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日暮人不敢行(上)

“咣当——”

一声门响,我背靠着风雪,推开了客栈的大门。

厅内……根叔正赤着上身靠在椅背上,眉姐在帮他换洗纱布,手旁的水盆里,一片赤红。

“发生了什么事?”我急忙问道。

根叔喝了口水,直了直身子,龇牙咧嘴的说道:

“掌柜的,五天前,我按你的指令,易容改扮,渗透到非常道的教众中间,去查探金鳌遗蜕的消息,五天里,我一共换了十六张脸,藏身在非常道的教众之中,不断的变换身份,两天前,我换了一张脸,这张脸的主人叫晁泰,是非常道的一名副坛主,我杀了他,顶了他的身份,跟在非常道的北天门铜镜救厄力士白湘尊者后头,在方山埭附近连挖八处洞穴,为了开山裂石,用尽了神拳队制造的所有火药,才炸开了一处幽深晦暗的底下溶洞……”

两天前,方山埭……

根叔假扮的晁泰,正带着四十几个筋骨结实的汉子,各持长锹短镐,举着松油的火把,跟着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道士在溶洞里穿行,高的道士是苍梧妖道,矮的道士是他的徒弟白湘,那白湘一头乱发披肩,不盘不束,一双三白眼冷冷生光,背上背了一个匣子,里面全是各种盗墓的长短器械,手脚扎着牛皮筒子,鞋底挂着三棱的倒钩,一看便是常年扒坟的老手儿。

溶洞里,百步九折,高低不一,时而淌水而进,时而拾级而上,漆黑如墨的晶状溶石,碧绿如玉的暗河湍流,横卧路边的野骨干尸,将这段神秘的底下幽径渲染的愈发恐怖。

大约走了不到半个时辰,迷宫一般的洞窟霍然开朗,一个深不见底的寒潭出现了众人脚下,寒潭周遭,有铜柱四十六根,铜柱之上雕有龙环兽首,三十二道青铜的锁链,在铜柱之间交织拉扯,吊住了一只一半浸入水中的暗灰色的棺木!

在每根铜柱底下,都有一个一人高下的巨大绞盘,潭水边上有石碑一座,上书个十三个鱼虫鸟篆:

“大楚巫贤范增封金鳌遗蜕于此!”苍梧道人双目含泪,双臂大张,高声念道。

“两千年了……两千年了……巫族当兴!巫族当兴——”苍梧道人激动的浑身发抖,额上青筋暴跳。

“升起来——”苍梧道人一声大喊,白湘尊者一拱手,指挥着一众劳力,三人一组,各守绞盘,齐声发力,转动胶轮。

“吱——呀——”

一阵令人牙酸的金铁声响起,那口乌黑的棺材从潭水中缓缓升起,向岸边而来。

“扑通——”沉重的棺材落在了岸边,苍梧道人俯下身去,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棺材上每一道云纹篆刻。

根叔假扮的晁泰站在阴影之中,偷眼向那棺材上看去,只见那棺材上铁画银钩的刻着十二个字——鳌龙鬼力所至,日暮人不敢行。

苍梧道人双膝一弯,面向西方,仰天祷祝道:

“第二十五代麻叔谋叩谢巫族先祖,保佑弟子寻得鳌龙遗蜕,光耀楚巫……”

白湘一撩袍袖,也跟着苍梧道人拜了下去,大礼行完,白湘站起身来,扶着苍梧道人,沉声说道:“窦府被警察封了,我们的人进不去,绿绮已经很久没有传来消息了,白猿客栈的张寒也在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苍梧道人摇了摇头,徐徐说道:“不要紧,我本来就没有把赌注全压到窦府里面,钱、粮、兵、黑、白,若能一局搞瘫痪南京的秩序,自然最好,若是搞不掉,也没有关系,因为我们还有它!”

苍梧道人轻柔的抚摸着棺材,幽幽笑道:“白湘,你知道么?没有这具金鳌遗蜕,历史上所说的那些长生,不过都是一些理念上的构想,所谓的吃金丹能长生不死不过是咱们楚巫欺骗皇帝老儿的一个谎言罢了,只不过古往今来的皇帝太贪心,他们舍不得着花花世界,大好河山,舍不得他们的权力,舍不得他们的一切,所以,纵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这样的英雄,到了迟暮之年,也甘愿欺骗自己,去寻那虚无缥缈的长生,而我们,只不过是利用他们的权力和贪念,借着炼丹的幌子,在不断的画圈儿罢了!”

“画圈儿?”

