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烟有百味

月光将河水照的一片惨白,申不惧的尸体此刻就飘在河水上,一根细细的缆绳一端在古楼的河柱上,另一端栓了一只黑铁的钩子,刺穿了申不惧的后脑,将他的尸体钩在了水中,不至于被浪花冲走,只能顺着水波左右摇晃,申不惧的眼珠不知去了哪里,只剩下两个乌黑的窟窿直直的盯着月亮,半面头皮被掀开了一个大口子,被河水泡的发白,两只手的指甲都掀了开来,身上的衣服仿佛经过了大力的撕扯,破烂不堪……

申家古楼,地处河谷,依水而建,回廊边上,就是滔滔的大河。

我趴着栏杆向下望了一眼,只见直插河底的木柱上,布满了乌黑的抓痕!木柱上缠了不少的水草,一直缠到了回廊的栏杆上,两只掏光了的内脏的黄河大鲤鱼就挂在水草上头。

两尾老鱼,一条人命!

难道这申不惧真的死于河伯点兵么?

“让开!”申金吾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一把将我拨到了一边,梁战皱了皱眉头,就要动手揍他,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拦下了梁战,默默的闪到了一边,冷眼看着申金吾的举动。

“愣着干嘛呢?养你们这帮狗东西是干什么吃的?捞上来啊!”

申金吾拎着皮带,劈头盖脸对着几个随从的汉子一顿抽打,那几个随从吓了一跳,脱了上衣,就要下水。

“都别动!”身后一声大喊传来,申仲谋迈着大步,领着跟在身后的由霸先,走到了水边。

“爷爷?这……”

申金吾指着河里的浮尸,正要说话,却被申金吾摆手打断。

“听话,站到爷爷后面去!”

申仲谋一边说着,一边将申金吾推到了身后,一边向身旁的由霸先点了点头。

“咚咚——咚——”

由霸先从袖子里拿出了一面手鼓,轻轻的在鼓面上打了两个拍子。

“嗷——”

一声渗人的叫声从头顶上的树梢上传来,一道黑影凌空落下,直奔河里跃去。

正是我见过的那只蛛斑大鬼狸。

只见那只蛛斑大鬼狸凌空一窜,稳稳当当的立在了申不惧的尸体上,两耳直立,眯着眼睛,弓起了后背,如临大敌一般的缓缓向水中看去,仿佛要从白茫茫的水下,追寻某种东西的踪迹……

“扑打——”一尾小鱼从申不器的脑袋底下跃水而处。

蛛斑大鬼狸闪电一般直立而起,探出一只前爪,一个抓挠,就将那小鱼撕成了碎片。

空气静的可怕,正当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的时候,我的瞳孔猛地一缩,高喊了一声,小心后面!

那只狸猫仿佛能听懂人声,头也不回的斜眼瞟了我一眼,随后一个转身,张开大嘴,红着眼睛向申不惧的肋下咬去!

此时,一只墨绿色的手,岔开五指,正从水底无声无息的伸了出来,蛛斑大鬼狸一张口,那只墨绿色的手,猛地一缩,遁入了水中,再没了声响,宛若从没有出现一样。

蛛斑大鬼狸抽动了一下鼻翼,在水面轻轻的嗅了嗅,随即蹲坐在了尸体身上,看着由霸先轻轻的点了点头。

由霸先会意,轻轻的打了打鼓,蛛斑大鬼狸甩了甩身上的水珠,纵身一跃跳到了岸上,龙行虎步的走进了阴影深处,时不时的回过头来瞥了我一眼,看得我一阵脊背发麻。

“可以下水了!把不惧……捞上来吧!”

申仲谋此刻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悲痛,脚底下一软,仰头向后倒去,我一个箭步冲到老头身后,架住了他的胳膊,沉声说道:

“老先生节哀,申家还得靠你掌着盘(当家做主)呢!”

申仲谋红了眼眶,嗓子眼儿里发出了一阵呕哑的哀嚎:

“我……只有这两个儿,白发人送黑发人,申家……罪孽自取啊……”

“罪孽……”

我正要张口询问,却被申仲谋一把抓住了胳膊。

“张大掌灯,老头子求你一件事儿……”

“你说!”

“带我孙儿走……这事儿跟他没关系!求你……”申仲谋紧紧的攥着我的胳膊肘。

我瞥了一眼在河边叼着一根雪茄,组织人手捞尸的申金吾,小声问道:

“您说的这事儿,到底是什么事儿?”

申仲谋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精气神一样,无力的望着水里的申不惧,幽幽说道:

“不管什么事儿,我都会在这古楼里给它清了,该还的我还,该给的……我给!”

我慢慢的将申仲谋扶正,看着他的眼睛,冷声问道:

“您觉得,是谁害了你的两个儿子!”

申仲谋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沉着脸说道:

“黄河东流,已然千年,河滩底下,有太多的秘密,申家能想到的,无非是:河伯点兵,老鱼换命!”

我轻声笑了笑,悠悠说道:

“老爷子,子不语怪力乱神!”

申仲谋慢慢张开了眼,看着我,冷声说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