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三岔口(下)

杨惊雷失踪的事,我们没有声张,将消息封锁在了我、姜大太太、萧自横和梁战四个人之中,那名被绑起来的仆役被姜大太太带走,暗中藏了起来,那晚的枪声,是萧自横射击半空中的钟馗发出的声音,反正钟馗现身,也不是第一次了,昨天晚上,由于杨惊雷身份特殊,从四面八方听见枪声赶来的二姨太玉娇娥、左云襄,还有杜盈盈都被姜大太太派人堵在了宋时谋居住的院子外面。

今天一早,所有人都以怀疑的眼光审视着彼此,我知道,这滩水越来越浑了。

晨光初上,玉娇娥在后花园的亭子里咿咿呀呀的吊着嗓子。

“蠢才问话太潦草,难免怀疑在心梢。你不该人前逞骄傲,不该费词又滔滔,休要噪,且站了,薛良与我去问一遭——”

我悄无声息的站到了她的身后,轻轻一咳嗽,打断了她最后一个高音儿。

“哟,张爷!”玉娇娥展颜一笑,转过身来,一双明眸定定的望着我。

“杯子藏哪了?”我笑着问道。

玉娇娥神色一慌,眨了眨眼睛,脆生生的答道:“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我说……和费学岐喝完酒,你把你那个酒杯藏哪了?”我一字一顿的重复道。

“你……你都知道了?”玉娇娥慌了神,额上冒了一层冷汗。

“你们喝了酒,跳了舞,搂也搂了,抱也抱了……别否认哦,费行长的肩膀上还有你的发丝呢,那香味,和你身上这紫罗兰的香水一般无二……”我看着玉娇娥的眼睛,沉声说道。

“人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我杀的!我就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费行长已经死了……我害怕,害怕引火上身,才把那个杯子……那个杯子藏起来的!”玉娇娥红着眼眶,六神无主的哀声相求,求我相信她。

我皱了一下眉头,目光炯炯的问道:“半路,你为什么离开,离开之后,又为什么会回来?”

玉娇娥捂着脸,摸了摸脸上因为恐惧而留下的泪水,苦笑着说道:

“除了以色娱人,我不会别的……窦万通死了,我必须给自己找一条新的出路,找一个养我的人……”

“也就是说,费学岐是你的新目标?”

玉娇娥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费学岐在窦万通死的当天,就来到了窦府,他身份特殊,不愿意露面,姜大太太安排他住进了偏僻的别院,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来了这里……是在第二天……第二天晚上,就是陶精玉死的那天,我的狗走丢了,我在找狗的时候走到了别院,遇到了费学岐,原来狗跑到了他的屋子里,他说他喜欢我,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如果想好了,就来别院找他,我当时很慌张的跑掉了……连狗也没来得及管……后来,我想了很久,觉得这窦府我是再也待不下去了,必须找一个人带我走,于是……又过了一个白天,我画好了妆,接着找狗的名义,避开众人,去了费学岐住的别院,果然,好色是男人的通病,没一个例外,只不过,那天晚上费学岐有些心不在焉,仿佛心里有事,我陪他跳了舞,喝了酒,眼看就要上床的时候,费学岐突然从兜里摸出了一块镶钻的金表放在了我的手里,说是送给我的礼物,让我先回去收好,收好后,再回来找他,他要先洗个澡,我当时还纳闷儿,怎么突然就送我东西,但是我当时财迷心窍,顾不得多想,下意识的拿着金表,跨过大半个窦府,喜滋滋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收好了金表,又补了补妆,才有偷偷的回到了别院,谁知一推门,便看到了费学岐的无头尸首,我吓了一跳,一眼就瞟到了桌子上的酒杯,其中一个上面还有我的唇印,我怕惹上麻烦,把我的那个杯子顺着窗户扔到了外面的灌木丛里,转身就往回跑,谁知脚底下一崴,绊在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上,我身子一晃,栽倒在地,睁眼一看,才看到那圆滚滚的东西正是费学岐的人头,我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尖叫,喊出声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没有办法,我只能迎着头皮喊……幸好我的狗还在别院,这也成为了我搪塞的借口……没想到,终究还是被你识破了!”

我叹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去,冷不防已经哭得梨花带雨的玉娇娥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半个身子贴了上来,抬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柔声说道:

“张爷!你结婚了么?”

我挣扎了一下胳膊,玉娇娥抱得更紧了,我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结了,孩子都快生了!”

“我不介意!男人家,谁还没个三妻四妾!”玉娇娥展颜一笑,将头枕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笑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本,拔开了一只钢笔,递给了玉娇娥,笑着说道:

“我给你留个号码,我说,你写!”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