“对!就是画圈!因为在历史上,第一次提出“长生”这两个概念的根据就是这只金鳌遗蜕!在没有彻底研究明白金鳌遗蜕的奥秘之前,所有的长生,都是猜想罢了。自从西楚的巫贤范增,为了躲避张良的追上,将金鳌遗蜕藏在了玄武穴之后,我们这些楚巫的后辈就一直在寻找着这件神物,我们只知道玄武穴在东南龙脉之上,但是这东南之地,水网密布,山峦交错,大小龙脉数不胜数,到底在哪里,谁也不知道,我们一代代的祖师穷尽毕生之力,在文献典籍、先祖笔记、地理志怪、风水堪舆之中,不断摸索,将这个玄武穴的搜寻范围不断的缩小,再缩小!这个过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如登天,你可知搜山寻龙,截江断河,需要多么大的人力物力?于是,我们一位先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给皇帝炼丹,借着搜集炼丹原料的幌子,查找玄武穴。但是……咱们参照先祖对金鳌遗蜕的研究笔记,炼出的五金之丹,毒性太大,从汉到隋,不知毒死了多少个皇帝,渐渐地,皇室王公对五金之丹失去了信心,伪装成炼丹师的巫族人眼看就要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一位天纵奇才的大巫横空出世,研究出了神仙髓这种绝妙的宝贝,并且划时代的提出了五脏之丹这一划时代的革新,哈哈哈,吃了神仙髓的王公贵族,没有不飘飘欲仙,嗜之如命的!这位大巫更是智计通天,屡现神通,获得了隋炀帝信任,成为了开河大都护,借用开凿运河的机会,调用百万民夫兵勇,从南向北,开山劈岭的搜索玄武穴,将搜索范围偌大的一片东南之地缩到了金陵左近!这等继往开来的大功业在我巫族绝对称得上震铄古今,这位祖师,就是在隋唐年间道号苍梧的麻叔谋!可惜,天妒英才,麻叔谋被白猿客栈的蓑衣所杀!为了延续麻叔谋的神话,承继麻叔谋的功业,从那时起,我楚巫一脉立下了一项传承,那就是——每一代的巫贤都必须以麻叔谋为名,苍梧道人为号!以借尸还魂为幌子,将麻叔谋长生不死,行走阴阳的神话传承下去,因为麻叔谋的寿活千年,是咱们的一面大旗,欺骗皇帝的大旗!它不能倒,也不会倒,只要有皇帝在,就有对长生的贪心在,有长生的贪心在,咱们巫族的机会就在!白湘……你瞧……两千多年了……足足两千多年过去了,咱们巫族人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穷困潦倒,饥寒交迫,秦朝当我们是六国余孽,要剿除;汉朝当我们是西楚党羽,要杀尽;我们被逼无奈,只得投身黄巾赤眉等乱民中,揭竿而起,结果呢!黄巾赤眉一摆,巫族又成了乱匪,先捕后杀;唐朝时,先祖帮隋炀帝开河的事,被唐太宗翻了出来,将我巫族划成了前隋党羽,可怜我巫族人一不懂蝇营狗苟,二不懂结党倾轧,暗地里几轮清洗下来,人丁凋零,只得远赴蒙古偷生;元朝,咱们巫族随着蒙古人的大军回到了中原,可谁想,蒙古人天下打的来,却坐不来,传了五世十一帝,才坐了九十八年的江山;明朝的朱元璋坐了皇帝后,把咱们巫族当成了蒙古人,抓了就杀,咱们的族人东躲西藏了一百多年,刚刚洗白了身份,混到了嘉靖皇帝的身边,却稀里糊涂的卷进了什么夺嫡的阴谋里,那太子的生母请来了白猿客栈的高手在宫里埋伏,打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连祖师爷传下的笔记都落在了宫中!没有了笔记,咱们明朝末年的族人只能闭其门来,摸着黑的研究,凭借着对金鳌遗蜕的猜想,妄图仿制出一只一模一样的金鳌遗蜕,可惜……实验失败了,而且,那只失败的仿制品还在北京城制造了一场巨大的灾难,虽然那次仿制失败了,但是我们却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我们知道,这个方向是对了的,我们需要先祖的笔记,因为笔记的后半本记录着关键性的研究数据,尽管我们当初没有看懂,但是在取得了阶段性进步之后,一定会对我们有启发,一番谋划之后,在嘉庆年间,我们派遣了三位得力的同族,混在了天理教的乱民中,攻入了皇宫,偷偷的盗走了祖师遗忘在宫里的笔记——一本鹿皮手卷,可惜……刚要脱身之际,清兵的洋枪队堵了上来,三位同族和天理教的教众都被击毙在了皇宫的墙内,笔记也不翼而飞……民国六年,我正计着出山的时候,又被白猿客栈的三眼妖狐找上门来,我俩斗了一局,果然张良传下来的瞳术,正是咱们巫族祝术的克星,只可惜巫族四法祝禁、咒、祝、符,只有祝术传到了如今,其余三法都断了传承,若是我能兼通四门,又岂会被那张九陵所伤,一蹶不振十二年!直至三个月前,天师会里一个叫头陀的神秘人找到了我,给了我一本满文写成的笔记,他告诉我说,这一本,就是当年在皇宫没有偷出来的那本鹿皮手卷,被皇宫内务府收走,译成满文之后,毁了原本,天师会看了上半本,知晓了金鳌遗蜕的来源和它破国灭城的威力,但是后半本的实验记录,他们是研究不懂的,既然研究不懂,索性让神拳队拿着前半本儿,把后半本儿还给了我,但是有一个条件——帮他搅乱南京城!唉……那天师会势力之大,远远超过我的想象,他们既然愿意合作,各取所需,我们何乐不为?想我楚巫一族本是人上之人,可亡国之后,两千年来,东躲西藏如丧家之犬,这种日子再也不会有了!南京破城之后,天师会会把咱们的巫族的子弟也像他们的门客一样,洗白身份,送入政府,从军从政!烟土、军火、药品的生意也分给咱们一成,哈哈哈……到时钱权在手,谁敢再欺压我们?”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