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 > 白猿客栈 >

第十七章:九幽秘境(上)

民国五年,黄河源,逆水流向上百里,大雾弥漫,不辨东西,暴雨如注,倾盆而下,申不惧赤着双脚,站在甲板上,用力的扭着船舵,在一片漂满了猫尸和河伯残肢的河面上穿行……

“第几波了?”当年还尚未发胖的申不器倒提着一把单刀从船舱里钻了出来,配合着申不惧的舵向,调整着风帆……

“第四波了!咱家的狸猫都死绝了,人手也折了大半!”申不惧咬着牙说道。

“再坚持一下,按着先祖的水图,咱们很快就要到了……”申不器狠狠的扯了扯手里的缆绳,闷声说道。

“大哥,我看那帮面具人也伤亡了不少,要不……咱和他们拼了吧!”申不惧目漏凶光,压低了嗓子在申不器耳边小声说道。

“别意气用事,金吾和金宝儿可还在他们手里呢,我先去探探虚实!”申不器机警的向四周望了望,低头钻进了船舱。

船舱里支了一面屏风,屏风后头,一个头系红带的老妪正跪坐在一旁,椅子上端坐着一个长身宽肩的中年男子,在中年男子的脚边放了一口箱子,箱子里睡着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都是五六岁的年纪,箱子旁边躺着两个女人,被铁链捆的结结实实,在地上来回的翻滚挣扎。

那个头系红带的老妪在那中年男子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那老妪施了一礼,转出了屏风,站在申不器的面前,笑着说道:

“告罪了,申家掌柜!没知会您就将嫂夫人和公子偷着请上了船。可是,我们也是没办法,毕竟这水上行舟买卖是你们申家的本行,我们上了船,生死都捏在你们手里,不抓上两张底牌,我们心里难安啊……你放心,孩子都是从他们母亲的娘家接过来的,没有惊动申家的老爷子……孩子只是睡着了,三天后就会醒来……”

申不器喘了一口闷气,急声说道:

“大家都是为了财帛,我申家浴血厮杀,已经到了这里,还不够诚意么?”

“哈哈哈……诚意是够了,只是,还有一件事,需要申大当家拿个主意……”老妪的眼神宛若两道寒芒,从眉下的皱纹里缓缓探出。

“何事?”

“我家主人,被河伯抓伤了……需要一味药来解毒……”老妪慢吞吞的说道。

“什么药?”申不器问道。

“一个孩童的脑髓足矣!”老妪缓缓的上前一步,抓住了申不器的手腕。

“放屁!老子跟你拼了!”申不器一声怒骂,抡起单刀兜头向那老妪劈去,却不料那老妪的身手快若雷霆,侧身一闪,申不器单刀劈空,老妪探手一抓,便抠住了申不器的喉咙,合身一撞,将申不器顶在了墙上,笑着说道:

“不是放屁,是古羌人的秘方,我是巫医,不会错的!”

“老子……要杀了你……”申不器涨红了脸,拼命的挣扎。

“杀了我也没有用,我不过是个仆从。老身再重复一遍,解毒只需要一个小孩儿的脑髓……但是里面有两个孩儿,一个是你的儿子,一个是你弟弟的女儿,选择权在你……”

“我哪个也不选……”申不器闷声吼道。

“那就两个都杀了,再把你们申家剩下的这十几号人一起杀掉,你也看到了,我们还剩下三十多人,个个儿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你是个聪明人,还是一个父亲……该知道怎么选择!选你儿子,扣门三下,选你侄女,扣门两下……”

老妪轻轻的拢了拢申不器凌乱的发型,转身走进了船舱,扔出了两个捆的严严实实的女人,随后关上了门。

屏风后,老妪跪在了那个中年男子身侧,低声说道:

“老爷,那申不器已经动摇了!”

“自私,贪婪,懦弱是俗人的本性,对于申不器将要做的选择,我并不好奇。我现在很懊恼,申酉堂的海图只到了这里,黄河龙宫就在咱们脚下的水底,可是,如何使龙宫现身,我却一筹莫展,看来……想寻真龙,绕不开白猿客栈这道坎儿!他们手里才掌握着打开龙宫的钥匙,可惜了,还要再等十二年……”

“咚……咚……”申不器跪在门外,将脸深深的埋在地上,颤抖着双手,扣了两下门。

那中年男子听着门上缓缓响起的两声轻响,慢慢的抱起了箱子里熟睡的女孩儿,摆弄了一阵之后,从女孩的脖子上解下了一个金色的长命锁,递给了那个老妪,轻声说道:

“这是个好东西,留好了,还给他们做个念想吧!给他们解下一只小船,带着那两个女人,和这个男孩儿,让他们走吧!”

半个时辰后,老妪阴恻恻的笑了一声,伸着满是鲜血的两只手推开了门,将尚在襁褓中的申金吾递给了有如行尸走肉一般的申不器……

故事讲到这里,由霸先已经泪流满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