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匹夫一怒(下)

五更天,状元巷南段,铜作坊,金沙井。

挑山帮的一百名刀斧手和神拳队的一百多名护着一只黑色的铅制棺材的死士,隔着一条马路正在对峙。

带领挑山帮一百刀斧手的是陆龟年和李青眉!

神拳队挑头的有两个,一个是埋骨寺的野和尚黄老七,另一个是一名中等身量的中年男子,络腮胡,环眼豹额,此人身穿一身蜈蚣短褂,双手背在身后,双脚足跟并拢,立在场内,宛若一根钉子入土,更有趣的是,此人的脑后还留着一截干枯的小辫子。

“神拳队,黄老七!”

“神拳队,解东坡!”

两人一拱手,报上了自家名姓。

陆龟年和李青眉对视了一眼,也拱了一下手,沉声答道:

“白猿鬼手陆龟年!”

“白猿水袖李青眉!”

谢东坡上下打量了一下陆龟年,笑着说道:“我认得你,你的轻工不错!”

李青眉闻言,一脸诧异的瞟了陆龟年一眼,陆龟年低声说道:

“他就是那个使朱砂掌的高手,当日在埋骨寺,打伤我的人就是他!”

李青眉闻言,柳眉倒竖,咬着牙说道:“那还费什么话,动手吧?”

话音未落,李青眉整个人已经蹿了出去,抬手一掌,打响了谢东坡面门,谢东坡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动手的是李青眉这样一个外表娇柔的女子!

“杀——”

黄老七一声大喊,神拳队的死士门一声大喊,从腰后抽出了贴身肉搏的护手钢刀。

“杀——”

陆龟年也是一声大喊,一众挑山帮的刀斧手整齐划一的从腰后摘下了短斧,用布条捆在了手上,两伙人马对冲,犹如泾渭合流,瞬间混战到了一起,神拳队本就是天师会培养的死士,每一个死士都身经百战,肉搏的本领是一等一的老练, 在这种铜作坊这种狭窄的街巷,短兵相接的地形里,长枪短炮基本没用,所以苍梧道人才会把神拳队派到这个位置上。

“呼——”解东坡一掌拍出,衣袖与空气剧烈摩擦,发出了一阵低沉的风声,李青眉长发一甩,发梢在谢东坡的手肘上一扫,发间寒光一闪,解东坡的衣袖瞬间被割开了七八道口子!

“有意思!”解东坡幽幽一笑,将脑后的发辫咬在了嘴里,步伐连动,贴着李青眉攻了过来,李青眉向后一仰,腰肢一拧,扯下了身上的披肩,那披肩迎风一摇,眨眼间甩成了一面一人高下的大旗,精钢的旗杆就攥在了李青眉的手里,向上一挑,解东坡被逼退了数步。

“古彩幻戏?”

李青眉将旗杆扛在肩头,扯开了左边的衣袖,漏出了半边麒麟花绣,指着解东坡的鼻子,冷声说道:

“你打我的人,我要你的命!”

话音未落,李青眉大旗一翻,冲着解东坡抡去,解东坡抬掌相迎,将旗杆架住,反手一抓,握住了杆头,正要发力,却见那旗面向上一卷,遮住了解东坡的视线,解东坡一眨眼的功夫,旗面落下,李青眉已经消失不见,再低头一看,自己手里握着的那是什么旗杆,分明是一截枯黄的树枝。

“唰——”一道风声从耳边略过,解东坡凭着多年练武的知觉反手先后一拍,一截长剑被迎风拍断,李青眉的身影从黑暗中一闪而没!

解东坡耳尖一动,运劲一蹿,瞬间平移了一丈有余,抡圆了上臂在漆黑的阴影中一撕,“哗——”一面漆黑的绒布被当中撕裂,躲在布后的李青眉一低头,三枚破甲锥从颈后飞出,直奔解东坡面门,解东坡一侧身,躲过破甲锥,两腿一错分前后,一掌弯曲成爪,一掌钻指头成拳,如长臂猿猴般搂向了李青眉白皙的脖颈,电光火石之间。李青眉不闪不避,双脚向后一旋。自袖底甩出了两道白布,绕在了解东坡手臂上,手腕一拧,向下一拉,解东坡发力一挣,两道白布瞬间被撕裂,白布之下,两柄青钢长剑闪电一般扎向了解东坡的心口,解东坡飞身后退,两掌一合,夹住了剑锋,扭腕一夺,将双剑夺在手中,低头一看,手中长剑轻若无物,赫然是白纸叠就,正惊诧之间,李青眉再度消失不见,解东坡再度闭上双眼,运起耳力,听声辨位。

“出来——”解东坡回身一掌撕开了一片黑色的绒布,绒布后大蓬的蝙蝠喷涌而出,解东坡躲闪不及,一头扎进了蝙蝠堆里……

一眨眼的功夫,蝙蝠四散飞走,钻进了夜空之中,解东坡站在原地,颈下一抹血痕缓缓浮现。

“我终究……看不破……”

解东坡喃喃自语的嘟囔了一句,颈下的伤口猛地炸开,一篷血雾涌出,解东坡仰面栽倒。

黑影之中,一杆黑色的绒布大旗一卷,漏出了李青眉的身影,在李青眉的红唇之间,夹了一片薄薄的白纸,纸上有一道红线,其色如血……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