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玉门谜踪(下)

荒木隆一站起了起来,眼睛里闪动着狂热的光,只见他在地下走了两个来回,搓着手说道:

“高阳公主,你知道吧?”

这高阳公主,我是知道的,她是唐太宗李世民最喜爱的女儿,虽生母不详,但高阳公主却最得太宗钟心,嫁与名臣房玄龄之子房遗爱,恃宠娇纵。在婚后,高阳公主和辩机私通,太宗知晓后大怒,将辩机腰斩,杀奴婢数十人。史书记载:公主非常怨恨太宗,连太宗驾崩,都没有哀容。后来,这高阳公主意图拥立荆王李元景谋反,事情败露,唐高宗赐其自尽。

眼见我陷入了沉思,荒木隆一接着说道:“按理说,按照盛唐风气,以高阳公主的身份,私通一个僧人,不会引得皇帝如此震怒,再加上辩机和尚毕竟是玄奘大师的弟子,身份不同,不会轻易判了死罪。然而,皇帝还是不顾高阳公主的哀求,把辩机给腰斩了,为什么呢?原因就是,高阳公主为辩机生了一个孩子,哈哈哈,你想啊,高阳公主是房玄龄的儿媳妇,房玄龄是开国的功臣,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大唐的宰相,出了这等绿到发光的事,从房家到皇家,全都颜面扫地。唐太宗忍无可忍,将辩机腰斩,辩机临死前,见了两个人,一个是高阳公主,一个是唐太宗。唐太宗告诉辩机,如果他有任何关于蓑衣墓的线索,愿意透露出来,可以免他一死,辩机展颜一笑,对唐太宗说:小僧与师尊玄奘大师合力编写《大唐西域记》,在誊写过程中,小僧无意间破解出了下部中的谜题,并把这个谜题的答案交给了高阳公主,自今日起,这个谜题的答案将成为高阳公主和那个孩子的护身符,只要高阳公主有任何闪失,佛国黄金将永远消失在世上!唐太宗在辩机的身上读到了他浓浓的死志,于是杀了辩机,留了高阳公主和那孩子一命!辩机死后,高阳公主对皇室产生了深深的怨恨,不惜挑动荆王李元景谋反,可惜事败,但是高阳公主这次犯得事可比上一次大多了,上次不过是个给房家戴绿帽子的私通之罪,这次确实诛九族的谋逆,连当时在位的唐高宗也保不了她了。高阳公主临死前,手抄了一份《大唐西域记》的下部,并将其一分为五,由心腹家将保着那个她和辩机的孩子分头潜藏到了民间,销声匿迹。从唐高宗到五代年间,那个孩子及他的后人一直在多方努力,凑齐高阳公主手书的那份《大唐西域记》,终于在五代十国的时候,五本合一,凑齐这份《大唐西域记》的辩机后人,名叫花悬应,在后周柴世宗手下任一校尉,随着挖宝的乱军西出玉门关后,悄悄离队,凭着祖先的指引线索,进入了蓑衣墓,但是不知道他在墓里看到了什么,他出来之后,整个人都疯了,时而发狂时而正常,这位花悬应回到中原后,将高阳公主手抄的那份《大唐西域记》下部,重新一分为五,三份随着自己下葬,其余两份藏在了两处深山古冢之中!花悬应的墓被天师会挖开了,里面的三份《大唐西域记》被头陀、卞惊堂、叶貂裘三个人一人一份取了去,其余的两处古冢,在两年前被我和道格拉斯先生的考古队掘开,所以我们二人也各有了一份《大唐西域记》。”

我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不对啊!头陀并没有和我说什么《大唐西域记》的事儿,只跟我念了两首诗,说是在那校尉……哦,也就是花悬应的棺材板子上看到的!”

道格拉斯闻言,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张嘴骂道:

“您被天师会的奸贼诓骗了是,什么棺材板子上刻诗,他们就是得到了三本《大唐西域记》,那《大唐西域记》是玄奘大师口述,辩机和尚记载,里面记录了很多国家的童谣谜语,而且是用不同文字书写的,光文字就有伊吾文,高昌文、屈支文、凌山文、碎叶文、迦毕试文、赤建文、飒秣建文、货罗文、经缚喝文、揭职文、梵衍那文、犍双罗文、乌伏那文、迦湿弥罗文等二十几种文字,光学这些晦涩的语言文字没个四五十年都不可能融汇贯通,试想唐太宗日理万机,哪来的时间学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唯有那玄奘大师的弟子辩机和尚,自幼学习诸国典籍,对文字语言天赋异禀,在整理校对下部《大唐西域记》的时候,他慢慢的破解了里面的很多童谣和字谜,将这些谜底的汉字词句挑选出来,竟然筛选形成了五首古诗,此时,辩机方知,这五首诗文,便是蓑衣墓的线索了……他将这五首诗告诉了高阳公主,高阳公主在手抄了整本《大唐西域记》的下部后,将整部书一分为五,每本书的夹层里藏了一张宣纸字条,每张字条上标注着索引的数字,按照数字索引,就能在书中找到对应的词句,还原诗文!所以,第一、天师会给你的两首诗根本不是什么棺材板子上刻的,而是他们按照《大唐西域记》索引出来;第二,他们有三首诗文,却只告诉了你两首,他们对你有所保留!”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