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碧眼金睛兽(上)

三个小时后,郑矮子匆匆的门外进来,朝着敏贝勒打了个千儿,沉声说道:

“回爷的话,事情都打探清楚了。”

敏贝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直起腰来,搓着脸说道:

“说说吧!”

郑矮子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敏贝勒,徐徐说道:

“爷!这是六国饭店的安保布防图。”

敏贝勒拉过陆龟年,两个人对着纸上画着的图样研究了一番,随即指着二楼左角那间套房,不解的问道:

“这间屋子怎么涂成个黑疙瘩了?”

郑矮子躬身答道:

“回爷的话,二楼左角那个套房的情况,我联系了很多人,都打探不出,只知道那是游泰来为天师会的一个叫做香夫子的女人布下的一个阵法,唤做——千尸火龙阵。至于阵法是个什么路数,小的无能,实在是探听不出!”

敏贝勒一抬屁股,坐在了桌子上,盘着腿,嘬着牙花子叹道:

“游泰来布的阵……游家……游家的阵,应当是出自善扑营的本事,善扑营是宫里的秘密组织,看来还得找那老东西打听打听!”

说完这话,敏贝勒从桌子上一跃而下,拉着陆龟年就往外跑。

“爷,你哪去啊?”郑矮子在后面喊道。

敏贝勒也不答话,举着胳膊胡乱挥了挥,人已经跑到了街上。

“黄包车!”敏贝勒一摆手,拉着陆龟年,各上了一辆黄包车。

“狗尾巴胡同!”敏贝勒一声吆喝,拉车的车夫甩开了两条腿,穿街过巷,没多久,就来到了天坛西北角的一条小巷边上。

敏贝勒给了赏钱,拉着陆龟年在低矮的雨檐子底下,猫着腰一顿乱拐,两腿一蹦,攀上了一座低矮的墙头,向院子里望了一望,蹦下来,拍了拍手上的土,笑着说道:

“烟囱还冒着烟呢,老东西还没死,真他娘的能活!”

说完这话,敏贝勒走到了小院儿正门,抬腿一脚,踹开了老朽斑驳的木门,拉着陆龟年,穿过天井,走进了一间昏暗潮湿的小屋,那屋子里没有灯火,床头柜尾的摆满了无数的瓶瓶罐罐、书画古玩,一个白面无须,伛偻着肩背的老头儿,眯着一双眼睛蹲坐在地上,一手托着一个瓷碗,一手捻着一只朱笔,正全神贯注的勾描着碗沿儿上的锦鲤图样!

敏贝勒大踏步的走了过去,一把夺过了老头儿手里的碗,拎起床头的一个水壶,倒了碗水,仰头喝干。

那老头扭过头来,眯着一双藏着皱纹深处的眼睛,直起腰来,张了张没牙的嘴,笑着说道:

“哟——贝勒爷!奴才给你请安啦!”

言罢,就要起身行礼,敏贝勒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又倒了一碗水,递给了陆龟年。

“贝勒爷,您注意着点儿啊,那可是成化年间的青瓷!”

敏贝勒啐了口唾沫,指着满屋子的瓶瓶罐罐,笑着骂道:

“去你姥姥的,安德海,你这儿地,有真的么?”

那老头儿笑了笑,晃着脑袋说道: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真假,成华年间的青瓷,谁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还不是说真就真,说假就假!”

敏贝勒哈哈一笑,喘匀了气,指着那老头儿,对陆龟年说道:

“还没介绍,此人名叫安德海,是前清宫中内务府的武英殿修书处总管太监,司职掌管监书图集、古今文本,掌管府库二十年,宫内的藏书笔记,不知翻了多少个来回儿,里面的金石秘本被他拓印了无数,私自揣摩仿造,造出了不少以假乱真的文物古玩儿,后来,宣统皇帝退了位,宫里不少的太监宫女都被赶出了皇宫,这位昔日的安总管,才飞入了这寻常百姓家!”

敏贝勒的话刚说完,安德海便抿嘴一笑,徐徐说道:

“什么飞入寻常百姓家,都是爷抬举了,我们这些个奴才刚被撵出宫的时候,身上只有一身衣服,被褥都没有一套,在宫里攒下的银钱,也没能带出来,身无分文的在街头流浪,宫女里还年轻的不少被人拐去做了娼妓,剩下些老老小小,饿死的饿死,冻死的冻死,我们被逼无奈,只能去找昔日里的那些主子官人,可那些个主子官人没一个人肯管我们死活,一个个的只顾着收拾财物外逃出京,哪个愿意顾念我们这些累赘,若不是贝勒爷心善,将我等收容在这狗尾巴胡同,老奴我,哪能活到今天!”

敏贝勒挠了挠耳后,笑声骂道:“你家贝勒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心善,不过是当惯了爷,干不出那等卸磨杀驴的孙子事儿罢了!对了,我此次前来,乃是有事要问你!宫里的图书杂记,文献典籍,你掌管了二十年,翻阅了无数,思来想去,此事你兴许能知道些线索?”

“爷,您说!”安德海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子。

敏贝勒咳了咳嗓子,一字一顿的说道:“千尸火龙阵,你晓得不?”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