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钟馗猎鬼

谭追的尸体是第二天才被抬出来的,谭翻抱着他爹的尸体在墓穴里哀嚎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过路的乡民发现了盗洞口,并且听到了里面渗人的惨叫,惊惧之下报了警,巡警很快赶到了现场,将已经精神错乱的谭翻拖了出来,并且组织人力拓宽了谭翻打的盗洞,下到了洞穴之中,将谭追的尸体也拖了出来,并在谭追的身上发现了一夜牛皮书页,上面写着:谭追者,湖北宣恩县万查乡人,同治十年生人,寿五十有九,亡于民国十九年正月十三。警察局在审问谭翻的过程中发现,这小伙子已经神志失常,翻来覆去的只有三句话:

“少小名惊翰墨场,诗书无用且扬狂。我今欲借先生剑,地暗天昏一吐光。”

“吾乃赐福镇宅圣君武魁斩鬼天师钟正南敕令巡游阳间南北群妖恶鬼束手——”

“谭翻,光绪三十四年生人,寿二十有二,亡于民国十九年正月十五。”

第二天,也就是正月十五元宵灯会当晚,关押在巡警局大牢里正在睡觉的谭翻忽然发了癔症,大叫:“钟馗大人饶命——”

随即便将吃饭的筷子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同牢房的其他犯人被喷了一身血,吓的大喊,才引来了值班的巡警……

在谭翻的身上还发现了这张和谭追身上同样质地的牛皮书页,上面写着:“谭翻,光绪三十四年生人,寿二十有二,亡于民国十九年正月十五。”

与此同时,南京城内,许多人都收到相同质地的生死簿书页,一时间,满城惶恐,人心动荡。

至此,萧自横结束了他的讲述,哑着嗓子,呷了一口水,定定的看着直淌鼻涕的我,我接过鲁绛递过来的手绢,擦了擦鼻涕,站起身来,走到一张八仙桌的前面,环视众人扬声说道:

“其实,看破对手的局,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自己想象成布局的人!”

“把自己想象成布局的人?”萧自横咀嚼了一遍我的话,不解的看向了我。

我喝了口中药汤,接着说道:

“苍梧妖道的目标很明确——协助天师会,拿下南京城!那么,围绕这个目标,这妖道开展了一系列的活动,比如掳劫孩童,假死还生,收拢信徒,散播神仙髓,聚众闹事,接应神拳队入城,这一切的一切,目的就是为了在南京城内形成一股听命于他的势力,这股势力是他搅扰南京的资本,这股势力就是——非常道!这非常道的组成极其驳杂,其中有本就属于苍梧妖道的嫡系手下——金剑、琵琶、掌镜、如意四个尊者力士,服食神仙髓,被他控制的百姓,还有来自于天师道的武力协助——神拳队,更有众多三教九流的信众,这一切,使的苍梧道人在南京城的渗透能力和破坏能力得到了更深层次的放大,如今,万事俱备,苍梧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开展他的破城行动!好!现在,我们想一想,如果我们是苍梧道人,该从哪里入手,才能从里到外的攻破南京城!”

我一抛出这个问题,在场的所有人瞬间陷入了沉思,没过多久,敏贝勒抢先举手,张口说道:

“要是我,我就先烧了城里所有的粮食,城里一断粮,无论军民,必定慌乱,满城人口,连连饿上三个月,南京城不攻自破!”

“说得好!但是不够全面。”

我点头一笑,在桌子上蘸着茶水,写下了一个“粮”字。

就在这个时候,鲁胥也举起了手,沉声说道:“要是我,就去抢金库,当兵的发不出饷来,哪个给你卖命,到时候,只要一轮猛攻,南京守备军瞬间做鸟兽散!”

“大舅哥说的好!但是,还不够!”我点了点头,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钱”字。

突然,陆龟年一拍脑门子,站起身来,高声说道:

“偷!去偷南京城的布防图,按着布防图专门攻击防守薄弱的地方!”

陆龟年的话,掀起了一波讨论的小高潮,众人七嘴八舌的发表这自己的见解,有要投毒的、有要防火的、还有要搞暗杀的,叽叽喳喳的,简直快要掀翻了房顶,就连鲁绛都强忍着困意,撸着袖子两眼放光的计划着要设计一种掘进式爆破的机关,炸塌南京的城墙。

我一口干了中药汤,摆了摆手,众人渐渐安静下来,我蘸着茶水,接着在桌上写了四个字,加上刚才写下的“钱、粮”二字,总共并排写了六个楷自,依次分别为:钱、粮、将、黑、白、灰。

我见众人不解,徐徐解释道:

“南京城,城高地阔,人口众多,三教九流,华洋杂居,多方势力盘根错节,无论是断粮投毒也好,或是搞暗杀、抢金库也好,单独的行动,都无法在短时间内给南京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要想一举将南京城搞瘫痪,必须从这六个方面同时下手!一、所谓钱,便是劫金库,断士兵饷银,乱守备军心,据我所知,这南京的金库在下关码头宝塔桥后身的中央银行地下,掌握着钥匙的是中央银行的代行长费学岐;二、所谓粮,便是焚烧粮库,引得城内饥荒,百姓动荡,据我所知,南京城内的存粮官库的份额不足两成,其余八成都在昌泰米行老板陶精玉的手上,之前,非常道冲击政府粮库,应该就是刺探消息,确定粮食分配份额的先招;三、所谓将,便是刺杀守城的领兵军官,使军队陷入指挥混乱的场面,这个要被除掉的将官,就是南京卫戍部队中央军一一二师第五团团长陈化昭的顶头上司南京守备司令宋时谋;四、所谓黑,便是指盘踞在长江南岸下关码头的黑帮组织——挑山帮,为什么叫挑山帮呢,只因自1928年起,南京成的人口开始激增,由1912年的26.9万人猛增至49.65万人,直接翻了一倍,人一多,粮食的需求量就开始大大的增加,政府不得不从外地调入大批粮食,南京城的粮源也因此扩展到了长江上游地区。长江南岸的下关码头,粮食的吞吐量也因此直逼360万石以上。这些粮食,都要经过码头,由挑山帮的大当家窦万通掌控来往,明里运粮食,暗里运烟土、药品、枪炮、贩卖人口,什么赚钱就运什么,苍梧道人要想在城里发动暴乱,武器、弹药、药品这些运不进城的东西,不找窦万通,他根本玩儿不转;五、所谓白,便是指警察局,苍梧道人在南京城内四处活动,最大的阻碍就是负责城内治安的警察局,警察局的局长杨惊雷就是这个白;至于这第六项灰,就更好解释了,这灰就是咱们客栈了,不登庙堂,所以不是白,不入绿林,所以不是黑,游走与江湖之间,勉强算个灰字,咱们这伙人和苍梧妖道可是老冤家了,这颗眼中钉、肉中刺要是不拔下去,他能安生么?这俩盗墓贼,就是他制造恐慌的一个幌子,在这个钟馗杀人的掩盖下,他要有新的行动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