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民国十九年,三月初七,南京中央医院。

夜半,走廊上,我低垂着脑袋来回踱步,鲁胥坐在长椅上急得直挠头,医院外头,陆龟年和李青眉在窗户下面打情骂俏。

鲁绛进了产房,已经四个小时了,还没出来!

半个小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站在走廊里喊道:

“张寒?谁是张寒?”

我猛地打了个激灵,举手喊道:“我——大夫,我是张寒!”

“恭喜啊,是个男孩,七斤二两!”

“啊——”我猛地一声大吼,跪倒在地,红着眼眶默默祷祝道:

“祖师爷保佑,白猿张家有后——”

“那个,你进来吧!”护士面无表情的向我招了招手,鲁胥站起身,想和我一块进去,却被护士挡在了门外,我拍了拍鲁胥肩膀,示意让他等我。

我摸了摸眼眶上的泪水,跟着那护士进了病房,忽然,一阵冷风吹开了窗子,产房里的灯瞬间全都灭了,医院陷入了一片漆黑。

我的瞳孔一紧,夜眼发动,周围的一切,清晰的映在了我的眼中,身后,那个引我进来的护士,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在护士的身后,一个身材高瘦,西装革履的光头男子从飘飞的窗帘后头走了出来……

“你是谁?”我冷声问道。

“天师会,头陀!”

“我老婆孩子呢?”我哑着嗓子问道。

“尊夫人在隔壁病房修养,贵公子我已经交给了我的师妹,她会将你的孩子带出南京城,好好的照顾……”头陀的男中音很有磁性。

我攥紧了拳头,狞声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头陀双手合十,幽幽叹道:“我放出了一只魔鬼……一只藏在天下第一聪明人心里的魔鬼……”

“把我儿子还给我!否则……我就灭了你的天师会……”我跳起身,一拳打在了头陀的脸上,头陀一个趔趄,很快站稳了身子!

“呸——”头陀伸出手,接住了吐出的一颗牙和一口血。

“我说了,令公子我们一定会好生照顾,只要张大掌灯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他还给你……”

“什么事?”

头陀挣开了我的手,朗声说道:“我……在敦煌沙窟等你……”

话音未落,头陀凌空一跃,翻出了窗子,消失在了黑夜之中,我狂奔到隔壁病房,找到了一脸惨白虚弱到极点的鲁绛。

“儿子……儿子……”

鲁绛紧紧的攥着我的手,指着窗外,客栈的伙计和鲁胥此时也听到了异样的声音,手忙脚乱的跑了进来,我红着眼眶,站起身来,看着窗外,一字一顿的说道:

“今日起,白猿客栈与天师会的仇……不死不休……”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