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翠压秦淮秀所钟

不知不觉,先祖这本笔记便被我翻了个通透,在笔记的最后一页,有数行小字,记录了这本笔记主人的名号和时间,以及这个故事的来源。

原来,写这个故事的人名曰:宋抱一,乃是隋末唐初的白猿水袖。之所以能记录下这个故事,乃是因为在唐武德三年,裴虔通以隋朝杀逆之罪,徙于岭表而死,在流放途中,裴虔通在一间茶馆与宋抱一有过一面之缘,宋抱一念及裴虔通和身边的老弱悲苦饥馁,于是慷慨解囊,请他们吃了一顿饱饭,裴虔通醉酒之后,和宋抱一讲了这段故事,第二天,裴虔通就因暴病,死在了路上。

说来也是造化弄人,裴虔通窥探天机,看到了自己被皇帝杀头,心生嫌隙,阙准时机,与司马德戡、宇文化及等人在大业十三年三月十日夜里发动政变,先开宫门,骑至成象殿,杀将军独孤盛,擒隋炀帝于西阁,以白绫缢杀之。宇文化及厚赏了裴虔通,奉他为光禄大夫、莒国公。派他镇守徐州。宇文化及兵败后,裴虔通又归顺了唐朝,被封做了辰州刺史。想那李渊起兵之初,便是以隋臣自居,并用这面大旗招募了很多隋朝旧部,这些隋朝旧部和当年杀死隋炀帝杨广的宇文化及、司马德戡、裴虔通等人可是水火不容的死敌。如今,李渊得了建设高喊,把宇文一党治罪,明正典刑,实乃是抚慰隋朝旧部人心最好的方式。就这样,李渊开始了大清算,把裴虔通等人拎了出来,打着为前朝皇帝报仇的名义,判了他们流放岭南不赦的罪,意思就是告诉所有的隋朝旧臣:我李渊兑现了起兵的承诺,前朝皇帝没了,害他的仇人我也给你们办了,尘归尘,土归土,过去的事已经翻篇儿了,你们就安心给我卖命吧!

可怜这裴虔通自以为窥探了天机,看到了自己被皇帝流放,却没想到流放他的皇帝不是隋朝的杨广,而是唐朝的李渊,裴虔通妄想通过谋逆先下手为强,改变自己的命运,却不料反将自己陷入了绝地,一番挣扎之后,裴虔通还是没有逃过流放岭南,途中暴毙的结局。究竟是人推动了命运,还是命运推动了人?白猿客栈那位水袖先祖宋抱一,在笔记的最后写下了以上的这段话。

我合上了笔记,将它细细包好,坐在地上,开始梳理宋抱一祖师记录的这段历史。

首先,基于非常道这群妖人一贯装神弄鬼的把戏,什么“照骨方镜窥天机,貔貅守财风水地”之类的套路,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南京之所以成为“十朝古都”,并不是因为有什么所谓的“帝王龙气”,而是因为其水网密布,山河险峻,鱼米丰盈,航道通畅。进可携军民百万北上略地,退可凭长江天险划江而治,手握鱼盐之富,漕运之财,坐拥江南士子,招揽天下英才,此中强国治军之利害,岂是风水迷信之小道所能胡诌得明白的。只可惜,古代皇帝大多昏聩闭塞,净干些“不问苍生问鬼神”的荒唐事,才让这些个妖人骗子祸乱天下。

其次,妖道麻叔谋出身楚巫,最擅长催眠入梦的“祝术”,料想那裴虔通恐怕根本没到达过什么玄武穴,而是在方山的那座山谷的洞口边上就被施展了催眠法,裴虔通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一场亦真亦幻的梦境。麻叔谋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让裴虔通同意他拟制的河图,交出印信,以供麻叔谋调遣兵马徭役。可怜那裴虔通自认高明,以为将麻叔谋玩弄于股掌之中,殊不知,那麻叔谋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阴谋家。

最后,至于麻叔谋为什么提前算出裴虔通流放岭南,据我看来,这样没什么难的。其一,隋唐时候,流放没别的地方,就岭南一个选择;其二,说来也巧,杨广和李渊这俩人,都因为自己的皇位来路不正,一直在克俭死刑,自诩广修仁德,打造自己仁君的形象,这俩皇帝想杀的人,大多判流刑,然后半路下杀手。综合以上两点,麻叔谋想在梦中为裴虔通埋下和杨广君臣猜忌的种子,误打误撞的往流放岭南而死上瞎蒙,谁料竟然就这么蒙对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裴虔通还是麻叔谋都没有想到,真真假假,造化弄人,麻叔谋给裴虔通编造的梦境,竟然成了真,只不过流放裴虔通的皇帝,从杨广意外的变成了李渊,麻叔谋瞎编的这个梦,真的一语成谶!

剥落故事里面的种种恩怨情仇,神秘色彩,有三条线索引起了我的注意:

第一、秦始皇开秦淮河是发生在他第五次出巡,据史书记载,秦始皇第五次东巡,是在公元前210年,南下云梦,沿长江东至会稽,又沿海北上返山东莱州,在西返咸阳途中于沙丘病逝,这此出巡也成了他这辈子最后一次出巡,而徐福第一次出海是在公元前219年,也就是说,在秦始皇最后一次出游的时候,金鳌遗蜕已经到了秦始皇的手中,并且秦始皇已经对金鳌遗蜕开展了长时间的研究,麻叔谋那位在秦始皇身边的望气士祖师爷肯定知道金鳌遗蜕的存在,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开挖秦淮河,破坏龙脉绝对是个幌子,那名望气士很可能是发现了金鳌遗蜕的什么秘密,或者是说玄武穴的什么秘密,这位望气士在诓骗秦始皇挖秦淮河的时候,还将这些重要的情报通风给了楚巫的首领——巫贤范增!这也就完美的解释了金鳌遗蜕这等事关长生的皇家机密,为何范增在攻入阿房宫的第一时间就能准确的控制住金鳌遗蜕,杀光所有研究的相关人士灭口。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