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猿客栈3 敦煌沙窟 第一卷:猿门断指

第一章:三花五叶一别院

金陵城琵琶巷二十一号,白猿客栈。

风吹月,雪打灯。

鲁胥在医院陪护鲁绛,敏贝勒带了墨璃青犴,一声不响的出了门,去顺着气味,在城中追索头陀的踪迹。

客栈祠堂,烛昏火暗,我一脸凝重的撩起衣摆,跪在地上,两手相合,将手里的三只香贴在脑门上,望着供桌后头挂着的张良祖师像,沉声说道:

“祖爷在上,白猿客栈第三十六代掌灯张寒……懦弱无能……上不能重振祖辈荣光,下不能照看血脉后人,致使天师会妖人逞凶,掳我张家血脉……今日,不孝子孙张寒欲与天师会一决生死,临行之际,叩拜祖师,跪请祖爷金匮相助……”

言罢,我膝行上前,将手里的香插在了香炉之内,弯腰三个响头,重重的磕在地上,随即站起身来,走到香案前,掀开了祖师爷的画像,漏出了墙上的一个孔洞,露出了孔洞里放着的一只人头大小的青铜镶金的方形匣子,我恭恭敬敬的走上前去,将匣子捧在手里,转身跪回原处,又磕了三个响头。

在我身后,鬼手陆龟年、佛烟唐驹、水袖李青眉、蓑衣梁战、不老生聂树峰也齐齐的跪倒在地。

陆龟年一头雾水的拉了拉跪在旁边的眉姐,压着嗓子问道:

“掌柜的手里拿的是啥啊?”

眉姐狠狠的白了她一眼,示意他噤声,陆龟年不解,正要再问,唐驹的手从后面猛地伸了出来,抓住陆龟年的后脑勺,按在地下磕了三个响头。

我长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捧着匣子,带着众人躬身退出了祠堂,走进了议事的大厅。

“现在,距离头陀从医院脱身已经一个半小时了!”

我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将手中的匣子放在了桌子上,从怀里掏出了一只袖扣儿,沉声说道:

“大家还记得这枚袖扣儿么?”

李青眉眼光一闪,接口说道:

“这是……在教堂底下那个地宫里,咱们抓苍梧道人的时候,敏贝勒的狗叼回来的!”

“没错!”我点了点头,将袖扣儿凑到灯下,在光影的衬托中,那枚纯金底托上面还镶嵌了一块新疆碧玉的袖扣儿散发出了一团柔柔的碧光。

“当时我凭着枚袖扣儿断定,在地宫里除了苍梧道人,还有一个穿西装的神秘人出现,但是这个神秘人只在地宫惊鸿一现,自那一后,无论是苍梧道人拼命也好,败亡也罢,这个神秘人竟再也没有出现过一次,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个神秘人要办的事,和苍梧道人颠覆南京的任务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还有另外的要紧事要做……他的目标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是谁?”根叔问道。

“白猿客栈!”我眼神一冷,幽幽说道。

根叔恍然大悟,瞪着眼睛说道:“你的意思是,那个人神秘人就是头陀,他根本不是帮着苍梧道人来颠覆南京城的,而是趁着咱们和苍梧道人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找机会对咱们下黑手的!他娘的,那天师会早就盯上咱们白猿客栈了!”

我指着那枚袖口,徐徐说道:“看到这袖扣儿上的这一块玉了么?这玉叫敦煌玉,质地纯,硬度高,玉质细腻致密且均匀,颜色鲜艳均一,这敦煌玉表面为玻璃状光泽,断口处为玻璃碴状,手感凉滑细腻,这敦煌玉是仅次于和田玉、昆仑玉的一种玉。最大的特点就是通透度极高,且耐高温、抗严寒,只不过这袖扣儿上的这一小块,从形状上看,不像是经过打磨,专门做袖扣儿的玉件儿,更像是从什么器物上敲下来的一块碎茬儿……你们知道么,我在医院见到头陀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他的袖扣儿……他的左袖口空空荡荡,但是在右袖扣儿处,有一枚和这个一模一样的袖扣儿,像这种物件儿,不可能遗失了半个多月都察觉不到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枚袖扣儿是他故意遗失在地宫里的,他说约我在敦煌见面,这枚袖扣儿就是他早早埋下的线索!对了,唐叔,我让你找的东西找到了么?”

唐叔闻言,从上衣兜里摸出了一架老花镜,戴在了鼻梁上,从一旁的茶几上捧起了一摞厚厚的古卷图集,放在书桌上,沉声说道:

“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在咱们客栈的笔记典籍中,搜索了所有关于天师会的资料,连带着陆龟年从鬼市的蜂穴里买回来的情报,都在这儿了,咱们时间紧,捡着紧要的说……这天师会,发端于晚清末年,时值列强入侵,天下大乱,江湖邪派中的一些牛鬼蛇神纷纷现世,山东济宁人李罗睺融合义和拳、白莲教、红枪会等派的信徒,创立了天师会,自号乾阳龙华天德普智清平圣人天师,一手拿钱,一手拿刀,四处拉拢信众,借传道之名,坑蒙拐骗,贩运烟土,垄断漕运,盗卖文物,欺行霸市,大肆敛财,十几年的光景,信徒已达百万,遍布大江南北,袁世凯死后,北洋政府更迭频繁,各路武人军痞土匪,割据一方,相互倾轧,其中三教九流,一应俱全,诸如马桶先锋王怀庆、狗肉将军张宗昌、和尚大帅唐生智、道士督军刘湘、牌九司令孙殿英之流,数不胜数。各路军阀混战,民生凋敝,天师会趁机游走其中,扶植军阀,倒卖军火,供给烟土,一时间财富急剧膨胀,为了扫清天师会壮大途中的障碍,天师会重新整合机构堂口,形成了严密的一套组织格局——三花五叶一别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