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九指帝王(上)

医院,二楼,走廊里站满了荷枪实弹的保镖,我埋着头穿过人群,走到病房门外,趴在房门的玻璃上,向房内看去……

鲁绛的脸色恢复了些许红润,病房里氤氲着参汤的药气,三个穿着青衣的老妈子正轻手轻脚的帮鲁绛用温水擦拭着头脸,鲁胥一脸认真的坐在床头的灯下,捻着一只刻刀,在敲打着一只巴掌大小的长命金锁。

“来都来了,进来吧!”鲁胥头也不回的喊了嗓子。

鲁绛推开身前的老妈子,眼睛一抬,和我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

我抿了抿嘴,轻轻的推开了病房的门。

“大舅哥!”我讪讪的嘟囔了一句。

鲁胥哼了一声,别过身去,也不搭理我,鲁绛伸出手去,在鲁胥的胳膊底下轻轻一拧。

我缓缓的走到了鲁绛身边,轻轻的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轻声说道:

“媳妇……我可能要出一趟远门……你放心,我答应你,儿子的百天宴,一定是在客栈摆酒!”

我的声音有些哽咽,情绪竟然有些失控,我攥着鲁绛冰凉的手,两只眼睛竟然慢慢的开始变成了一片赤红……

“张寒?张寒……你别吓我……”鲁绛颤抖的声音将我从瞳术失控的边缘拉了回来,我深吸了一口气,甩了甩脑袋,散去了眼中的血红,涩声说道:“我没事,你放心!我去一趟敦煌,很快就回来……”

鲁胥闻声,扭过头来,看了看我,沉声说道:“你放心去!只要我不死,没人动得了我妹子。”

我咧嘴一笑,看着鲁胥,点了点头。

鲁胥知道,我和鲁绛还有些话要说,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刚到门口,他猛地回过身来,看着我问道:

“对了,我外甥的名字起好了么?当舅舅的,想给他做个小玩意儿……”

我抬起头,一字一顿的答道:“张、凛、之!”

“张凛之,凛之,凛之……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好名字!”鲁胥扬声一赞,招呼那几个老妈子和他一起走出屋去,反手带上了房门。

我在床头垫好了枕头,扶着鲁绛半坐起来,鲁绛摸了摸的胡茬,一脸担忧的问道:“什么时候走?”

我攥着她的手,低声说道:“两个小时后出发,陆龟年会把火车票送过来……”

鲁绛红着眼圈,点了点头,眼睛无意间的一瞥,正看到我手里的那个鎏金的铜匣,她伸出手去,摸了摸匣子上的四个鱼龙古篆,疑声问道:

“这写的是什么?”

我指着匣子上的字,一个一个的念道:“猿、门、断、指!”

“什么意思?”鲁绛一边问着,一边接过了匣子,在盒盖一拧,轻轻的掀开了盒盖。

“啊——”鲁绛往盒子里一看,吓的一声惊叫,伸手捂住了嘴巴。

“这……这是……”

盒子底,密密麻麻的铺着一层小手指头,这些手指头都受过精妙的防腐处理,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仍然鲜活如初,就仿佛刚刚切下来的一样,在每一个小手指的根部,都镶嵌了一个青铜的底座,底座上伸出四只鎏金的虎牙,将小手指咬住,在青铜的底座上,还刻着这小手指主人的名字和日期。

我接过那个匣子,在里面挑挑捡捡,选出了三只手指,分别装进了我早就准备好的三只锦囊之中。

随后,我取出了一块白布,将青铜鎏金的匣子包好,放到了鲁绛怀里,沉声说道:

“这次的事,不比以往,白猿六人,需要全体出动,客栈无人留守,这只金匮,事关天下江湖,放在客栈太危险了,不知道青衣巷有没有什么机关精密,能够保存东西的地方,最好是那种全是杀人机括,谁进谁死的地方?”

鲁绛思索了一阵,张口说道:“这种地方多的是……”

我点了点头,拍了拍青铜金匮,一脸凝重的说道:“媳妇……收好这只匣子,儿子我肯定要救出来,但是……若是这一趟……我回不来……你就好好将他带大,张家三眼的秘术如何习练,我已经誊写了一份,就放在匣子底下……记住,张家的三眼,八岁以上方可习练,四年到六年大成,张家男丁多于十二岁到十四岁之间开眼……你……我……我会很想你……”

话说到这,我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情绪,张开手,一把抱住了鲁绛,鲁绛微微颤抖,使劲儿的敲打着我的后背,咬着嘴唇说道:“不会的!你会回来的……你会回来的……你是张三眼……我的张三眼……”

我不停的点头,喃喃说道:“会的……会的……”

鲁绛抹了抹眼角的泪,瞥了瞥墙上挂着的钟表,轻轻的松开了我,铺平了枕头,躺在床上,自己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哑着嗓子说道:

“我困了……你给我讲个故事吧,等我睡着了,你就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