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天下英雄(大结局)

“咳——噗——”我猛地呕了一口水,扒着龙宫的飞檐喘着粗气。

适才在水下,那老龟连撕了几个赢家的护卫,杀红了眼,直奔我们冲来,若不是唐驹放了墨毒,染了周围的河水,熏坏了那老龟的孔窍,此刻我们怕是早就葬身河底了!哪等的到寻了舢板的根叔一个个把我们捞上来……

“一,二,三……七……”

我数了数身边的人,一个不少!我心里一松,缓了缓紧绷的神经,向脚下看去,只见一片廊腰缦回之中,掩映了无数青铜铸就的花木,花木之上,铜臭斑斑,一面朱红的大门紧闭,上面挂着一把苍黑色的大锁,门缝上挂满了某种蛇皮,紧紧的塞住了缝隙,虽历经千年,却不腐不朽,想不到战国时期的密封技术艺高如斯……

“在这大门之后就是六国的秘宝了吧!哈哈哈!”一个清矍高大的声影从墙后转了出来,手中提着一盏灯笼,照着门前的一块大石碑,那石碑异常高大,足有四米上下,上面盖着一块油布,用密密麻麻的麻绳缠在了石碑上,遮住了石碑上的字迹。

“打开它,让我看看上面写的什么?”赢號一声令下六个背刀的汉子从黑暗中现出身来,撕开了身上的潜水服,漏出了一身复古的甲胄——秦甲!

我叹了口气,顺着柱子溜了下来,朗声喝道:

“想动龙宫秘宝,除非白猿客栈门人死绝!”

赢號慢慢的回过头来,笑着说道:

“我就知道,你肯定能登到这龙宫之上,小小的波涛还难不住你……”

“你又是怎么上来的?”我张口问道。

赢號笑着拍了拍手,卞娘穿着一身潜水衣,从花木后面走了出来,站在了赢號的身前,赢號揽着卞娘的肩膀笑着说道:

“这位水上罗汉,我可是培养了十二年,大船底下,有一只小冲锋舟,这位跋陀罗才是最好的水手,入水的一瞬间,便解开了小船,带着我们登上了这座龙宫!现在,请你取出佛头里的竹简,打开门上的铁锁,我放你们走……”

赢號笑着摘下了上衣兜里的怀表,打开怀表盖子看了一眼指针,笑着说道:

“现在是十一点整,鲁姑娘身上的防水炸药还有五分钟就……砰——”赢號笑着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抓住了鲁绛的手,轻声说道:

“怕么?”

“我不怕!你们走,不要给他开门。”鲁绛急切的说道。

“我想过了,鲁绛,我喜欢你,不是因为我们在我爹的局里相逢相知,而是我真的喜欢你这个人,在你不在我身边的这段日子,我每天都在想你,不知什么时候,你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我一闭上眼睛,眼前都是你。我想好了,阴山脚下,我已经错过了一次,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五分钟,炸弹能拆就拆,拆不了,我陪你一起……”

我转头看向鲁绛,她的眼神有些闪烁,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我咧嘴一笑,将她的手抓的更紧了。

“一起死,还是给我开门,选一个吧!”

赢號一脸得意的晃了晃脑袋,我从怀里掏出了竹简,抡圆了胳膊,向水中抛去,眼看竹简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赢號的脸上瞬间爬满了狰狞,我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

“想拿竹简,凭本事吧!”

赢號原本想用鲁绛要挟我交出竹简,然而此刻竹简眼看就要落水,赢號的心都要飞出嗓子眼儿了,哪里来的及多说,他身后的那六个甲十,瞬间散成了一个半圆,飞一般的向竹简掠去,我狠命的向前一扑,拽倒了赢號,拼死抱住了他攥着怀表的右手,张口就去咬他的手腕,赢號回过神来抬腿一膝,顶在了我的心尖儿上,我嗓子一甜,咳出了一口黑血,梁战红了眼,拔足向我冲来,我抱紧了赢號大声喊道:

“别管我,抢竹简!”

梁战听言,犹豫了一下,一咬牙,翻身一扑,抓住了一个甲士的肩头,那甲士身法一顿,被陆龟年阙准机会,纵身跃起,将竹简捞在了手中,然而身在半空无处借力,整个人大头朝下的向水中栽去,眉姐从腰间解下了一根软索,绕住了陆龟年的脚踝,整个人向后一仰,将陆龟年扯回了半个身子,陆龟年扭身一转,手指刚搭在大船的边上,三个甲士便抡刀扑上,唐驹手中银针连发,拖延住了甲士的攻势,想上前去拉起陆龟年,奈何身上的毒虫和药散一入水,都被冲泡的四散无际,唐驹医术高绝,手脚上的功夫却稀松,不到两个回合,便被打的老血狂喷,根叔的手枪和弹药进了水,就是废铁一块,根叔的一身本事全在枪上,眼看唐驹和陆龟年左右难支,急的浑身乱颤,一跺脚,发着喊向前冲去,被一名甲士抬腿一脚,踹倒在地,李青眉拉着陆龟年的软索不敢放开,急得眼圈通红,唐驹和根叔两个老头子护着李青眉不敢远走,眼看六名甲士就要合围,斜刺里突然撞出了一个威武昂藏的身影,连发三拳,在甲士的合围里打出了一个缺口。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