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地下财神

张酹渔使劲的拽了拽长衫,后退了一步,看着蓬头垢面的沈万三,拱手说道:

“还没请教……兄台是……哪位啊?”

沈万三坐起身来,两手在脸前一分,拉开了挡着脸的乱发,沉声说道:

“在下沈万三……”

张酹渔抱了抱拳,匆匆答道:“原来是修城墙的沈员外,幸会幸会,我等三人还有要事在身,需要先走一步,明天法场上我们就不送您了,一路好走!”

张酹渔说完这话,转身就要走,沈万三一个虎扑蹿了上来,紧紧的抱住了张酹渔的大腿,哀声叫道:

“张先生救我一救,带我一起走吧!”

张酹渔使劲的挣了挣,但由于沈万三抓的太紧,没能挣开。

“沈员外,您这就没意思了啊!再不松手,我可动粗了!”

沈万三又紧了紧胳膊,沉声说道:

“张先生,您不知道我,我却知道你,您知道么,世人都知道我是个富甲一方的大商贾,却不知道我其实也出身一派自春秋年间就传下来的江湖宗门!”

“敢问您是哪一门?”张酹渔惊奇的问道。

“蠡门!陶朱公传下来的蠡门!所以……我也是江湖人,白猿客栈的规矩我懂,只要我能付得起代价,我就能请白猿客张帮我办成我想办的任何事儿!对不对!我现在向让白猿客栈带我逃出死牢,想要什么价儿,你们随便开!”沈万三大声答道。

张酹渔蹲下身来,看着沈万三,把手伸到了他的面前,沉声说道:“纹银二十两!”

“好!”沈万三不假思索的应承下来。

“先付钱!”张酹渔冷着脸说道。

“我……我现在身上没……没钱,但是只要我出去了……马上就可以给你钱,别说二十两,就是二十万两,二百万两都不是个问题!”沈万三自信满满的答道。

张酹渔叹了口气,幽幽说道:“看来啊,沈员外您还不了解情况,您还不知道吧,就在您进天牢的同时,朱元璋就下了圣旨——罚没沈万三家产宅田,合族上下,流放云南!而且你这一倒,你的老家周庄镇上株连甚多,市井间甚至有尽诛周庄居者之说,所以说,说沈员外,你现在已经一无所有,又拿什么做代价请我们白猿客栈帮你呢?”

沈万三闻听此言,犹如晴天霹雳,浑身一震,呆呆的坐在地上,瞪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喃喃自语道:“何对我沈氏如此……”

张酹渔面上逝过一抹不忍,长叹一声徐徐说道:“朱元璋曾经写过一首诗:百官未起我先起,百官已睡我未睡。不如江南富足翁,日高五丈犹披被。可见这个人是多么的仇视商人,而商人里,你又是拔尖儿的人物,不杀你,还能杀谁呢?”

“痛哉——快哉——”

沈万三闻听此言,在地上大哭三声,又大笑了三声,随即缓缓的直起身来,跪在地上,弯腰从地上捞起了一把腰刀,看着张酹渔,狞声说道:

“我得活……我得活……士、农、工、商,皆为中华子民,何故朝廷独伤我商贾?”

“你想怎么做?”张酹渔问道。

沈万三笑了笑,嘶声说道:“既然朝廷不愿我们商人的商号立于阳光之下,为了天下商贾的存续,我愿在九幽地下建立一门通行黑市鬼蜮的商号,专司那些见不得光银钱通兑,买卖往来,这地下商号,一不遵朝廷号令,二不理天下纷争,三不理江湖恩怨,四不理人间善恶……我要让这九五龙位上的天子们都看一看,他们欲除之后快的商贾,究竟有着怎么样的力量!”

张酹渔皱着眉头说道:“你这主意好是好,只是今日你都难逃一死,更遑论将来呢?”

沈万三咬了咬头,咬牙说道:“别以为我是个商人,就不懂江湖上的事,我知道,白猿客栈曾有过先例,当委托你们的人暂时付不起代价的时候,可以以一根手指为凭,留待日后你们向委托人的子孙要求完成任何一件事作为偿还,这个名目,唤做——猿、门、断、指——”

“啊——”沈万三一声痛呼,手起刀落,将左手拇指斩下。只见沈万三咬着牙,淌着冷汗,拾起了地上的那根断指,捧在手里,递到了张酹渔的面前,张酹渔默立良久,随即缓缓的伸出了右手,将那根断指拿在手中,一脸肃然的说道:“你的事,白猿客栈接了!”

是夜,南京,天牢大火,三匹快马,四道人影在火光和毒烟的掩护下冲出了包围……

洪武三年,沈万三一统江湖上的所有地下钱庄,又用了三年的时间,将其整合重组,形成了以蠡门为主导的地下黑钱流通兑换体系。

洪武三十一年,沈万三病亡,享年八十八岁,蠡门之位传给了大弟子吕荣。

五百三十二年后,民国十九年,蠡门当代当家——地下财神单玺尘收到了一封拜帖,拜帖之上只有十二个字——白猿李青眉,求见蠡门家主单。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