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天师会

黄昏,客栈,我盘着腿,坐在大厅的柜台上,静静的望着金黄色的夕阳,满脑子都是陈化昭念出来的那段莫名其妙的咒语,其实这装神弄鬼的咒语本身没有什么值得恐惧的,令我感到深深恐惧的是这段咒语背后的那个组织。

“张大掌灯,今天的事……实在是对不住,你知道的,我萧家的走马司,无论哪朝哪代,都是个闲散衙门……我……胳膊拧不过大腿啊!此番拖你下水……也是无奈啊……”萧自横站在门口不住的作揖,坐在房梁上吃干果的陆龟年听的来气,在盘子里抓了一把瓜子,劈头盖脸的砸了萧自横一脑门儿,萧自横甩了甩脑袋,也不生气,只是低着头,不住的告罪,求我念在两门祖师的交情上,一定要帮衬一二。

“老萧,其实你早就知道,对手是天师会,对不对?”我沉默了半晌,突然问了一句。

萧自横面上一红,抽动了脸颊,赔着笑说道:“军中派到徐州的谍报人员……被灭了口,传回来的消息不准确……我也不……不敢确定……”

我叹了口气,点了支烟,脑门子一阵阵的痛。

天师会,发端于晚清,当时列强入侵,天下大乱,江湖邪派中的一些牛鬼蛇神纷纷现世,山东济宁人梁光弼融合义和拳、白莲教、红枪会等派的信徒,创立了天师会,自号乾阳龙华天德普智清平圣人天师,一手拿钱,一手拿刀,四处拉拢信众,借传道之名,坑蒙拐骗,贩运烟土,垄断漕运,盗卖文物,欺行霸市,大肆敛财,十几年的光景,信徒已达百万,遍布大江南北,袁世凯死后,北洋政府更迭频繁,各路武人军痞土匪,割据一方,相互倾轧,其中三教九流,一应俱全,诸如马桶先锋王怀庆、狗肉将军张宗昌、和尚大帅唐生智、道士督军刘湘、牌九司令孙殿英之流,数不胜数。各路军阀混战,民生凋敝,天师会趁机游走其中,扶植军阀,倒卖军火,供给烟土,一时间财富急剧膨胀,富到流油。这天师会手下,有一个专门做打砸杀人买卖的组织,唤做:神拳队,这神拳队,专收四方流民,以义和拳那套“神打”的骗术洗脑,才用“传授法术”、“神坛点将”、“请神上身”、“刀枪不入”等迷信骗局,吸引信徒,持械厮杀。适才那陈化昭所念的句子,就是天师会神拳队请神的咒语,我一听,便知道这趟浑水,原来深不见底,那苍梧妖道原来和天师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揉了揉太阳穴,抬起头来,看着萧自横,徐徐说道:“老萧啊,都这个时候了,也别藏着掖着了,把你知道的关于天师会的事儿,都说出来吧!”

萧自横闻听此话,眼前一亮,张口答道:“您也知道,这些年军阀混战,天师会从中倒卖军火,供给烟土,搜刮信众,那是挣下了大笔的钱财啊,这打仗靠什么,争地盘靠什么。说白了不就是靠钱么?有了钱,才能买枪买炮买壮丁,所以说,像打仗,就得先有钱。像天师会这种富可敌国的组织,哪个大帅不得伸长了脖子去巴结啊。反过来,这天师会要想赚钱,少不了玩命儿的营生,那也离不开这帮握着枪杆子的丘八啊。所以说,这军阀和天师会,那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军阀前面杀人掠地,天师会后头撒钱捞金,在众多的军阀中,天师会和桂系的关系最为密切,天师会中的徒众甚至有不少都在桂系军中任军职,就在这个组合运转的正舒服的时候,南京政府为了争夺军政大权,成立国军编遣委员会,举行国军编遣会议,开始大刀阔斧的削减桂系军阀的势力,这就激起了桂系军阀的强烈反弹,两军对垒,战事一触即发,天师会毫不犹豫的就占了桂系军阀一方,南京政府派了间谍去徐州,去了三个活人,回来一具尸体,剖开肚子,从食道里掏出来了半张符纸,符纸上就写着那道咒语……”

我咀嚼着萧自横的话,脑子里构架着整件事的脉络,眼下,我已经踏入了和苍梧道人争斗的旋涡里,一想起客栈将要面对的是天师会这样一个庞大而恐怖的组织,我心里便一阵惊骇,犹如一叶扁舟在滔天大浪之中上下沉浮。

“带我去看看那具身体!”我一抬头,跳下了柜台。

“张大掌灯,您肯继续帮忙了?”萧自横喜上眉梢。

我一脸郑重的答道:“我既不是帮你老萧,也不是帮官府,当官的争权夺位抢地盘,打来打去,从不顾百姓死活,我只是希望……南京城里能少死几个人……”

停尸间,寒气透骨。

萧自横轻轻的掀开了三号铁床的白色盖布,漏出了一具眼色惨白发青的尸首。

我戴上了塑胶的验尸手套,走到了尸体的面前……

“这就是那位派往徐州城外的间谍……代号甲十三……尸体实在钟楼上发现的。”萧自横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尸体的身份,随后拿起了纸笔,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