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三年后,除夕夜,鲁绛大着肚子站在柜台后面算账,陆龟年倒挂在二楼的牌匾后头,挑着灯笼和站在门口的李青眉比划着左右的高低,根叔和唐驹在下棋,根叔的手臭,偏偏脸薄,连连悔棋,气得唐驹拍着桌子就要掀了棋盘……

门口的对联:鬼手佛烟张三眼,水袖蓑衣不老生,字字朱红。

梁战坐在窗台上,喝着小酒。

而我,则窝在厨房里,挥着满头的大汗在颠勺……

“请问,张三眼在么?”一个面容清矍的老头,穿着一身老旧的西服走进了大堂,我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葱油,迎了上来,拱手答道:

“老先生有什么事么?”

老头打量了一下我的瞳孔神情一肃,拱手说道:

“十二年前,我找三眼妖狐张九陵求助,张九陵说他有要事在身,无暇相帮,若是信得过白猿客栈的招牌,便在十二年后的除夕夜里,来金陵城琵琶巷三十一号,寻他的儿子张寒……”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