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河为祟

申家鼓楼建于水中,黑石为基,青木为檐,方圆五里,孤悬于大河之谷,深水中央,出入唯舟楫可渡,水深流急多乱礁,荒野深谷,虽鸟兽亦罕至于此,水路幽深,尝行于地下之暗河,曲折昏暗,若非申家引路,绝无外人能至此。

申家传于春秋,分两门,一曰宗家,掌门户之印信,由门中嫡长子承之;二曰分家,主江湖拼杀,拱卫宗家,由门中庶子代代接任。

申不惧,就是这一代的分家家主!

申家古楼,露冷风寒。

定业堂是申家的会客之所,相传,春秋时期楚国重臣申包胥,与伍子胥为知交。伍子胥反楚奔吴,立志曰“吾必亡楚!”申包胥闻之,叹曰:“你我虽是兄弟,但申家世代忠君,你若亡楚,我必兴之!”

后来,吴国用伍子胥计攻楚,申包胥到秦国求救,在宫廷痛哭七昼夜,水米不入口,终于使秦国发兵救楚。楚昭王返国赏功时,他逃避而不领受,举族沿黄河而徙,定居于此,演变出了背尸的申家。

此刻,我们一行六人,就坐在定业堂中,申不惧命人看茶奉水,自己则陪坐在一边,两眼低垂,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 精茗蕴香,借水而发,无水不可与论茶也。黄河之水,来自天上,浊者土色也。澄之既净,香味自发。”我捧起了桌上的茶盏,吹了吹茶汤上的浮叶,笑着跟根叔谈论着品茶之道。

“砰——”

定业堂的大门被一脚蹬开,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少年人带着一帮黑裤白腰带的赤膊大汉闯了进来,那少年一身时髦的摩登西装,头上的摸了不少发胶,细细的梳成了一个偏分,脚上蹬了一双翻毛皮的皮靴,这身流行的打扮猛地出现在了古色古香的申家古楼,顿时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申不惧!听说你带了外人进来?”白色西服的少年指着申不惧的鼻子喊道。

申不惧闻言,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张开眼,冷冷的说道:

“申金吾,按着辈分,你该叫我二叔,再敢直呼我名姓,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原来那白色西服的少年就是申家当大家主申不器的独子——申金吾。来的路上,申不惧跟我说过这个侄子,最是纨绔跋扈,今日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

我和根叔相视一笑,呷了一口茶水,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热闹。

此时,申金吾已经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定业堂的正位之上,伸出手,一把掀翻了申不惧手旁的茶桌。

“你——”

申不惧气红了眼睛,一把揪住了申金吾的领口。

“你想干嘛?要杀我么?申不惧,我告诉你,你是庶子,一日为分家,终生为分家,你活着就是为了保卫宗家的,你就算杀了我,你也没资格做家主!来啊——动手啊!不敢么?”

申不惧的呼吸急促而粗重,几次握紧了拳头,又无力的松开了手指。

申金吾整理了一下褶皱的领口,横着眼睛瞥了一瞥我们一行六人,一抬手打掉了唐驹手里的茶盏,啐了一口唾沫,瞪着眼睛喝轻道:

“你们是申不惧请来当打手的狗吧?滚——”

唐驹眯了眯眼,正要起身,冷不防申不惧一个闪身拦在了唐驹的身前,一个躬鞠到了脚面上,哑着嗓子说道:

“见笑了!老前辈气量入海,莫要和小字辈一般见识!”

申金吾眉头拧了个疙瘩,绕着我们转了一圈,疑声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

我喝干杯中的茶水,将茶碗倒扣在桌面上,伸出食指轻轻的敲了三下碗底。

依着江湖规矩,这叫:元良无在,海底托盖。

意思是说:你辈分太低,见不到当家人,不配打量深浅的意思。

“好大的口气!”申金吾一声冷笑,打了一个响指,十几条大汉擎出了水火短棍,“呼啦”一声围了上来。

梁战面色一冷,振衣而起,一个照面,就撞飞了两个冲上来的汉子,两手一分,就要开打。

“啪——啪——啪——”

一阵清脆的鼓掌声从屏风后传了出来,一个穿着月白长衫的女子从屏风后面缓缓走了出来,那女子二十出头,生了一张鹅蛋脸,两道新月眉,

朱唇之下,点了一颗朱红的美人痣,手中倒提着一杆碧玉色的小烟带,腰间挂着盛烟丝的荷包,脚上蹬了一双鲜红色的绣鞋,平地走来,倦懒悠闲,有若一只狸猫。

“老爷大仇未报,这就要开始自相残杀了么?”

那女子的伸出手指,拨弄着肩上的卷发,软糯糯的笑道。

“嫂嫂,不惧……失礼了!”

申不惧抱了个拳,算是对那女子行了一礼。

“嫂嫂?这申不惧都四十多了,他哥不也得四五十岁了,这小姑娘也就三十多……我的天……老骥伏枥,了不得啊,刺激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