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只为佳人一笑

盛唐,物阜民丰,天下归心。申家虽远处西地,却对中原风物神往不已,彼时,申家家主申酉堂,静极思动,顺大河东下,改名换姓,遍游大唐之余,入了书院,考了科举,偏巧还中了进士,在扬州任了一个闲散的录事参军。

则天顺圣皇后光宅元年,也就是公元684年,徐敬业与其弟徐敬猷、唐之奇、杜求仁、骆宾王等人,在九月起兵于扬州,李敬业自称为匡复府大将军,领扬州大都督。以勤王救国、匡扶卢陵王李显复位为名出师讨伐武后,大江南北忠于李唐的氏族纷纷赢粮而景从,其中便有一队由骆宾王引荐的神秘人,他们虽然隐去了名姓,行踪诡秘,申酉堂却知道,他们就是公输一族的青衣匠人,为首的是一个女子,气质高绝,美若天人,申酉堂第一次见她,便神魂颠倒,无法自拔!然而,襄王有梦,神女无心,申酉堂日夜追随佳人,用尽了百般手段,却仍旧无法让佳人对他动心。申酉堂知道,那女子爱的是能写出: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这样的句子的大唐第一才子——骆宾王。但是情之一物,最难琢磨,一入情网,再难脱身。骆宾王反武后,公输家的女子为他前后奔忙,常伴左右,每每因战况而忧心。申酉堂为了博佳人一笑,使尽了家传的水上神通,相助徐敬业的大军过长江、破润州、三渡淮河……

然而,徐敬业刚愎自用,并非明主,不听谋士劝诫,被黑齿常之的大军围困,粮草紧缩,军马凋敝……

骆宾王愤懑难平,公输家的女先生衣带渐宽,申酉堂见不得佳人消瘦,于是向那女先生吐露一个大秘密,那便是——申家久居星宿海,无意中发现了黄河水下藏了一处九幽龙宫,里面可能藏着传说中秦皇苦寻不得的六国秘宝!并且自动请缨,愿回星宿海一探,起出秘宝,招兵买马,壮大徐敬业的声势,席卷天下。

佳人展颜解眉,长送申酉堂十五里,申酉堂踌躇满志,快马加鞭的赶回了申家古楼,昼伏夜出,历尽劫难,九死一生,测探水文,终于探出了龙宫所在。然而,待到申酉堂拿着水图笔记返回扬州之际,才发现,徐敬业的叛乱早就已经被武则天平定,徐敬业被杀,骆宾王不知所踪,藏匿于江湖,借用渤海国的国力联合军中的墨家人和公输族人一起修了长白山天池下面的龙渊,将徐敬业和李唐王公尸身藏了进去,申酉堂历经波折,才将水图送到公输家的女先生手里,奈何骆宾王此刻已经是天下通缉的亡命要犯,公输家的女先生跟着他没有在江湖上流离多久,就死在了追捕的乱战之中,骆宾王将水图细细的收在了长白山,不知所踪……

申酉堂得知佳人罹难,心如死灰,万念俱衰,将随身的狸猫留在了青衣巷,代替自己为佳人守墓,自己则返回到了申家古楼,闭门不出,没过多久,便郁郁而终!

申酉堂死后,申家人找了几十年,也没找到申酉堂测算出的那卷龙宫水图笔记……直到民国五年,一个神秘人到访申家古楼,捧出了申酉堂的半卷水图……

陆龟年喝了一口水,长出了一口气,一脸疲惫的看着沉思的我。

“辛苦了!”我笑着拍了拍陆龟年的肩膀。

“掌柜的,你这儿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陆龟年问道。

“去帮我找一件东西,申金吾、卞娘、申不惧、由霸先、申仲谋这几个人的房间里都要搜!”我在桌上铺了一张纸,画了一个图样,交给个陆龟年。

“得嘞,我走了……”陆龟年一个箭步冲出了房门,消失不见。

陆龟年刚走没多久,唐驹便站起身来,沉声说道:

“我曾听先师说过,白猿客栈在汉初原本是传有一副前往龙宫的水图,后来留侯张良担心此物早晚为祸,便一把火烧了,想不到这申家的人,竟然凭着对黄河的精通,生生又画出来一副……”

唐驹的话音未落,窗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渗人的猫叫,我推开窗子,发现由霸先正站在窗前。

“由先生?”我诧异的惊道。

“张大掌灯面前,当不得先生二字,由某此次前来,是有事相托!”

“何事?进屋说!”

“不了!长话短说,七个小时后,水牢换防,将由我看守大少爷,我希望张大掌灯能出手,打晕我,带走大少爷,我在古楼的西门泊了一艘快艇,地图和补给都在上面,你们直接走,再也不要回来!”由霸先两眼翻红,情绪上很是激动。

“这是为何?”我问道。

“老太爷这次是动了真怒,我怕他真的把大少爷沉了河,我不敢赌,所以只能托你们将大少爷带走,申家只剩这一丝骨血,万万不能断了……若是张大掌灯,肯仗义援手,日后但有差遣,由霸先万死不辞!”说完,一拱手,重重的朝我鞠了个躬。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