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猿客栈2:诡戏金陵 第一卷:埋骨还魂

第一章:与相国为兵甲之阳符

年三十,金陵城,风雪夜。

客栈的大厅里架了一只铜锅,众人围桌而坐,铜锅底下的碳火明暗不定,锅内的汤汁滚沸,一股椒麻的香气缓缓的散逸开来。

立在门口那人,约有六十上下,面容清矍,颔下微须,头戴一顶西式的呢帽,帽檐压得很低,若有若无的遮住了额头上一道贯串眉骨的刀疤,那人手上拄着一只欧式的文明棍,脚下一双皮鞋擦得锃亮,肩膀上落满了雪花。

“在下萧自横,十二年前,我找三眼妖狐张九陵求助,张九陵说他有要事在身,无暇相帮,若是信得过白猿客栈的招牌,便在十二年后的除夕夜里,来金陵城琵琶巷三十一号,寻他的儿子张寒……”

来人摘下了头顶的呢帽,拍了拍肩背上的雪花,手掌一翻,将一个三寸长,一寸宽,伏状,平头,翘尾的铜铸老虎放在桌上,那老虎左右颈肋间,镌篆书两行,合曰:“与相国为兵甲之阳符。”

“虎符!”我见了那只铜铸的小老虎,下意识的底呼了一声,随即眉头一紧,定定的望向了那个名叫萧自横的老头儿。

而萧自横此刻也敏锐的察觉到了我的表情,一边自顾自的脱下了身上的大衣,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一边笑着说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叹了口气,解下了身上的围裙,取过鲁绛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沉声说道:

“陆龟年,上酒,萧先生,请!”

酒过三巡,萧自横的脸上翻出了一抹红晕,只见他两根指头摩挲着虎符身上的篆字,轻声说道:

“你我两家祖上的盟誓,还算数吧?”

我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根叔,又瞟了一眼冲我微微颔首的唐驹,随即一拱手,扬声说道:

“算数!”

萧自横闻言,抚掌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这大汉虎符就是我依照祖宗盟誓,今日给付给你白猿客栈的代价。”

我一咬牙,沉声喝道:

“萧先生,你的事,白猿客栈,接了!”

萧自横吐了一口酒气,思索了一阵,幽幽叹道:

“这件事怕是还得从隋朝炀帝年间说起……”

公元581年二月,北周静帝禅让帝位于杨坚,北周覆亡。杨坚定国号为“隋”,定都大兴城。八年后,大隋南下,灭陈朝,一统中国,结束了自西晋末年以来长达近三百年的分裂局面。

公元605年,隋炀帝杨广即位,迁都洛阳。为了控制江南之地,使长江两岸的绫罗珠玉、税赋鱼米运往洛阳,隋炀帝杨广下令开凿从洛阳经山东临清至河北涿郡长的“永济渠”;又于大业元年下令开凿洛阳到江苏清江达两千里长的“通济渠”,直接沟通黄河与淮河,并改造邗沟和江南运河,连同早年开凿的广通渠,形成多枝形的运河系统。

然而,开凿运河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程,炀帝规划的河道纵贯南北,所经山川湖泊无数,无有开山之力,裂土之能,岂能凿成,故而,修建之初,经历了无数的诡秘凶险之事,先是黄河断流了三天,水分黑白黄三色,河底露出一只鼍龙镇鬼的铜像,黄河两岸的百姓河工下到河床去拖那铜像,不料黄河水骤然三色合流,自下游倒灌,淹死生灵无数,连摧城镇二十一座,黄河左近,一片汪洋;而后,涿郡河段,有狐鬼夜哭,阴兵借道,半城百姓在一夜之内人间蒸发,不知所踪,勘察的武侯发现,好多人家里桌上的粥菜尚温,但是一家人都消失不见;接着,宫内传来了闹鬼的消息,上元节夜里,炀帝酒后起身,于房梁之上见一紫袍小儿抱琴而坐,指着炀帝唱道:“杨花落,李花开,桃李子,有天下”,炀帝怒而斥之,一回头,便见漫天大水排山倒海的从西北方向倒灌而来,帝惊惧而起,梦醒汗透衣袍;于是,谣言四起,说炀帝凿运河伤了华夏的气脉,黄河断流乃是龙脉翻身,涿郡闹鬼,乃是因为河工挖开了鬼府大门,惹得阎罗点兵,抹杀生灵,皇宫闹鬼,乃是因为炀帝开河,引得星斗移位,紫微易主……

但那炀帝也是心智坚忍之辈,暗中将那小儿所唱的歌谣记在脑中,第二天便招来龙藏寺的伽陀大师前来解疑,伽陀大师对曰:开凿运河乃是搬山卸岭,排布江河,震惊九天之事,为上天所忌,为鬼神所惊,非有大能之术士,欺天瞒地,遮星盖斗不能为之。如今,龙脉失衡,龙气外溢,那小儿实乃紫微星所化,特来皇宫示警,告知吾皇,您手下的李姓掌权之人,极有可能威胁到杨氏江山。

炀帝闻言,瞬时间将满朝文武在脑中过了一遍,在联想起水灌金銮殿这一幕,岂不正应了一个“水”字,申国公李穆一门,子孙个个都是高官重臣,四个儿子中李惇是凤州刺史,李怡是渭州刺史,李雅是大将军、荆州总管,李浑是右骁卫大将军、郕国公,手握兵马大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