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九指帝王(下)

金陵城,白猿客栈……

大雨如注,刘秀已经在寒风中水米未进的跪了三个昼夜……

身边有亲兵过来,想给刘秀送些吃食,都被刘秀呵退。

“吱呀——”

一声令人牙酸的门响传来,一个一身黑衣的秀士,撑着一把纸伞,从门内走出,刘秀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抬头向上看去,只见那柄焦黄色的纸伞下,站着一个清矍高瘦的中年男子,颔下微须,两鬓微白,一对剑眉下的双眼,赫然生着三个瞳孔!

没错了!张家人都是三瞳!

“敢问先生名姓!”刘秀激动地浑身发抖,拱手问道。

那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躬身答道:“白猿,张挺,我是这一代的张三眼!”

“请先生助我——”刘秀一个头磕在了泥水之中。

张挺皱了皱眉头,上前一弯腰,托出了刘秀的手肘,徐徐问道:

“我为何要助你……”

刘秀甩了甩头上的水滴,沉声说道:“我是高祖子孙,你是留侯后人,高祖对留侯恩高义重,如今汉室倾颓,正是需要我辈扶危济困……”

张挺摇了摇头,徐徐说道:

“当年在下邳,张良祖师拜会高祖,高祖出门二百一十二步相迎,张良祖师曾说:今日沛公迎我二百一十二步,我便成你刘氏二百一十二载江山!自高祖平定天下,定都长安算起,直至王莽夺位,你刘氏一族共历一十二位皇帝,恰满二百一十二载,你我两家先祖的约定已经完结,你我两家再无瓜葛!”

“张先生,纵使两家已无承诺,您就眼睁睁的看着汉室的江山,祖宗的庙堂祗辱于王莽之辈手中么?”刘秀哀声求道。

张挺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我白猿一脉,自张良祖师归隐之时起,就已经不是朝廷上的人了,庙堂里的事,和我们这些江湖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虽是如此,但乱世之中,百姓流离,苍生何辜啊——”刘秀又是一个头,磕在了泥水之中。

“对不起,白猿客栈,有白猿客栈的规矩,我帮不了你……”张挺一拂衣袖,就要转身,冷不防被刘秀一伸手,抓住了衣襟。

“您的规矩,我知道……只要……负得出相应的代价,白猿客栈就会帮我办成我想要的任何事情,对不对?”刘秀的声音有些颤抖。

“对!”张挺点了点头。

“我想让先生助我平定天下,只要我能重新匡扶汉室,我刘秀或是我的后人愿意为白猿客栈做任何一件事,哪怕粉身碎骨,也绝不推脱!”刘秀一字一顿的说道。

张挺皱了皱眉头,笑着说道:“你是打算用这一句空话,搪塞于我么?”

“文叔(刘秀的字)不敢搪塞先生!只是您白猿客栈的规矩只说了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并没有说是事成之前给付,还是事成之后给付,既然您没说清,我便选择事成之后给付,并不算坏了您的规矩,现在,我的代价已经抛给您了,就看您的白猿客栈敢不敢接下了来了!”

张挺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刘秀说道:

“也罢,既然如此,你给我留个信物吧,若日后,我的后人去找你的子孙,让你兑现诺言,总好有个凭据!”

刘秀闻言,在身上一阵摸索,随即面上漏出了深深的窘色。

刘秀太穷了,连匹马都没有,来金陵一趟,都是骑着牛赶路,自己头上充当发簪的就是个草棍儿,身上残缺不全的盔甲还得上阵,腰上缺了口的长剑还得留着杀敌,脚上的旧皮靴要是送出去,自己就得打赤脚,除了这些东西,刘秀一样儿多余的物件儿都没有了。

张挺看到了刘秀的窘态,叹了一口气,就要转身回屋,冷不防刘秀猛地一抬头,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将左手按在地上,抡起长剑,向下一挥。

“哚——”

一声脆响,长剑所及,一根小拇指,被刘秀剁了下来,刘秀来不及止血,一把扔了剑,从泥水里捞起了那根小指头,膝行于地,将那根小指捧到了张挺身前,沉声说道:

“刘某身无长物,愿以这根手指为凭,求先生助我——”

张挺眼眶微红,伸手接过了刘秀的那根断指,掷地有声的说道:

“你的事,白猿客栈接了!”

在那个大雨夜里,自祖师张良退隐后,藏身江湖二百年的白猿客栈再度出山……

三个月后,刘秀的舂陵兵与新市、平林、下江三支绿林军联手,并先后于沘水、育阳与王莽的征讨大军激战,大破莽军,击杀了王莽手下的大将甄阜、梁丘疵。次年,王莽发兵四十二万,攻打昆阳,张挺命蓑衣率十三名骑兵乘夜出城,赴定陵县、郾县调集援兵,共计一万七千人马驰援昆阳。王莽军火速突进,向昆阳城北门率先发难,挖掘地道,制造云车,四面合围。昆阳守军四面临敌,困守危城,就在即将破城之际,白猿蓑衣的援兵犹如神兵天降出现在了昆阳城北门外,刘秀在城头亲自擂鼓助战,在张挺的布局下,由蓑衣率千余精锐为前锋,带领重骑兵,一路猛冲,斩杀王莽军千余人,鬼手和不老生以勇士三千人,迂回到敌军侧后,偷渡昆水,向领兵大将王邑所在的中军帅帐发起偷袭。乱战之中,王邑被不老生一箭射死,军心大乱,部队指挥系统瞬间陷入崩溃,昆阳内的守军见城外大胜,乘势出击。王莽军大乱,纷纷夺路逃命,互相践踏,积尸遍野。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