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沙窟游魂(下)

我看着头陀的眼睛,沉默了半晌,徐徐说道: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脾气的,怂的很,吃点亏,受点罪都没什么,但是有一点,你不要搞我身边的人,这是我的底线,现在……你们天师会动我儿子,我就一定会让你们天师会付出代价……”

头陀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合作……”

我站起身,看着头陀,冷声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们天师会之所以这么迫切的想要找到佛国沙窟,原因有三:其一,美国人对南京政府的支持,出乎了你们的想象,想打赢这场仗,你们需要更多的武器装备和后勤补给,这些都需要你们出一笔巨额的钱来买;第二,天师会和这些走的军阀走的太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场仗你们输不起,所以,你们把所有的人力和物力都顶到了前线,导致天师会原本就发展畸形的生意一下子陷入了崩溃的边缘,你们需要一笔钱运转;第三,你们有三本《大唐西域记》,却只告诉了两首诗文,荒木隆一说是因为你们对我有所保留,可我觉得并不是这样,因为毕竟我儿子在你们手里,而且你们比任何人都更希望尽快的找到蓑衣墓,进入沙窟中的佛国城,越遮遮掩掩,越浪费时间。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你头陀在三个人里边说了不算,有一个人是不听你的号令的,所以你无法让他交出那首诗,看你的年纪和做派,应当是天师会的老一派,按你的说法,这批黄金关乎天师会的生死存亡,那么换一个角度,我也可以理解成,这批黄金同样也是天师会新老两派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哪一派拿到了黄金,哪一派就掌握了天师会今后的话语权!”

头陀听了我的话,一脸认真的说道:

“说实话,我现在开始恐惧你了……我开始相信你有报复天师会的能力了!”

我摆了摆手,云淡风轻的说道:

“其实你们这两派人,我更希望你们老一辈能掌权!”

“哦?为什么?”头陀意外的答道。

“因为老一辈的江湖人更守规矩,规矩这东西很重要,因为它是无数的祖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总结出来的教训,老一辈尊重规矩,所以能保得住家业,年轻人蔑视规矩,所以每每撞得头破血流……在我看来,天师会的两拨人里,年轻一辈属于疯子,你们这些老家伙属于傻子,从我自己打击报复的角度出发,欺负傻子远比招惹疯子更容易下手!当然,欺负傻子也好,招惹疯子也罢,都是我帮你找到沙窟,换回我儿子之后的事了,因为你们谁的命,都没有我儿子的重要!”

我言简意赅的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头陀,头陀叹了口气,站起身,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转身向屋子里走去,没走两步,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我说道:

“叶貂裘!他不是我的人!”

我沉吟了片刻,也走进了屋子,刚一进门,我猛地一愣,瞬间呆在了当场。

“怎么了?”头陀察觉出了我的异样。

我神色一紧,低声说道:

“你知道么?荒木晴子死亡的现场,喷射的血迹很诡异!”

“哪里诡异?”

“太整齐了!”

“整齐……什么意思?”

“荒木晴子是在屏风后面被人一道割喉的,人的脖颈被划开,鲜血会迅速喷涌而出,四散外溅,这种喷射应该是扇形覆盖的,但是我在屏风上发现了一道非常明显的横向分割线,在横线上方没有血滴,而是所有的血迹都出现在这道分割线的下方,这说明什么?”

“在屏风上悬挂过某种边缘整齐的东西,但是在荒木晴子被杀后,那个东西被人取走了!”头陀眼前一亮,高声答道。

“说的不错!我一直在想,那东西会是什么呢?直到我刚才进了屋,才找到答案!”

“是什么?”

“地图!”

“地图?这不是在桌子上铺着呢么?”头陀指着桌子上的地图说道。

我摇了摇头,指着地图上的几处图例沉声说道:“去案发现场前,我曾经在地图上做过一些标记,但是眼前这张图上,一个标记都没有……”

“你做的什么标记?”

“寻找佛国牧场的方法!”

“有人盗图?”

“很显然!”我淡定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头陀火冒三丈。

我一摊手,笑着说道:“急什么,图没了,我不是还活着呢吗?再画不就得了!”

头陀没有理会我的嘲讽,扭头说道:“是荒木晴子偷了图,惹来了杀身之祸!是凶手夺走了图!”

“不不不,这个逻辑不严密,也可能是凶手杀了人,另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人拿走了图,二者皆有可能。总之……我建议立即封锁塔儿寺,密切注意有离开打算的人,因为无论是谁拿到了寻找佛国牧场的线索,都会第一时间深入沙漠搜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