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醉上金鳌(下)

三天后,秦淮河左岸,方山。

裴虔通和麻叔谋并肩行至一处山谷,只听麻叔谋说道:

“玄武穴就在此处山腹之内,一次只能容一人进出,说起来,倒也是天赐裴大人一场好富贵。”

裴虔通一听富贵二字,眼前一亮,拱手问道:“敢问道长,裴某这富贵从何而来啊?”

麻叔谋指着山腹笑道:“在这玄武穴中有一只异兽,名曰:百解。龙头、马身、短翼、双角、卷尾、鬃须、麟脚,形似狮子,毛色灰白。又称:貔貅。此物贪财,以四面八方之财为食,吞万物而不泻,可招财聚宝,只进不出,神通特异。秦朝之时,自西昆仑山跑入咸阳,吞金食铁,为祸一方,被先祖捉拿,锁在此处看守玄武穴。并与它许下诺言,以一年为限,只待玄武穴中的那颗大树,枝叶枯黄,落叶凋零,便是为秋冬来到,那只貔貅便可自行离去。相传那玄武穴中有一面照骨方镜,广四尺,高五尺,表里有明,照之则影倒见,铸有阴阳两面,阳面能知疾病深浅,以手捧心,可见肠胃五脏,人疾病照之,则知病之所在;阴面能知过去未来,遍观身后二十年气运起落,乃是秦始皇勘察国运的宝物,被秦始皇拿来镇压玄武穴。为了让那貔貅守在此地,我家祖师特地从天竺寻来了一棵金甲龙柏,这棵金甲龙柏树,四季长青,永不落叶!于是,这只貔貅终日趴在树下,望着梢头,等啊等,等啊等,从秦朝一直等到了如今……裴大人您只需这般……这般……这场富贵便可唾手而得……”

裴虔通财迷心窍,听的喜笑颜看,心中暗暗思忖道:

“我乃是皇帝派来的眼线,料想这道士也不敢坑害于我,若是此番真得了这场富贵,我不妨做个顺水人情,日后凭他如何调兵,如何挖河,我都不再掣肘,好好配合于他。”

想到此处,裴虔通便不再犹豫,滚鞍下马,一手攥紧了腰刀,一手举起了火把,就欲往山腹里闯,只听身后的麻叔谋沉声嘱托道:

“裴大人切记,凡人不敢窥天机,万万不可去看那照骨方镜的阴面!切记!切记!”

裴虔通点头称是,迈开了步子,不多时,便消失在了山坳深处。

行不出三里,草木渐密,不辨东西,抬头不见月,低头不见路,裴虔通埋着脑袋,反复默念着麻叔谋教给他的口诀走法:

“西三北六东南九,西六北七南三三……”

不多时,前方一暗,草木深处,依稀现出了一方洞口,斜斜的向下方眼神,裴虔通咬了咬牙,一股气,猫着腰,钻进了石洞,石洞矮小,只能供一人单向爬行,蜿蜒曲折,约有一里路远后,渐渐开阔,裴虔通站直了身子,向四周看去,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处掏空的石洞边上,石洞中间有一方黄土夯成的土台,土台正中生长着一株十几丈高的龙柏,足有十人合抱粗细,碧叶如翠。

裴虔通连忙放下了手里的腰刀,从怀里掏出了一只号角,鼓气一吹,一声雄浑激昂的闷响在山洞里瞬间回荡开来,黑暗的角落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奔跑,随即躲藏在了某个角落。

麻叔谋说过,这号角是先秦的古物,乃是秦始皇出行的军号,所到之处,神鬼辟易,这只貔貅听见号声,以为是始皇驾临,自然远遁。裴虔通大喜,暗道这道士果然没骗我,于是咽了口唾沫,仗着胆子跑上了土台,把刀鞘当成铲子,在那龙柏树下,轻手轻脚的一阵挖刨,果然,掘开一层浮土之后,下面密密麻麻的埋藏的都是金灿灿的金锭子。

“凡貔貅所居之地,掘地三尺,必有重金!但切记别碰树上的叶子,叶落貔貅走,貔貅贪财,逃走之时,会瞬间将所藏金银尽数卷走,分文不剩!”麻叔谋的话在裴虔通脑海里响起。

裴虔通大喜过望,解下了身后准备好的口袋,开始手忙脚乱的往袋子里塞金子。

一顿猛塞之后,裴虔通颤颤巍巍的背起了肩上的金子,累的一脑袋青筋,晃晃悠悠的刚走了两步,无意中眼角余光一瞥,正看见树边的架子上摆着一面落满灰尘的青铜古镜。

“想必这一定就是那面传说中神乎其神的照骨方镜了吧!”裴虔通停下了脚步,正要上前查看,脑海里突然想起了麻叔谋的嘱咐:

“裴大人切记,万万不可去看那照骨方镜的阴面!切记!切记!”

裴虔通甩了甩脑袋,努力不去往铜镜那边看去,但是偏偏心里痒得百爪挠心。

“这照骨方镜的阴面能知过去未来,遍观身后二十年气运起落,我就看一眼,也好知道我这官儿还能不能升上去了,有道是:伴君如伴虎,多知道点儿前路,我也好保命护身……就看一眼,看完便走,料也无妨!”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