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仙人挂画(下)

敏贝勒的故事讲完了,陆龟年一拍脑门子,高声嗟叹道:

“哎呀呀——哎呀呀呀——我的贝勒爷呀!见过浑的,没见过您这么浑的,亲爹过大寿,您招一人跑过去现场上吊,您这个——厉害啊!”

陆龟年挑着大拇指,摇头晃脑的赞叹,敏贝勒呷了口酒,摇头晃脑的说道:“陈年往事了,还提这个干什么……”

“后来,你爹怎么样了?”陆龟年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敏贝勒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接着说道:“我爹刚中风,朝廷就下了旨,让我爹去湖北,原来那天差点没踩死我的红翎信使,带来的是湖北洪水泛滥,灾区广达30余县,灾民近300万人的急报。我阿玛授命南下赈灾,皇命不可违,唉,可怜我阿玛半边身子还瘫着呢,就被人抬着火速赶往武汉,赈灾的粮款在路上被绿林的土匪劫去了八九成,这点粮草本来就不多,又被劫了个干净,我阿玛到了湖北,无功而返,回京后,被皇上叱骂的狗血淋头,喝令我阿玛闭门反省,把我这个长子拎出去顶了我阿玛的差事,唉……没过两年,大清朝就亡了,我阿玛一心急,直接一蹬腿儿,去祖宗那头报道了,我们哥儿几个分了家产,没混几年,你家贝勒爷我,就到这同泰寺来了……”

陆龟年和梁战正唏嘘世事无常之时,我脑中猛地灵光一闪。

明朝、嘉靖、国师、仙丹、贵妃、夺位、高手、悬智、白猿客栈、装死的道童、仙人挂画……

敏贝勒这个仙人挂画的故事猛地和唐叔讲给我们的明朝时期悬智祖师的故事联系在了一起。

仙人挂画是从明朝那妖道的手中传下来的,也就是说,和我们交手的这个苍梧道人肯定也掌握着这门手段。

这样的话,他假死的谜题就解开了。

这苍梧道人,先是施展仙人挂画的手段,吊着绳子,在城门上装尸体,在行刑的警察将他放下来的时候,嚼碎口中的蜡丸,吞下那伏都教的假死药,降低心跳呼吸等一系列的生命体征,瞒过验尸的仵作和唐叔,而后待药效过去后,再从棺材里装神弄鬼的破土而出,一出完美的还魂戏码就这样精彩的呈现出来了!

“漂亮——”我一拍桌子,长身而起,一脸兴奋的呼道。

我因为想通了谜题,亢奋的忘乎所以,却不料手上用劲儿太大,真的满桌子盘子碗一阵乱响,吓的正在喝汤的敏贝勒手一抖,半碗羊肉汤全扣在胸口了。

“嘛呢?一惊一乍的,你闹猫啊——”敏贝勒气的把碗往桌子上一摔,狠狠的瞪着我。

我此刻心情大好,喜得眉开眼笑,一把抱住敏贝勒的脖子,狠狠的在他后背上砸了两拳,一屁股坐在地上,脱下了左脚的皮鞋,抽出了里面的鞋垫子,探进手去一顿摸索,从里面抽出了一小沓纸钞,一把塞在了敏贝勒手里。

“好嘛!感情你小子背着媳妇藏钱——”敏贝勒一声大喊。

“男人么,你懂的!哎呀呀,别说这个了,敏贝勒,还想吃什么,咱直接杀过去,哥们儿今儿个包了!”我提上皮鞋,豪情万丈的说道。

敏贝勒一边点着手里的纸钞,一边皱着眉骂道:

“这钱上这一股什么味儿啊,哎呀呀,沤烂了的海蛎子都没你这脚臭……”

“不要就还我!”我一拉脸,作势要抢,却被敏贝勒闪身一躲,窜到了门边。

“别别别,有道是铜臭铜臭,不臭那还叫钱么?哈哈哈,咱先去白玉汤搓个澡去,这叫:水包皮,搓完了澡,再去喝点茶叶,听着小曲儿,来几样苏沪点心,这叫:皮包水。哥几个!走着!”

敏贝勒吊着京嗓拉了一句高音儿,回头一推门,正要迈步,冷不防和门外站着的一个人影撞了一个满怀。

“这你娘哪个孙子……”敏贝勒一抬下巴,就要开骂,一打眼儿,发现眼前这人正是萧自横。

“这不是那萧……”敏贝勒话刚说了半截,就被萧自横从身前绕过,急火火的冲进了包房,只见萧自横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酒菜吃食,望着我,一脸苦涩的说道:

“几位爷,您们这还有闲情吃喝呢?外面都翻了天了!”

我一眯眼,疑声问道:“翻天了?啥意思?”

萧自横一跺脚,急声说道:“没时间解释了,楼下给您备好了马车,咱走着说!”

说完,便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小跑着下了楼,我和敏贝勒、梁战、陆龟年、萧自横,再加上墨璃青犴一起挤在了一辆四轮的马车里,随着车夫的一声鞭子响,飞一般的沿着街道狂奔。

南京城,洞明观,人声鼎沸,道观门前的空地上摆了一座方圆数十丈的法坛。法坛正中树一石碑,上书三个云纹古篆——非常道。山门之前,旌旗遮天蔽日,朱红的旗面上绣着凤鸟吞鬼的图样。坛下有道众一十八人,悉白衣披发,赤足背剑,袒露左肩,面带傩戏鬼面,围绕着法坛周围摆成九宫八卦图形的一百单八只乌木棺材,脚踏禹步,手掐道诀,口中唱道:酬还良愿祭五岳,制邪扶正踩九州。不祭五岳不成愿,不踩九州哪成罡……道坛之上,立着一个身披黑色道袍的背负金剑的道人。那道人立于案后,画符烧灰,浸于水中,以碗承之,浓香富裕,台下有密密麻麻的围着乡民,地上躺满了重病染疾的百姓,排着队,伸出瘦骨嶙峋的手,去讨要那盛满符灰的水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