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惊弓射

“哒——哒——哒哒——”

马蹄声一步一顿,根叔和卢四儿背对背的催动着胯下的马匹。

“咚——”一通鼓响。

刘颉的鼓槌毫无征兆的落在了鼓面上,根叔和卢四儿耳尖一动,同时动了起来!

张弓!

搭箭!

回身!

“唰——唰——”

两声弓弦响。

卢四儿的弓弦一抖,一只羽箭电射而出,根叔身形一滞,翻身一滚,挂在了马背右侧,卢四儿听见根叔的弓响,下意识的向左一偏,一愣神的功夫才发现,根叔并没有发箭,再一抬头,正好看见根叔又一翻身,坐回了马上,一扭头,朝他一笑。

在根叔的嘴里正咬着他刚才射来的箭杆儿!

根叔背后的箭囊里还是三支箭!

刚才,根叔放的是空弦!

“咚——咚咚咚——”二通鼓响。

“老贼!休走——”卢四儿一声怒喝,两腿一夹,催动胯下的骏马风一般的向根叔奔来,根叔一勒缰绳,吐掉嘴里的箭杆儿,打马前蹿,卢四儿紧随其后,根叔的马是老马,体力比不得卢四儿胯下那匹马神骏健硕,没跑上两圈儿,就被拉近了距离,卢四儿阙准时机,正要张弓,冷不防根叔一回身,大声喝道:“看箭——”

卢四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左一闪!

“唰——”弓弦响动,一只羽箭电射而出,从侧面射向了卢四儿,卢四一勒缰绳,胯下奔马人立而起,那只羽箭从马的颈下飞过,射了个空。

根叔一箭射空,卢四儿趁机一张手臂,将一张强弓拉的满月一般,搭上箭,一松手,直射根叔咽喉,根叔向后一翻,跃下马来,躲过个卢四儿的箭,手里扯着缰绳,双脚在地上交替了两个来回儿,双腿一张,再次跃上了马背,一拔马头,直直的向着卢四儿撞来,卢四儿吃了一惊,反手去捞背后的箭囊,将仅有的一只箭抽了出来,刚架到弓上,只听“唰”的一声,根叔的弓弦响了!

一只羽箭从根叔的手中脱手而出,直射卢四儿的面门,卢四儿来不及发箭,俯身一倒,趴在了马上,那只羽箭顺着马耳朵,擦着卢四儿的鬓角飞了过去,此时,就在根叔的马撞上卢四儿的马的一瞬间,根叔猛地一夹马肚子,那只老马以两只后蹄为支点,人立而起,两只前蹄狠狠的向卢四儿的马脖子蹬去,卢四儿吓了一跳,连忙调转马头,闪到一边,根叔一击不中,一勒缰绳,催马便跑,卢四儿一咬牙紧随而上,正要张弓,冷不防根叔一声大喊,犹如舌尖上绽起了一个春雷!

“看箭——”根叔一拧头,将弓弦瞬间拉满。

“咚咚——咚——咚——”三通鼓响。

这一次,卢四儿有了准备,并没有急着躲避,而是定睛向根叔的手上看去,果然,根叔的弦上是没有搭箭的!

“老东西,又想骗我么?”

卢四儿一声狞笑,正要张弓,却见根叔的脸上泛起了一抹诡异的笑。

根叔松开了控弦儿的指节……

“唰——”弓弦声响起。

卢四儿胯下的那匹奥尔洛夫快步马猛地发出了一声惊惧的嘶鸣,两只前蹄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马场之中,卢四儿重心一闪,整个人向前一扑,栽倒在地,滚落到了尘埃之中。

于此同时,根叔白眉一挑,场外的刘颉甚至没有看清根叔是怎么动的,就听见了另一声弓响传来,一只羽箭自上而下的射进了地上的尘埃之中。

“手下留情——”

刘颉的话刚喊了一半,根叔的快马就跟着射出的羽箭一起蹿到了那片尘土之中,根叔猿臂轻舒,在地上一抓,将尘埃中的卢四儿夹在肋下,按到了马背上,尘土散开,一只羽箭穿透了卢四儿的掌心,在他颤抖的指尖上还捻着一根没有来得及射出的箭。

根叔叹了口气,在卢四儿的腰上一抹,摘下了那个竹筒,笑着拍了拍卢四儿的背,沉声说道:“承让了——”

根叔翻身下马,看着刘颉拱了拱手。

“不会的……为什么……不可能的……”卢四儿翻身落马,瘫坐在地上,神经质一般的喃喃自语。

根叔走了过去,蹲在他的身前,沉声说道:“年轻人,箭术是生死间搏杀的功夫,不是能在马场里练出来的。因为靶子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年轻的时候……哎呦,那个时候还是大清朝呢,我一人一马在祁连山追杀一伙儿马贼,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雪厚草深,乱箭横飞……那才是一个射手应有的历练,没有这种经历,你是练不出第一流的射术的,还有……选马的第一要点不是马力,而是马胆,你的马好是好,但是没上过战阵,没有见过血,可能就是因为它太名贵了,所以你也舍不得让它在刀枪里打来回,但是我告诉你,没上过战阵的马,听不得弓弦响,听得不枪炮声,一听就惊,所以我虚虚实实的射空弦儿,就是为了惊你的马!你看我选的这匹马,身上好几处刀疤枪眼儿,一看就是战场上退下来的,老是老了点,但是胆子绝对够大,临阵不慌,这才是一个射手值得拥有的坐骑!”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