多了几百个照应!”

敏贝勒闻言,气的涨红了脸,抬腿一脚,蹬在了富战魁的小腹上,震的脚腕一阵阵的发麻。

“我去你娘的,你说谁文不成武不就呢?爷我当年长枪快马,在敌阵中七进七出的时候,还没你……等会儿!等会儿!不对!你说什么?几百人!”

话音刚落,只见富战魁咧嘴一笑,朗声喝道:

“弟兄们!都出来,见过贝勒爷!”

就在此时,大街两边的空气仿佛瞬间停止了几秒,随后,无数的黄包车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堵得水泄不通,一众行人纷纷闪避,约有七百八的黄包车夫,黑压压的从街道两边围了上来,齐整整的立在了街道两旁。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