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鬼鱼

黄河鲤,体形梭长、金鳞赤尾,背部稍暗,腹部色淡而较白。臀鳍、尾柄、尾鳍下叶呈橙红色,鳞片的后部有由许多小黑点组成的新月形斑,肉质细嫩而鲜美。烹制不需下重料,一口小铁锅,一小把鱼腥草,舀一瓢黄河水,撒上一小撮粗盐,文火慢炖,先喝汤,再食肉,鲜香本味,便是绝世佳肴。

背尸的申家兴于水上,查访沿河的渔民,必有蛛丝马迹。

此刻,圆月正浓,我们一行五人赶到了河边的渔村,这里的渔民都是昼伏夜出,只因为故老相传,黄河源的水底藏着的大鱼,年深日久,多成精怪,圆月之时,便会结群浮水,拜月吞丹。我虽不知根底,大概也能猜出,怕是跟这里的地势和引力脱不开干系……

我们四人守在村口,坐在一间茶棚子下面热着鱼汤,根叔独身一人沿着河堤转了好几圈,接连问了十几个渔家,也没有头绪。

根叔摇了摇头,走到我身前,叹着气说道:

“要么装聋作哑,要么讳莫如深,没有一个讲实话的!我敢打赌,这群渔民里,肯定有人知道申家的消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肯透露!”

“要不抓过来一个,狠狠敲打一番?”陆龟年眼珠一转,插嘴说道。

“黄河两岸,河民自古彪悍,当心群起围攻,咱们反倒不好脱身!”李青眉皱了皱眉头,否决了陆龟年的提议。

正当我们合计对策之时,茶棚的老板提着热水,给我们的鱼锅里填了些汤水,听到我们在说申家,那老板警觉的向四周望了望,压低了嗓子,小声说道:

“几位可是要去申家古楼?”

我闻言一凛,沉声问道:

“兄台可是有门路?”

茶棚老板吞了一口唾沫,急促的问道:

“你能出多少?”

我递给陆龟年一个眼色,陆龟年伸出了无根手指,小声说道:

“五万大洋?够不够!”

茶棚老板抿了抿嘴,手里倒水的茶壶抖了一抖……

半分钟后,茶棚老板咬了咬牙,仿佛下定了决心。

“也罢!富贵险中求,今晚五更,乱石滩后,有一只亮着红灯的小船,咱们不见不散!”

茶棚老板重重的点了点头,回过身去,若无其事的回到了柜台后头,温起了酒。

五更天,乱石滩后,挂着朱红灯笼的小船下了水,捕鱼的渔民四更天就收了网,水面上一个人也没有,只剩下头顶亮白色的月亮,和脚下漆黑如墨的河水,欸乃的桨声推开浓稠的涟漪,茶棚老板牢牢的站在船尾撑船,赤裸的脚板扁平而结实,十根脚趾修长如钩,隐隐内扣,好像一只鱼鹰,紧紧的抓在船舷上,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此人必是常年在水面上讨生活的老水客。

“老板?这渔村里的人,为何都不肯带我们去申家呢?”

我点燃了一只烟,打破了沉静。

茶棚老板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

“因为申家古楼那里是一片被诅咒的死地……”

“诅咒?谁的诅咒?”我一下来了兴趣。

“是河伯……”茶棚老板抬起头,浓眉下的两道眼睛渗出了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的光。

“河伯?”我咀嚼了一下茶棚老板的话,随即张口问道:

“既然他们都怕诅咒,你就不怕么?为了五万块大洋送命,似乎不太划算?”

茶棚老板的嘴角慢慢浮起了一丝笑意,整个人瞬间变得阴翳而深沉,贪钱胆小的气质一扫而空。

“我相信你们会保守秘密的!”

茶棚老板扔开了手里的长蒿,将小船停在了水中。

“咱们萍水相逢,你就这么相信我么?”我掐灭了手里的烟头,闻声而动的梁战和眉姐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根叔的手缓缓向腰后摸去,眼神牢牢的锁住了茶棚老板的心口……

“死人,是永远不会泄密的!”

茶棚老板猛地一声尖叫,脚下猛地一沉,小船骤然一偏……

“砰——”

“扑通——”

根叔一个踉跄,一枪打偏,茶棚老板一声怪笑,翻身入水……

“哗啦——”茶棚老板刚一入水,一声沉闷的水声,便从我们脚下缓缓掠过。

“咚——咚——”

船舱底部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敲击声,很快,冰冷的河水便从船舱底部涌了上来,缓缓的没过了我们的脚背!

“哗啦——”那声沉闷的水声再度响起,这一次我终于看到了发出声音的到底是什么……

一群通体乌黑,两眼赤红,生着老铜色的长须大鲤鱼正摇着尾巴,疯狂的撞击着我们的船帮,在我们前方不远处,一叶竹排猛地从水底浮了上来,茶棚老板甩了甩身上的水,爬上了竹排,高声喊道:

“哈哈哈!张大掌灯,背尸申家申不惧有礼了!我这就去岸边刻石留印,就写——白猿客栈命丧于此!哈哈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