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温柔乡原是英雄冢

终南山峻拔秀丽,如锦屏画绣、西南之峰,名曰翠华,自古便以奇峰异洞、清池古庙著称。西汉元封二年,汉武帝曾于山口建太乙宫,故又称太乙山。

唐天宝年间,终南山地震,峰顶聚水成湖,是为太乙池,太乙池下有岩洞临绝壁,藏于大瀑布之后,终年绝寒,点水成冰,乃是全真道门囚禁门中罪人之所在,号曰:风窟!

风窟,夜半,一灯如豆……

柳含缨拨了拨蜡烛的灯芯,打了一个哆嗦,席地而坐,闭目调息。

“哗啦——”

一阵水响传来,洞口的栅栏门被人打开了锁,董若嗔提着一个枣木的食盒,撑着雨伞走了进来。

“二师姐,这风窟待的可习惯么?”

董若嗔甩了甩道袍上的水珠,一边将食盒里的菜摆在地下,一边笑着说道。

“你来做什么?”柳含缨没有睁眼,一动不动的问道。

“当然是来关心你啊。”董若嗔笑着说道。

“笑话!你鼓动师兄弟们上法堂,声讨我的时候,怎么不想着关心我呢!”柳含缨缓缓张开了眼睛,冷冷的说道。

“妙,妙,妙!二师姐就是二师姐,果然聪明。实话说了吧,小弟到此,实在是有事相求啊!”

董若嗔一拱手,满面诚恳的看向了柳含缨。

“哦?什么事?”

董若嗔瞬间收起了满脸的笑容,肃容说道:

“二师姐,你若不死,我心难安!”

柳含缨万万没有想到董若嗔会说的如此直接,瞬间气涌心头,振衣而起,朗声喝道: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束手待毙,凭你那点微末的功夫,就想取我性命么?”

董若嗔一咧嘴,笑着说道:

“蜡烛的灯芯里被我混了东西,阴阳家的流涎醉,你应该晓得吧?”

“阴阳家?你跟这等邪门竟然有往来!” 柳含缨一提气,只觉得气海之内疲软郁结,自幼苦练的内家气功,竟然提不起半丝的气力。

“二师姐,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没有永恒的仇家,只有永恒的利益,邪门不邪门的算老几,老江湖的一套了,现在大清都亡了,有什么能大过生意呀!这叫契约精神,你不懂的!”董若嗔执拗而严肃的说道。

“契约?”

“阴阳家助我当上全真之主,我以魁爷的身份号令道门,围杀白猿客栈!”

董若嗔一边回答着柳含缨的话,一边从袖口里摸出了一只朱笔,在墙壁上抬笔写道:

“伤白猿者,死!三眼妖狐张九陵到此一游!”

“你在干什么?”柳含缨瞪大了眼睛。

“师弟我功夫虽然不济,书画一道却是一等一的高手,白日里我见过张九陵的笔迹,模仿个七八分,应当还不是问题,师姐,你就安心去吧,我会剿灭白猿客栈,为你报仇的!”

董若嗔一声狞笑,扔掉了手中的朱笔,从雨伞的伞柄中抽出了一段寒光闪闪的剑身,挺剑向柳含缨刺去。

柳含缨中了毒,腾挪疲软,手脚无力,勉强支应了不到十招,就被董若嗔反手一剑,刺穿了左臂。董若嗔一招得手,欺身而上,一连在柳含缨的周身大穴上捅了四五个血窟窿,柳含缨失血过多,膝盖一软,瘫倒在了地上,董若嗔阙准时机,手中长剑脱手而出,直奔倚在石壁上的柳含缨飞去。

“铿——”

剑啸龙吟,直指柳含缨的咽喉。

“哗啦——”

一道黑影穿过大瀑布,电射而来,张手一抓,便将那剑刃握在了掌中,那剑身发出了一阵无力的风鸣,被那黑影大汉断为两截……

“是你!”董若嗔发出了一阵惊呼,转身要逃,那黑影大汉张臂一抓,便扣住了董若嗔的后脖颈,作势要扭。

“留他命!”又一道人影冲过瀑布,狼狈不堪的用沾了水的袖子掩住了口鼻,冲进了洞内,一扬手打翻桌上的烛台。

“张狐狸?”那黑影大汉疑声惊道。

原来那打翻烛台的人,就是张九陵。

这时,瘫在地上的柳含缨也看清了那黑影大汉的面目,不敢置信的说道:

“你是……田横?”

张九陵瞥了田横一眼,冷声说道:

“除了这个傻蛋,还有谁?”

田横不好意思的咧了咧嘴,扭过头去不敢看柳含缨的眼睛。

张九陵拾起了地上的半截断剑,慢慢的在董若嗔颈下划开了一道口子,从怀里摸出了一小瓶药粉,蘸在拇指上,抹在了董若嗔的颈下,随即冷冷的说道:

“解药在哪?”

田横闻言一愣,张口问道:

“什么解药?”

张九陵不耐烦的指着田横说道:

“你也不想想,凭柳含缨的功夫,岂这个三脚猫能对付的,这石洞里定然有消磨内气的秘药,烛台的嫌疑最大!不分青红皂白就敢冲进来,你是不是傻?幸亏我追你追的快……”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