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醉上金鳌(上)

碧波万顷,大海之上,云天一色,徐福披头散发,满面枯槁的坐在船头,甲板上,又有两名疯掉的船员被五花大绑扔进了海里。

不是徐福心狠,而是这船上正在闹鬼?中了邪的船工开始四处咬人,疲劳、头昏、失眠、皮肤发红、溃疡、出血、脱发、呕吐、腹泻、怕光等疫病开始降临。有些人甚至开始出现幻觉,到处狂奔,撕扯啃咬同伴,整艘船上到处都是瘦骨嶙峋,口角流涎的船工,他们像幽灵一样四处飘荡,择人而噬,徐福无奈,只得召集一小撮症状轻微的士兵,将这些“中邪”的人,投入海中……

七天后,濒临崩溃的徐福终于在山东半岛登陆,秦始皇的大军前来接应,将徐福还有他带回来的金鳌龟甲一同运到了咸阳。

秦始皇见到了这具玉化的龟甲,奉若神迹,召集天下方士钻研这具龟甲,想从这具龟甲中,研究出鳌龙长生的秘诀。然而,没过多久,宫中便发生了十几起“中邪”的事故,一百多位宫人和方士出现了精神失常,皮肤溃烂,眼白凸起,脱发怕光的症状,秦始皇下令将这一百多人悉数坑杀。在宫中也发生了船上一样的事故之后,徐福敏锐的体察到,这一切必定与那具龟甲有关。因为在船上,徐福和部分士兵也出现过类似的轻微症状,但是当龟甲运到宫中,自己远离龟甲之后,这些症状便慢慢的开始消退。于是,徐福面见秦始皇,说明始末,带领众方士们开始研究隔离龟甲“鬼力”的方法。秦始皇多疑,唯恐术士研究出长生之秘后隐瞒不报,故而每次研究都有秦始皇在一旁监督,慢慢的,秦始皇也出现了“中邪”的症状,徐福屡次劝谏,但秦始皇痴迷长生太深,徐福苦劝无果,只得对秦始皇说,上次出海,曾见仙山,但因碰到巨大的鲛鱼阻碍,无法远航,要求增派射手对付鲛鱼。秦始皇应允,再建船队,交于徐福,徐福入海,自此再无影踪。

秦始皇沉迷龟甲,恨不得日夜相拥,很快就病发身亡,二世即位后,即恐惧于龟甲的鬼力,不敢毁去,又怕自己和秦始皇一样丧命,只能将龟甲收于阿房宫中,着方士日夜研究破解“鬼力”之道,方士们死了一茬又一茬,最终没有白忙活,终于被他们想出了用冶铜时用到的“铅”制成青砖大小,拼接成一件巨大的棺材,将金鳌龟甲隔离,这样就可以“封印”龟甲的“鬼力”。然而就在众方士对龟甲的研究取得阶段性进展的当口上,天下百姓再也无法忍耐秦朝的暴政,大泽乡陈胜、吴广揭竿而起,自号“张楚”,陈胜被推举为王,大江南北云集响应,各地农民纷纷杀长吏,响应陈胜。魏国、齐国、赵国、韩国、燕国、楚国等六国遗族趁机发难,秦二世三年,项羽率领数万楚军,同秦名将章邯、王离所率四十万秦军主力在巨鹿决战,项羽破釜沉舟,率先猛攻秦军,带动诸侯义军一起最终全歼王离军,并于八个月后迫使另二十万章邯秦军投降,将投降的二十万降卒全部坑杀。同年,项羽率兵从巨鹿前往咸阳,杀死子婴,攻入阿房宫,项羽为楚国族裔,军中有一谋士,名曰:范增,乃是楚巫之首,一身艺业经天纬地,奇谋术法神鬼莫测,在攻入阿房宫的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藏身在宫中从事龟甲研究的这群方士,在目睹了玉化的龟甲以及参阅了方士们的研究笔记之后,范增果断的带走了铅砖垒成的棺材,将龟甲封印其中,杀死了所有的方式灭口,带走了他们研究的笔记,并且让项羽火烧阿房宫,抹去所有金鳌龟甲的痕迹。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项羽引兵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

秦灭之后,楚汉争雄拉开了序幕,范增学究天人,术法通天,项羽勇武无匹,故而楚强汉弱。然而,一个人的出手打破了这一现状,这个人就是白猿客栈的张良,在张良的谋划运筹之下,项羽固陵、陈下、城父,三战三败,张良更使用反间计,让范增和项羽离心离德,最终,范增负气出走,张良遣人围杀,范增未到彭城,便假传消息,诈成背上生毒疮发作而死。实则带领手下巫士裹挟着从阿房宫中得来的金鳌龟甲藏身江湖。

汉五年(公元前202年)十二月,项羽逃离城父,逃至垓下,汉军迅速跟上,将10万楚军包围于垓下。范增虽然对项羽心有怨愤,但终究不忍楚人就此败亡,诈死的这段时间里,范增夜以继日的钻研那些秦朝方士的笔记,被他研究出了一套借助金鳌遗蜕的“鬼力”,破城灭国的战术,于是范增暗地里集结人手,携带着金鳌龟甲直奔垓下。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范增终究是晚来了一步,就在他在路上狂奔来援的时候,楚军兵少食尽,屡战不胜,夜闻四面楚歌,已然军心瓦解。是夜,项羽率八百余骑兵趁夜突围南逃,逃至乌江,在力杀汉军数百人后,自刎而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